丝瓜短视频官网

      (﫻21)

      ⟦这场以反抗太平道᛻为主要目ࣺ的的풞小规模起⛽义,不仅唤醒了麻木不仁的底层民众,还推倒了一种享乐ᘻ的、利己的、只图一时之快的生活哲学。

      无数曾经终日沉沦在五石散和类似迷魂汤中的人们,总算看清楚现实。沉迷玄谈,不事生产,终日为长生之梦想所束缚,这种颓废生活透支了他们的身体和魂灵,导致很多人只过而٦立之年便疾病缠身,或是身体落下残疾,真正能得到长生的人少之又少。 朢

      而这一小部分人,这些能够获得长生的人,他们是谁呢?

      很显禷然,他们是绝对的既得利益者,无论在什么꘶情况撯之下都能立于不败之地。太平道兴时,他们是忠实的信徒,쌵利用自己丰富的人脉和财富⪁为太平道招揽信众,蛊惑那些本就一无所有的人,压榨他们的身体,麻痹他们뎼的思想,企图将这二者尽皆收归己用。

      太平道亡后,他们依然是富农,掌管田꿒地;他们依然是豪绅,经营自家生意;他们依然是世家、是权贵。没有太平道,他们켛只是缺少了一种奴役他人灵魂的手段,除此之外,他们没魥有丝毫损失。

      힀太平道所信奉的生活哲学,就是无限放纵自己欲望的那套生活哲学,其中便包含有关奴役、控制他人的控制欲。如果说这些少数得到长生的人失去了什么,那便是自己的控制掆欲很难再次得到满足。

      因此,即便是在起义刚刚莅过去之际,红叶镇百姓的激情与热血仍然还弥漫在空气中,但还是会有一部獷分人选择冷眼旁观,并时不时从嘴里蹦出几个讥讽的词句。㵌

      “哼,什么圣女぀,不过又是另一个骗子罢了감!”

      而对于另一个对立面的人来说,他们卸下的,是镣铐和枷锁;他们得到的,⺑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 鹗

      原本死气沉沉的,现在皆变成生机盎然的模样。

      他们情绪高涨,浩浩汤汤슭地闯进太平道道观里边拿回自己之前上贡훳的东西,围绕在那对神秘旅人暂居的客店进进出妖出。这样的情况从白天持续到夜晚,直至天㬦边乌云散讫,重新升起一轮圆月后都未曾停止。

      经由白日里的一番抗争,白凤原先那套臃肿的衣服早已被血污和灰尘染遍,神奇的是,在他身上没找到一处伤痕。

      ࢡ 他接受了镇民的好意,与慕容嫣똤找到一处客店落脚,在浴盆里洗干净身上的血腥,换上一套普通的灰麻布衣裳。

      客店里里外外皆是人声鼎沸,到处都是叫嚷十着要面见圣女,乞求得到祝福的老百姓。那位少年剑客便候在门口边上,怀抱着宝剑,审视进来的人有无敌意。

      前来拜见圣女的人从二楼雅间开始列队,一直延续到客店门外,若不是有白凤曙坐镇,这些人指不定会为了这个和圣女会面的宝贵机会互相打起来〚。

      苏青与陶勿用二人在门边的席上用着便饭,빕与白凤所在的位置㹮隔着一个屏风。

      从二楼下来的人,十有八㒗九都会绕到那个屏风后面。他们之瓎中多是抱着生病小孩邈,⹕或者是家中有人害病的人,估计꓍是慕容嫣指引他们去找陶勿用的。随着人越来越多,正在享用美食的怪医终于耐不下性子,朝着那些人大吼了犨一声:“急个甚子,老朽被人抓去的时候,你们怎的没一个人着急了?若不巕是我老友在这儿,我决计不会来这鬼地方!”

      客店主人是陶勿用的旧相识,他见自己老友这般失态,赶忙在其中周旋,招呤呼前来求医鮵的人去往别处就座等薍候,随即跟陶勿用商量道:“我们红叶镇没有别的大夫,不如请陶先生㏚收犬子为学徒,让他跟你周游天下,待学成归来后,也好造福镇民啊!”

      陶勿用瞧着眼面韂前这些穷苦的镇民,许多㝈人삈的ᙓ衣服破落成一绺绺的絮騻状,把贫瘠的身体露在外面,加上如今寒气将至,自然多生疾病。很快,他心中那䈔点不值一峘提的憎恨便让一股੩深切的同情心取代了,默默应承下䣇老友的请求。

      苏青见陶勿用生龙活虎得更甚藄自己,心中便撇힧下牵挂,离席去找白凤相谈片刻,说道:“白兄,我活了大半辈子࠮,可从来没见过这般阵仗。一个人,仅用一席话,就能鼓舞起这么多人站到你这ꠟ边来!”

      “苏公促子,此举只是为了让所有徹人看清事实。红叶镇的各位能够挺身而出,皆是源于太平道的胡作非为早已激怒百姓。”白凤若无其事地回道:“即使没有我,红叶镇啵以后迟早有一天会有人站出来推翻太平道的谬论。”

      “白兄太过谦啦!若是没有你,我和陶老爹再过几天就撑不住了,哪里还有以后啊!”

      苏青话音未落,ᔴ客店外便倏地传来一阵呼喊,只听其讲道㘛:“白少侠、圣女大人,那妖道终于肯撡吐露些事实了!㙳”

      传话小厮从门前的人堆里挤破了头,终于把半个身子ਃ探进大门内,将方才的话详细复述了一遍:“白少侠,雷横道人说自己知道司马荼打算做什么,想找你谈谈。” 芟

      虅白凤默然颔首,然后吩咐这小厮看好门,禁止任何行臐迹诡谲之人去面见我们的圣女大人,旋即弃门而去먫。

      苏青见状,心中顿生一股探秘之心,也䜠跟ઝ着走去找雷横。路上他一直쑇紧追不舍,问白凤道:“白兄,明日我们就要启程离开回到沧州城去,大家都是共生死的兄弟了,何必再隐瞒你此行的真正目的呢?”

      郞 “到时候苏公子自会知晓。”白凤故意打了个哑谜,让苏青只得继续被他牵着鼻子走。  䂸 开阳子雷横现在已⻼经今非昔比,他被绑到绞架上面接近一天,水粮未进,精神已经接近崩溃,嘴里不停嘟囔着:“不要吊᠕死我,不要吊死我!我知ᶘ道司马荼,我知道他想干什么!”

      他看侄见白凤和苏青来到,求生意志更为强烈,只是被绞绳限制住行动,所以只能提高声音的大小,以此来引起别人的重视:“白大侠,苏大侠,两位英雄好汉!你们大发慈悲,放过我吧!我告诉你们……告诉你们那司马荼到底想干什么!那鲜瑴卑巫女,不,是圣女大人,正如白大侠所说,圣女大人身上就藏有长生不老的憪秘密,司马荼命令我等,寻遍潻整片神州大陆都未能得到的人,就在你身边!”

      “想不켓到在你ᙵ这鸟嘴里,居然还真能说出些有用的话来?”苏青Ꙓ不屑于这等低劣的求饶,用着惯用的话术,意欲激怒对方,问道:⛚“你们这些比采뭿花贼还要龌龊的淫棍,该不会是对慕容姑娘有何非分之想吧?”

       “绝没有,绝对不是苏大⾲侠荋所想的那样!你们还想知道什么,我通通告诉你,只要你们ㅚ放过⾙我,我什么都告诉你们!”

      白凤盯着这厮许久欔,不曾言语。过了一会儿,他像是厌倦了耳边嘈杂的声音一样,看向了别处。时而垬看看天上的믍星月,时而沯看看周围灯火,直到苏青问及雷横相关的事情,他才义正넋言辞懻地回道:“决定你生死的不只与在下和苏公子相关,还与红叶镇所有的百姓有关。所以,一切静待明日审判之时㔹再说罢。”

      ў 苏青知道面前这位少年的言下之意㾆便是:取你性命,不过眨眼之间。但是那位少年剑客要用雷横这条命,唤醒更多依然对太平道心存幻想的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