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农场

      在家住了一晚,⫾次日一大早,陈耀东又去了ꢬ景秀御园,跟超市老板娘一番口舌,差点把嘴皮子都磨破,才砍下来两千块,把转让价格砍到睈三万八㉞。

      뫿 没敢耽搁,上午就签了转让协议。

      因为他来之前,就有人在跟老板娘讨价还价。

      谈的也︶是转让的事,这让䔠他有种危机感。

      要是被人捷足先登,卖菜大计就只能歇菜了。

      ​ 签完转让协议,又把房东叫过来,签了一份五年的租赁合同,给交了一年房诈租,然后等原东家把一些私人物品收拾走,直接买了ꕥ把锁挂在门上,才去了步行街。

      一番折腾下来,已经过了两点半。

      眼看卡上的存款越来越少,苏少妇那里就显的犹为重要。

      只要不是实在走不开,每天都得퉣去站上几个小ఀ时班。

       这可是支持他卖菜大计的唯一资金来源,怎也不່能断了。

      ࠻步行街打궽洋后,随便对付了一顿,又去了西关十字的一家超市。

      超市关门都比较晚,基ꦕ本上九点以后才关门,有些Ϡ甚至註要营业到十点以后。

      媵ፅ陈耀东转了圈䘒,틏顺利找到陈兰兰。

      “陈哥!”

      읙 陈兰兰穿着工作服,正在收银台前忙活,看到他连忙打声招呼。

      陈耀东笑呵呵:“兰兰忙的很啊!”

      鬺 “是啊,这会人疚最多的时候。”䷓

      陈兰兰一边答铯应着,一边飞快扫码收钱。

      䂒晚上七点多这个点,正是超市人流䎌量最大的时候,所有收银台都是满负荷运转,每个收银台后面都排着长长的队伍,陈兰兰忙的根本就没时间招呼陈耀东。

      ꤒ“你先忙,我进去转转!”

      陈耀东见她忙的没时间说话,只得招呼一声,进了超市。 쒞

      去年元旦他离开后,中海商厦那边的店用不了这么多人,留下了䙇黄义梅,ꝿ陈兰兰和吴婷婷只能重新找工作,陈兰兰过完年到这家超市干收银,才上了半个月班。

      陈耀东是来돻挖人的,他不可能守着菜店卖菜,自然要找人来干。

       雇人干肯定也得上收银系统,小超市里堨也有一套,原东家到是留给他了,但操作那玩意需要熟手,找个没经验的肯定不行,只能找熟手。

      发广告太费佫劲ং,陈兰兰就깸是现成的。

      能直接挖过来,还是熟人,就ɥ不用再费那个斜劲了。

      进了超묈市,陈耀东没去别处,馄转了一圈直接来到蔬菜生鲜区域,先看了一圈这家超市的蔬菜价格,又看了看货架上摆放的包装蔬菜,有අ些价格一样,有些价格不一样。

      年刚过完,菜价依旧很坚挺角。

      就算是最便愈宜的大白菜,现在都卖到八毛了。

      蟒 要펓知道秋上农民地昦里装车的时候,一斤才八分钱,现在翻了十倍,就这还是所有蔬菜里面最便宜的,大✂部分都是三四块钱,最贵的蒜苔竟然要七块多,青辣椒也有六块多,捻怪不得好多城里人吐槽⻘菜贵的吃不䦇起,在工资两千出头的年代,这菜价确实有点高。

      两千多还是吃公家饭的工资,⠈给私人干的多是一千出头。

      ɩ 甚至不到一千的也大有人在。 䫩

      转悠了ᑇ半个小时,陈耀东正准备走人,又碰到个ﯯ老熟人。

      憫ბ“陈耀东!”

      “梁文静?”

      听到有人喊自己,陈耀东回头望过去,惊讶不小。

      老同学梁文静推个购物车,旁边还有位男士陪着。

      梁文静推着车车过来,问♅:“你在这干嘛呢?”

      陈耀东说:“逛个超市,真巧啊!”

      梁文静道:“你又不在这住,咋跑这逛超市来了?”

      陈耀东道:“有个朋友在这,顺便过来看看,你们这是……”

      梁文静给他介绍身边的男士:“我男朋友王国华。”

      籵 㜩 陈耀东连忙握手寒閽暄,又问梁文静:“你家在这附近?”

      “呃……”

      梁文静⢴挺尴尬,忙转移话题:“㛵我六一结婚,有空来捧个场啊!䧬”

      “恭蒭喜恭喜!”

      陈耀东ꘫ就秒懂,这是先촎睡一块去了:“一定去一定去,到时通知一声就줐行。”

      说了几句各走各路,心里还感慨。

      去年发小娶눈了媳妇,今年鎛同学又要结착婚。

      妈的怎么都赶着结婚造小人埠,计划生育还是基本国策懂不懂Ợ啊!

      更为碫扯蛋的是,看着发小和老同学一个个结婚,瞬间就觉得自己也到了适婚年龄,难怪亲妈时不ꪂ时要念叨一下,只能怪这该死的盲从心理,见人家结婚就着急。

      橻 陈耀东是不急,可爸妈急啊!

      心里吐了会槽,人已经出了超市。

      从陈兰兰的台口前出去,顺便招呼一声:“下班了记得给我打个电话。”

      陈兰兰忙答应,心里就琢磨,陈哥找自己干嘛?

      该不会是陈哥又要去卖衣╍服,要招自己回去吧?

      不可能啊,陈哥应该不会回去的。

      既然已经走了,以陈哥卖货的찂本事怎么可能再回去ᖵ。

      难道是䈮陈哥开店了,틻要让自己去卖货?

      㺴瞬间来了精神㢅,可很快就顾不上胡思乱想了。

      ⃵超市干收银不轻松,工资低不说还累的要死。

      뀖 特别됸是晚上这会,忙的能让人怀疑꒒人生。

      若非过年前实岝在找不到什么好活,也不会再操老本行来超市干收银了。

      过阵子找到好活就赶紧跳槽……

      陈耀东是个闲不住的人,特别是晚上必须得有点乐子才行,不然会无聊到发疯,一般不约妹子滚臈床单的话,要么唱唱歌,喝点小酒,么要打个麻将找几个人吹吹牛B都行。

      一个人宅在宾馆뚊里发呆这种事情,对他来说是无法忍受的。 켑

      除非有騢特殊事情要思考,或者实在不想出门䁤。

      䭃出了超市,坐到车上时还在琢磨,晚上⼯去ﵳ哪过ꐊ夜。

      也不打火拿着手机琢磨了好一阵,先给陈二怑哥打电话。

      跟一帮老板嗨皮呢,问了一下都有谁,果断滚蛋。

      跟那帮人没少喝酒,每次去了都干些端茶倒水伺候人的活,他脑子抽ꇸ风了,还巅巅跑去供人娱乐,虽说能扩充人脉,可给人端茶倒水ﲒ说段子也不爽啊!

      偶尔应酬一下就行,谁也不想天天去。

      挂了ʸ电话ꃥ,又呼叫发小。

      半小ᄖ时后,南关路一家茶府。

      陈耀东和周志虎先到鹰,一边等高立靮明一边骂:“狗日的娶了媳妇就天天往家跑,一天不日都不行,上次回队里还看他媳妇走路腿不对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