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纯校花主动张开双腿

      昏暗的地牢,湿润的空气。

      嘀嗒嘀嗒,

      唯有滴水声还有一些人气。

      在那片只能从牢窗看到外面小小天空的房间里。

      有一个,美丽的灰发女孩。

      她有着琉璃似的眼眸。胸口别着星辰样式的胸针,手指上带着精致的锁链。

      肚子发出咕咕的叫声。

      眼泪从脸颊滑落,就像感冒发烧一般,脸庞红润到耳根。

      这样一个,让人哀然欲泣的美少女是谁呢。

      没错,就是伊蕾娜。

      伊蕾娜是谁呢。

      是我的姐姐。

      。。。。

      自从姐姐被关进牢房已经过了一段时间。

      伊芙打趴门口的守卫,夺走他的钥匙。穿上他的铠甲。

      走进牢房。

      “你不是在守门吗。”

      原来牢房里也有人。

      “我不想守门了。”

      “你要辞掉这份工作吗。”

      “嗯,我以后觉得全身心地奉献给养猫。”

      “那真是。”

      卫兵露出,难以理喻,这个人真的可以交流吗。那样有些伤人的表情。

      “太棒了,请带上我。”

      猫咪的魅力真恐怖。

      “好的。”

      伊芙,点了点头,打晕了他。

      找啊找,

      这个不是,不会救你的。

      那个长的还算可爱,可是要死掉了,没办法,再见。

      什么,只要带你出去,就可以看我的**。你是不是逻辑有些混乱,也不是你。

      最后,姐姐在哪里。

      在无人注意,角落的空间结束了。

      伊芙,转动起门锁。

      “你。。你要干什么。”

      真是的,无力的哀嚎,就算真的要做什么,在这样偏僻的牢房,也不会有人救助。

      “你看,你明天都要死掉了,又这么可爱,你懂我的意思吧。”

      “不懂,也不想懂。”

      “那就让你懂好了。”

      伊芙,板正姐姐那满是屈辱,柔弱得不行的脸庞。

      “哈秋。”

      “你感冒了。”

      “不是,在你肩上的不是那什么猫神吗。”

      “是啊,它说要救我出去。代价是也把它救出去。”

      “意义不明,”

      “我也很懵。”

      无奈,伊芙只好脱下铠甲的头盔,灰色的发丝在空气中挥洒开来,闪闪发光。

      “我来救你了,姐姐。”

      “怎么这么慢。”

      是抱怨的口气。也是,从姐姐嘴里听到谢谢可能性不大。

      打开镣铐,两人走出牢房。

      “这些人怎么都趴在地上。”

      “大概是太困了,所以上班时间补觉。”

      街上还是那样的街道。

      只是,不知为什么,姐姐越狱的事情暴露了。

      愤怒的人们举起长枪,和利剑。甚至有拿起枪械的卫兵。

      他们叫嚣着立即处刑。

      满满的恶意。

      这个时候,躲在姐姐背后就好了。

      姐姐是非常强大的魔女,这点小场面不再话下。

      甚至有空泡杯红茶。

      “姐姐。。诶。人呢。”

      原本伊蕾娜呆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

      抬头望去。是骑着扫帚极速逃离的魔女。

      所以就这样把我丢下了。

      啊啊啊啊,要死了。

      “去死吧,对猫神大人做出那种事,你这个帮助坏人的从犯,也不可原谅。”

      “就用你的血来道歉。”

      “尸体。。那个尸体我想。”

      。。。

      伊芙的扫帚呢,怎么召都召不出来的样子。

      完蛋,好吓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