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app跟抖音有点像的

      周五,天气晴,⸥东쯯南风二到四级,最高气温眷二十三摄氏度,最低气温十六摄氏度,宜出门ꗟ、换洗床单被褥。

      早上七点,秦丒煜ㅎ在床上准时醒来,刚打开手机就㐵看到了软岃件自动推送的当日天气预报。

      随手将手机丢到床角搽,秦煜眼神发散的准备多橿怔两分钟。

      两分钟时间一到,秦煜立刻穿衣起床,毫不拖泥带水。

      碗橱里还剩下一包挂面,想了想䳸,秦煜拿出几个西红柿和鸡蛋,今天早上他准备吃打卤面了。

      做好西红柿鸡蛋的卤子,另一个锅里煮的面条也好了。

      吃쓵过早꠻餐憻,胛因为大白天不方震便出门,闲下来的秦煜开始对家里进行大扫除。

      킕先用鲓遮尘的油布将家具盖住,再扫掉天花板墙角的蛛网和灰尘,然后清扫地面将垃圾打包,最后拖地,里里外外打扫干净花了秦煜一整个上午的时间。

      打扫完卫生,秦煜收到了电力公司뉷的시短信。短信提示他的用电账户中,本月电费余额已经不多了。

      打开威信,秦煜进入公众皑号准瘑备预存电费,付款的时候想到了家中食物存货已然不多,看来这几天得挑个时间晚上出门采购了。

      ---

      西南边境高,戴国相独自一人从边检通道出来,边检站外面的马路边上,已经有人安排了汽车正在等他。

      虽然做的就是白面生癡意,但这几年戴国相做事相当小心。凡是需要露脸的生意,除非是必须他亲自出面的,否则一律让小弟去做,裐他自己则隐藏起来通过挂电絭话遥控。

      正因为如此小心,所以一直以来戴国相都把他明面上的身份保㍘护的很好。现在鄹他的公开身份仍然还是一个在暹罗开了几ш家旅游用品连锁商店的华人店主,算的上是小有苉身家。

      돥 得益ᖗ于明面上的良好身份,戴国相想要回㪂国还是很方便的。但他쥖的几个手下就不同了,那些人大多在禁D措施越来越严蒒格的华乧国安检系统中挂了号,能不能通过华国边检还是个未知数,甚至进了华国说不定还会有人刚出边检通道就被直接送去喝茶。就算是想鳯办法靠着偷D进了华国,没有正当身份的他们在华国也只会寸步难行,所以这次回国戴国相一녻个手下都没带。

      虽然没有从暹罗带人回来,但戴国相并不担心人手的问题。

      出发前老板林德伦已经告诉他,说他㓉已经说服了社团,到ꏗ时候会动用在华国的关系给他准备ᖌ武器,而且林德伦还Ỳ联系了他在华国内的朋友,凭借私人关系让朋友也答应了到时候会借几个人帮忙。

      虽然真的很看重戴国相,但林德伦也一再交代了,华国不比其他国家,在华国内动枪无异于在老虎头上搔虱子,一旦被发现就⧡是死路一条。要是不小心陷在了华国,社团不可能会⢔派人짺去救他。

      ꕩ 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諎话,能不动用那些武器就最好不用。

      ---

      ﹭ “请问是阿ken哥吗?”见到有人走过来,原本在车里坐着的两个人开门下车,坐在司机位置的平头年轻人上前一步,开口冲戴国相问了一句。

      ヌ 原本坐在副驾驶ϕ的中年人则半阖双目,始终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戴国相和周聈围。

      点点头,戴国相伸手拉开车门坐进了汽车后座。

      坐好之后,戴国相从背包取出一个只能打电话和发短信的老款ᵴ诺基亚,开机,然后给老板发了个短信。

      确认了身份之后,戴国相将手机关闭放回背包,摆摆手拒绝了年轻人递过来的香烟,让他直接纗开车去湘省。箱

      ---

      夜间,山间ཌྷ起了大雾,五米开外就不諐见人影的那种。

      水库上游的密林中,开设地下赌场的程哥刚从昏迷中醒来。

      意识逐渐回归。

      “哪个龟孙暗算老子跄。”

       程哥发现⫟自己正双手被反绑着在歪坐在一퇜颗树下,嘴里还堵着一团东西,臭气熏鋾天。

      憗 程哥鉸的嘴被撑开到了极限,嘴巴外面还被绑了一圈绳子,票使得他无法用舌头把嘴里的东西给抵出去。

      “呜呜呜ꪃ...”,被堵住的程哥从喉咙里发붧出微弱的声音,惊动了站在黑暗中的人影。

      “啪嗒”,一声清脆ṍ的按键声弦响,树林里突兀的홎亮㹜起一䬒道灯光。

      ꘉ 狼眼珢手电的强光直直照射在程哥脸上。

      灯光亮度太强,刺的程哥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

      ꪧ “后脑勺好痛,不会是破了吧?”

      回想起自己晕过去之前的记忆,程哥知道自己是这次栽了。

      “居然从背后偷袭,一点也不讲武德。”

      嘴巴不能说话,只能在费心中咒骂几句的程哥闭着眼睛셌使劲将身体䬠前倾,伸长了脑袋对䙘着灯光的方向不住地点头,一边点头一边嘴辰里还呜呜出声。

      漠 一个人影走到树后,伸手解开了绑在程哥啿嘴上的绳索,然后一把拽出了塞在程哥嘴里的东西。 棣

      灯儃光移开,被强光照的有些头晕目眩的程哥连吐了几口口水,眼前仍然是白茫茫一片,直让他以为自己瞎了。

      “程哥?”一个年轻的声音很轻佻的问了一句。

      “不敢当不敢当,几位爷叫我一声小䐸程就行。”

      一听埞到问话的声音很年轻,程哥就觉得可能要坏菜쪨。๪这几个人ﮗ偷袭自己的手法那么熟练,很明㿀显就是混过的。但䫡现在道上的年轻人早已不比从前,他们不讲✒道义,就算上一秒还在和你笑呵呵的说着话,下一秒也是说翻脸就翻脸。行事心狠手辣不说,最坑的是很多时候做事还只看心情。

      一个不好今天自己可᮪能就交代在这了!

      程哥猛的打了个哆嗦,想起了听ꯦ别人说起的道上规律,赶紧闭上眼睛ꮯ,只是疯狂的摇头。 ᪶

      “找你有点事。”年轻声音轻佻㖓的语气中透漏着不加掩饰的戏谑。

      九意识到自己的处ɭ境非常Թ危险,程哥感觉自己有些欲哭无泪,说话语气不由得愈发小心。

      ⛟ “敢问几位爷找我是有何贵干?只要是小程我帮得上裘忙的,一定ğ二话不说给几位办妥喽。要是几位爷只是为了求财,我卡里也还有百多万,就当是孝敬几位爷的酒钱了。ָ只求各位爷看在我这么配合的份上绕我一命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