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エリカ

      时间一晃到了两天后。

      仙道练气,武道炼体。

      武道第一境洞明,初步打开身体气血,可行千里。

      第二境息玄,气机隐藏,幽深绵延,战斗更久,在此境界有所成者,在江湖中已算是一方好手,是各个势力拉拢的对象。

      第三境琉璃,身如琉璃,去尘去垢,肉身强大至极,可徒手接灵器,一身肉体就是最好的兵器。

      而林千夜现在就处于地境巅峰,他最近感觉自己将要突破了。

      武道第四境,命河境,又称为天境或知命境,体内丹田之上,可修出九条命河,一条命河增寿百年,九条圆满寿千年。而其实,武道强者强的不仅仅是肉身,同时还有一身蛮横的武道神力,相似于普通人的力气,却超脱力气。

      林千夜内视体内,只见一根根骨头晶莹剔透,红色血液中透露着淡淡纯白,这是一种纯净至极的表现,武道神力流淌全身。

      林千夜端坐山顶,双目紧闭,身上的气息逐渐消失。

      两天后,林千夜的气息完全消失,仿若一具尸体端坐在哪里。

      三天后,陈落轲来到了林千夜所在的附近。

      突然,一道似两军对垒时擂鼓的声音在陈落轲耳边响起。

      林千夜的气息慢慢复苏。

      那道声音发出的地点赫然是林千夜的心脏所在之处。

      声音由低变高,最初的擂鼓之声只是若有若无,到之后,整个居然山皆可听见。

      陈落轲听在耳里,只觉有点心烦意乱。

      他强大的气血竟然影响到我了,陈落轲心中一惊。

      一刻钟后,如同安静的人群突然喧闹,温水在高温下沸腾,林千夜心脏发出的声音变了,变得嘈杂,变得更加澎湃。

      似有金戈铁马,冬雷震震,海潮汹涌。

      陈落轲体内气血受到牵引,不得不动用修为使它平静下来。

      蓦然,林千夜睁开了双眼,口中吐出了一口气,那道气看似缓缓前行,实则极快,下一瞬就撞到了居然山的护山大阵。

      顿时,整个护山大阵起了道道涟漪。

      林千夜内视自己的丹田,上面有一道由神力变化而来的虚拟长河。

      这就是命河境了。

      “多谢山主。”林千夜对陈落轲说道。

      谢他开启护山大阵,谢他来此守候。

      十九岁的命河境强者啊,而且观其突破时的气象,其战力怕是远超同等的一命河强者,陈落轲心中一叹。

      “不客气,既然已经突破了那么就可以准备下山了。”陈落轲道。

      “其余两山四峰的人在前几天已经陆续下山了,你有两个朋友两天前曾来与你道别。”

      嗯?,陈落轲口中的两个朋友应该就是石澜和张水吧,林千夜心道。

      “虽然你已是命河境了,但万不可掉以轻心,这东土辽阔,除了众所周知的十大顶尖强者之外,还不知道有多少老家伙盘踞江湖,凡事小心。”

      “还有,下山之后遇到南国通缉的穷凶极恶之徒,能出手拿下的就尽量出手拿下,维持东土的秩序是我们四大宗和南国共同的约定。”

      陈落轲叮嘱了很多,就像一个孩子即将出门,而却不放心的父母一样。

      “好。”林千夜认真的点头。

      林千夜转身回去收拾自己的行囊。

      陈落轲还站在原地,似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然后深深的叹了口气,眼底尽是落寞之色。

      林千夜说是收拾行囊,其实并没有什么东西需要他收拾。

      他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之前的《天澜三剑》已经归还了千经阁,如今身上就一柄剑,一株龙血草,一本《转瞬十万八千里遁》,和陈落轲刚给他的《枯木生生诀》,这些他都放在了胸前的幽蓝珠子里,从最初醒来到现在,他一直孑然一身。

      所以,林千夜就只是在木屋前站了一个时辰,就当是做一个道别的仪式。

      其实陈落轲远远没有说完,譬如南国的三架车马,秋千锁,清夜司和系铃人,这三个机构都是为了打击那些自持修为而横行无忌的凶徒,每一个府域的域主都是修为高深的强者等等。

      林千夜收拾了一下心情,慢慢地走出了居然山。

      每山每峰都有一处寒星宗秘境的出口,而进来则需要人接引,而居然山只有两个人,陈落轲又懒得接引,所以便将回来的令牌也一并交给了林千夜。

      在给令牌的时候,陈落轲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看着林千夜说,你不会一去不回吧?

      林千夜回答,当然不会。

      七天后。

      林千夜如今在浩然府域内,而听闻千乐府域是南国境内生长奇语花最多的地方,所以林千夜打算去千乐府城一趟,两地相距数百万里。

      他骑着一匹马悠悠地走在南国的官道上,马是在下山之后买的,赤焰马,可日行三万里,花了林千夜五千白色灵币,不过林千夜觉得还需要再换一匹更快的马,因为一年后十梦江山会现世,而寒星大比会在十梦江山现世之前进行,最迟一年内要一来一回,所有要更快。

      浩然府域,有四大城最为繁华,分别是,天锦城,耶一城,月烬城以及浩然城,其中浩然城位于浩然府域的中心,也是域主所在的城池。

      而林千夜此时距离月烬城已经不足十万里了。

      这几天林千夜白天赶路,夜间修行,仙道修为依旧是第层巅峰,只不过离突破又近了一步。

      这一天,林千夜依旧悠悠地行进在官道上,突然,后方响起了一阵马蹄声。

      林千夜转头望去,只见一群人骑马而来,中间护卫着一辆马车。

      驾驭马车的是一位白衣老者,此时他望着前面的林千夜,神色带有一丝凝重。

      “小姐,前面有个人,不知道是不是十七盗派来的人?”。驾车老者说道。

      南国境内虽有秋千索,清夜司,系铃人这三个机构震慑全国,但总有一些人自持修为做一些无法之事。

      例如,距离烬然城数万里的清梦山里就有一个山寨,里面住着一伙亡命之徒,最初是由十三个人建立的,所以这周围的城池就称他们为十三盗。

      官府也曾派人去围剿过,但是收效微乎其微。人数过少,直接就被十三盗的人打退,人数多了,十三盗就避而不战,而清梦山又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所以清梦山的存在一直困扰着它周边的城池。

      两个月前,十三盗的首领在一次乔装进城的时候,无意间看见了烬然城城主的女儿,当时就被迷得神魂颠倒,差点直接动手抢人,这可把他身边的手下吓着了,急忙拦下了他们的首领。

      烬然城作为浩然府域内最繁华的四大城之一,其城主也是浩然府域内最强的城主之一,修为已至山海境中的后两境,而清梦山的大当家才只是山海境的前两境,要不是清梦山上有阵法的存在,烬然城城主早就去登门拜访了。

      而这次要是敢在城内抢人,到时候或许连城门都出不去了。

      于是,清梦山的大当家冷静了下来,只能遗憾的悄然离开。

      之后,他本以为这辈子可能都没有机会得到那位美人了,但就在半个月前他听说,那个城主千金出城了,这让他欣喜若狂,觉得是老天开眼了,于是在城主千金回程的一路上布下了许多人手,只为将她抓回清梦山。

      所以就有了驾车的白衣老者猜测的一幕。

      林千夜感觉到了,那越来越近的一行人似乎对自己充满了戒备,以及敌意。

      突然,林千夜好像明白了什么,因为他感知到了这四周有一群人埋伏着。

      驾驭马车的老者以及他周围的十余骑皆神色凝重,本来只是一次简单的访亲之行,不知怎么走露了风声,结果被清梦山的人一路围截,出行时的二十余人,如今只剩十来人了,之前已经派了人先赶回去禀报城主,也不知道是否成功进城了。

      林千夜脸上露出笑意,好像事情逐渐有趣起来了。

      白衣老者一行离林千夜越来越近了,突然,前面两边山林冲出了一群人堵住了去路,而后面也出现了一群人,断绝了后路。

      “哈哈哈,美人儿,这次你可跑不了了。”一阵猖狂的大笑声从前面的人群中传来。

      一个粗犷大汉拨开人群,走到了最前面。

      “啧啧,当日一见,实在是惊为天人,美人儿还不快下来让你未来的夫君好好看看,啊。”说完之后,大汉以及他周围的手下一阵大笑。

      “哼,十三盗,好大的本事,你们真不怕三司的人找上门来么。”马车中传出一道清冷的声音。

      “哈哈哈,之后他们来不来我不清楚,但你们今日是在劫难逃。”粗狂大汉道。

      “我跟他们不是一路的,能不能放我走啊?”,林千夜忽地说道。

      “走?,除了马车中的那位美人之外,其余的都要死,用你们的脑袋给我的兄弟们磨磨刀。”粗狂大汉阴测测地道。

      唉,如果是江湖仇杀的话,林千夜是不会管的,毕竟他分不清谁对谁对。可眼下明显是要滥杀无辜,林千夜觉得这不能不管。

      于是他认真的对面前的这一拨人说了一句话。

      “东土境内,皆要守南国律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