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国语版

      巴西

      亚马逊雨林的一个小村庄

      奥巴代亚光着上半身走出自己搭建的小木屋,作为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拥有一副健美的身材也是很难得的,而奥巴代亚正是这样的人。

      随意的拿过一个堆在房间旁边的椰子,奥巴代亚拿过刀子三下五除二将椰子剥的只剩白白的表皮,接着一拳砸下,椰子砰的被砸开一个大口子。

      咕嘟咕嘟,大口的将椰子汁灌下,奥巴代亚抹了一把粘在水渍的胡子,颇有些梁山好汉的风采。

      将喝完的椰子壳随意的丢进一旁的草堆里,奥巴代亚看了看自己的手机,上面显示一条未知消息。

      M:你开的价是认真的?

      “这个吝啬鬼!”看到消息后,奥巴代亚不屑的冷哼一声,接着走到另一间木房前,用力的打开了那扇大门。

      灰尘散开后,奥巴代亚走进房间,看着房子中央的两根液压柱下被雨布包裹的人形物体举起了手机。

      卡擦卡擦几张照片发过去,手机嗡嗡了一下,又冒出来一条未知。

      M:我要看到货,如果没问题,你会得到你想要的!

      “这些法国混蛋!”奥巴代亚看着消息破口大骂,他堂堂一个大腕,虎落平阳被犬欺,放在过去,敢和他这样说话的,全美国也就那么几千个人来着。

      我,忍了!

      奥巴代亚也是小时候吃过苦的,出生于战争年代的他在越南战争时期就非常大胆的跑去了战区征求士兵对于斯塔克工业的武器意见,如此上心的工作态度自然也得到了斯塔克他爹的赏识,两人把斯塔克工业做大做强,所以那怕现在自己住在亚马逊的破烂房子里,奥巴代亚仍不灰心,只要他找到一个机会,就可以立马翻身。

      法国巴黎

      詹姆斯麦卡伦躺在自己软软的老板椅上哼着小区,手边的手机时不时的发出一声声的震动,不过麦卡伦并没有理会,而是把手伸向椅子下面蹲着的女秘书。

      “真棒~”拍了拍女秘书的脸表示鼓励,接着麦卡伦拿起手机,滑动解锁,接着几张马克1型战甲的图片跃然而出,同时还有几条消息。

      S:这是我的筹码

      看着这条消息,麦卡伦发出得意的笑声。

      接着他也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地址,我派人来接你!

      数秒后,一串经纬度跳了出来。

      将地址复制粘贴到浏览器后,麦卡伦发现这个地址在南美。

      “安娜,你和白幽灵去这个地方接一个人,记住,态度要礼貌一点,这位可是我们的大宝贝!”确认地址后,麦卡伦拿起手机,再次打了一个号码出去。

      ………………………………………………………………

      亚马逊

      确认了对方会来接自己后,奥巴代亚叹了一口气,过去的他曾经对于詹姆斯麦卡伦这样的跳梁小丑不屑一顾,但现在,为了报仇,他不得不求助这家伙的力量,什么?奥巴代亚为什么不选贾斯汀汉默?奥巴代亚敢打包票,贾斯汀汉默接到自己电话之后就会立马带着FBI来抓自己,然后把马克一战甲带回自己公司,说这玩意是他一手开发的,和贾斯汀汉默斗了十几年,不客气的说,贾斯汀汉默屁股一撅,奥巴代亚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资本家,尤其是那种表面看起来慈眉善目的最信不得了,那怕和詹姆斯麦卡伦的合作,奥巴代亚也是留了一手。

      “嗖!”一声不同于雨林动静的风啸声传入了奥巴代亚的耳朵,对于发动机非常熟悉的奥巴代亚也听不出这是什么型号的发动机,不过他可以确定,这发动机肯定是离子推进的。

      树梢抖动了越来越急,接着奥巴代亚看到一架流线型的不明飞行器呼啸着悬停于他的小破房之上。

      “看起来,我还是低估了麦卡伦啊!”奥巴代亚皱皱眉头,刚下意识的想了想斯塔克工业应该怎么应对,接着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不在斯塔克工业了。

      自嘲的笑笑,接着奥巴代亚走向了那架正在缓缓降落的飞行器。

      “您是s先生?”飞行器侧面打开一个舱门,一排悬梯放下,接着一个穿着皮大衣的黑发美女踩着长筒靴跳下飞行器。

      “对,是我!”奥巴代亚看着正在费力把靴子从泥里拔出来的美女,突然有些怀疑自己的选择是不是正确的。

      “呵呵!”黑发美女挣扎了几下都没有把鞋拔出来,她又不好意思让奥巴代亚帮忙,只能让自己的同伴过来。

      “白幽灵!”

      一个白色的身影从舱门飞出,在空中一个灵活的鹞子翻身后,也一脚踩进了泥潭,不过他的动作够快,在陷下去之前跳了出来。

      “快把我拉出来!”黑发美女瞪着眼把手伸给白衣男子。

      两人废了老大劲从泥里挣扎出来时,奥巴代亚已经将马克一的原型机从房子里拉了出来。

      “我是安娜,这位是白幽灵,欢迎来到麦卡伦集团!”黑发美女摸了一把泥,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指着另外一边正在擦泥点的白衣亚洲男子说道。

      “我们出发吧!”奥巴代亚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

      费舍尔可不知道因为自己这支蝴蝶,漫威的剧情已经开始了崩坏,不过就算他知道了他也不在意,虽然他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成为世界一霸,但是用导弹给世界洗波地还是做的到的,大不了我们就掀桌子,大家都别玩了!

      “你这会干嘛一直盯着这个杯子啊?”凯特颇有些好奇的看着已经快半个小时一动不动的费舍尔。

      “我在试着让这玩意漂起来!”费舍尔依旧死死的盯着杯子看。

      从火星归来之后,他就没怎么关注自己的星炬,因此也没有想到,貌似自己在火星的那次升级还让自己脑海里多了两个灵能的使用方法,不,确切的说是两种施法途径,第一个是念力,要知道在40k里,会用念力的灵能者也许不一定是强者,但是强者一定都会用念力,一个星界军的灵能者可以用念力掀起一台几十吨重的黎曼鲁斯坦克,或者用无形的巨手把对手拍个稀巴烂,而更强大一些的灵能者,比如飙车仔的也速该,他一指头就能制造挡住几十把爆弹攒射的无形之盾,也可以把高速来袭的星际战士戳进大理石雕塑里让对方动弹不得,当然,还有更强大的,不过这些费舍尔还远远达不到,他现在的水平连星界军都不够格,撑死就是去当pdf的命,毕竟他甚至都没有掌握念力的使用方法,只能一个劲的瞎jb用劲。

      “这又不是在上厕所,你再怎么憋也不会让杯子漂起来,顶多放几个屁而已!”凯特没好气的说道,“你有这个功夫还不如帮我看看报表!”

      “不,还有第二个!”费舍尔从餐厅拿了一把水果刀出来,在凯特疑惑不解的注视下在自己的手上划开了一刀。

      “你疯了!我去拿医疗箱!”凯特吓得立马就要转身离开,却被费舍尔叫住。

      “别急,看看这个!”费舍尔右手慢慢覆盖在伤口上,一点点的划过皮肤,被他手指擦过的地方变得完好无损。

      “这是哪里学的魔术?”

      “不,这不是魔术!”费舍尔拿起刀子,上面还沾着自己的血,没错,这就是费舍尔获得的第二个能力,治愈,不过这个能力的极限在那里,他到还没有试过。

      “我还是不敢相信!”

      “相信我,再过几年,你就会发现比这更惊奇的玩意!”费舍尔倒是不担心凯特会不会泄密,两人的相识也有足足十多年,在战场上就有三年,费舍尔更是救过凯特的命,按照凯特的话说,从费舍尔把重伤的她从被鱼雷击中的驱逐舰上救出来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属于费舍尔了。

      “那这是什么玩意,魔法?还是什么基因突变?”

      “我称呼它为灵能,虽然它和魔法有相似的地方,不过力量的来源完全不同!”

      “那这个什么灵能难道就只能治疗你的伤疤吗?”

      “不,功能很多,只不过我的实力只能做到这一步!”

      “那,我也能有这个什么灵能吗?”

      “理论上来说,应该能行!”费舍尔想了想,按理来说,两人啪了辣么多次,凯特也应该被力量改造了一下,不过现在看起来毫无反应,是不是应该加大力度了?

      “也许过段时间我就有什么办法了吧!”

      “那我还是去看报表吧!”凯特转身的时候,披下来的头发刮到了费舍尔放在桌子上的一份文件,几张纸呼啦啦的飘了出去。

      “靠!”费舍尔下意识的朝纸的方向伸出手,接着他发现好像那张纸停止了落下的趋势。

      接着费舍尔驱动灵能,慢慢抬起手掌,那张纸也随着他的动作缓缓上升。

      “卧槽!”费舍尔立马欣喜的松开手掌,也不管文件落在地上,他把目光转向之前废了老大劲都没动静的杯子。

      仔细感受了一下自己的状态,费舍尔发现真的就好像有一个无形的大手将杯子举起一样,接着他又试了试板凳,茶几,还有凯特的吊带背心。

      “你是想死吗?”感觉自己胸口凉嗖嗖的凯特怒目而视,但是看着像傻子一样嘿嘿乐的费舍尔,只能扶额长叹,现在换老板还来得及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