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

      “这里的人.....去哪儿呢?”沉雨细细打量这房间装饰,细软的雕花木床,上面放着一床绣着花的棉被,铜镜放置在木制的梳妆台上,这一看就是女子的闺房。

      萧墨拿起架子上的书籍,书面已经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沉声道:“看样子这人应该已经离开很久了。”他翻开后,发现里面夹了一张纸条,“今生沦为笼中鸟,欲入黄泉求不得。”

      玉掌柜在这里究竟囚禁的是谁?若是在六位玩家中,那只有满玉和沉雨的可能性较大。

      他将视线转到认真搜索的沉雨身上,若真的关的是沉雨,那这玉掌柜真是该死!

      “你看这是什么?”那边的沉雨又找到了一个箱子,但是却打不开,“快来帮我开一下这个。”她转过身,可怜巴巴的望着萧墨。

      他走近一看,也不知这里面放的是什么宝贝,竟然上了三个锁,萧墨看着也有些束手无策,叹道:“应该在那人身上,我们待会出去的时候把它带上吧。”

      “你说这里到底是谁住的?会不会是玉掌柜的妻子?不过这样的话,那人也太惨了吧。”沉雨看着四处封闭的墙壁,连一个窗子都没有,要是她住在这里,肯定会被关疯的。

      萧墨略微挑眉,这丫头不知道玉掌柜从前是宫中太监么?

      “应该不是,谁会把自己的爱人关起来,怕不是有病。”萧墨没挑明玉掌柜的身份,只是顺着她的话道。

      沉雨听罢,将头凑到他身边,小声道:“我也觉得,这玉掌柜应该是有那方面的毛病,你看这屋子里的东西,太不同寻常了。”

      ......

      萧墨听到她这番话后,立马就黑了脸,这丫头在英国这几年都经历了什么?竟这样的.....

      沉雨见萧墨脸色不好,以为他和玉掌柜一样有同样问题,满含歉意道:“我.....我说话直,没有冒犯你的意思。”

      这下萧墨的脸更黑了,他咬牙切齿道:“谁说冒犯了!你不要想歪了,我很好。”

      见他来了真格,沉雨缩缩脖子,乖巧的点点头。

      证据都搜的差不多了,他们便离开了那个阴森森的密室。出来后,沉雨觉得有些口渴了,本想拿起桌上的茶杯倒一杯水,没想到这杯子内侧竟然是黑色的。

      萧墨眼疾手快的将杯子抢过来,“小心点!”

      “哦。”沉雨以为他是怕把证据弄没了,才这么凶巴巴的,有些委屈道。她看到萧墨拿出银针,放在上面试了试,银针立马就变黑了,她惊讶得捂住嘴巴,“是毒!”

      萧墨嗯了一声,语气有些意味不明,“你要是喝下去人就没了。”

      这人是在担心她?原来是误会他了。

      “现在我们一共发现了两种毒,一种是烛台里面的,另一种是茶杯里面的。还不知道玉掌柜到底是死于哪种毒,就看他们那边找的线索了。”

      二人在回官府的时候,就开始盘方才找到的东西,不过现在大家的杀机都不明确,也不能排除谁的嫌疑。

      萧墨见沉雨头上还戴着他送的那根钗子,随她的步伐晃动,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度。虽然此刻她的容貌和以前不同,但从行事风格还是能看出云喜的影子。

      在游戏中和他说的话,竟然比这三个月加起来还多,他觉得这确实是个好办法。

      之前遇到他,都是公事公办的口气,巴不得他走得远远的。现在他是萧墨,也是她的追求者,所以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关心她,保护她了。

      搜证结束后,大家又回到了那个地方,那官兵又进来走流程了,“现在各位可以将你们找到的证据拿出来了,天黑前务必交出凶手,不然你们就别想离开。”

      “我去的查了玉掌柜的尸体,虽然仵作不说死因,但我找到一些线索,玉掌柜身上到处都是伤痕,而且一看就是这几日才弄的,伤口还没愈合。在他身上查到一种不知名的剧毒,死相及其难看,双目圆瞪,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毒发的原因。”田灵儿率先开口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