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嫩高中生穿着制服自慰

      天宗上方的掌门宝座之上,赫然出现了一个白发苍苍,气度非凡的老人,他是天宗的宗主楚临墨!

      天宗宗主看上去并不算太老,大概有六十左右岁的样子,但他真实的年龄绝不止眼前所见的模样。

      宗主楚临墨在感应到这股剑意时,脸上露出了极为不可思议和略带惊恐的表情,他喃喃道:“不,这不可能!难道真的给公理殿研究出了起死回生之术不成,他真的复活了?”

      见到老宗主楚临墨如此慌张的表情,下面一众长老皆感到万分疑惑,他们不知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能让宗主为之震动。

      未等众多长老向天宗宗主问明缘由,刘潜浅已神不知鬼不觉的凭空出现在他们面前。

      天宗众长老见眼前人能在不触动天宗阵法的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他们面前,即刻警惕起来,灵力已经在他们的掌心之中游走,如箭在弦上。

      天宗宗主注视着下面那个身着青衫的男人,注视了好一会儿他才真的确定了男人的身份,开口道:“刘潜浅,真的是你!看来传说中的起死回生之术,还真被公理殿做成了。”

      刘潜浅闻声看向上方那抹发出刺眼白光的宝座,说道:“可我曾经的一身修为,却没能随着我一起复生。”

      天宗宗主仔细感知了一下刘潜浅,发现刘潜浅的修为只有四境,顿时不再那么忌惮于他,语气也稍稍强势道:“既然你知道你的修为不胜往日,为何还胆敢孤身一人来我天宗?难道就不怕我将你在我天宗的消息传交给公理殿吗?要知道,那些人找你可找疯了,现在正满世界找你呢!”

      刘潜浅闻言干笑了一声,目光将周围打量了一番,发现天宗的大殿如几千年一样一点儿未变,还是那么的昏暗,只有宗主宝座的上方,才透得出那么一点儿光亮。然后,他对楚临墨说道:“他们将我复活,现在又满世界的找我,还不是为了利用我替他们渡劫,顺带收拾那个被人称为仙老的老头?可现在的我修为只有四境,又如何能做到?”

      楚临墨说道:“现在的你做不到不代表以后的你做不到,毕竟你是刘潜浅。”

      刚刚听到刘潜浅所言渡劫之事,楚临墨的脸色有些微变,他疑惑道:“难道真有那样毁天灭地的劫难?”

      刘潜浅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不过在四千年前,我依稀看到过灾难的影子。”

      楚临墨叹了口气,想到天宗建立近万年,从建立之初,第一代天宗宗主就曾预言,天道界会经历一场空前绝后的劫难,这场劫难或许是灭世之劫,将会灭绝天道界所有修行者。

      “刘潜浅,那你来我天宗所为何事?”

      刘潜浅低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说道:“我要暂住在你天宗之内。”

      楚临墨:“为何?”

      “我不想为公理殿那帮虚伪的家伙做事,可现在实力不足,还不足以抵抗他们,所以我希望暂住在天宗,由你们天宗替我遮掩行踪,庇护我。”

      不等楚临墨开口,几名天宗长老先发出了不屑的嘲笑声,鄙夷道:“你区区一个四境修行者,修为境界若是摆在世间还算尚可,但在我天宗,四境修行者多的是,你凭什么要求我天宗来庇护你?或者说,你有什么能力要求我们庇护你?”

      楚临墨坐在上方没有阻止长老们的讥讽嘲笑,他也想听听刘潜浅有什么理由能让天宗心甘情愿,冒着与公理殿作对风险来保全他。

      刘潜浅扫视了周围的一众长老,感知到一众长老的修为境界都已经达到了第五境,修为最高的甚至已经隐隐有步入六境的痕迹了。

      刘潜浅说道:“现在我的修为虽然只有四境,但绝非我夸口,若打起来,在场的一众长老只怕无一是我的敌手。而且,以我的天资,想要恢复以前的修为并不难,只要再给足我几年时间,我的修为便能恢复从前,届时自然无需忌惮公理殿。”

      楚临墨问道:“你恢复修为那对我天宗又有什么好处?记得四千年前,你杀了我天宗无数修行高手,若我天宗助你恢复修为,难保你不会过河拆桥。”

      刘潜浅则承诺道:“若你们助我恢复修为,我刘潜浅承诺绝不会反过来剿杀你天宗,至于好处嘛?当真正的大劫降临,我自会助你天宗一臂之力渡过难关。”

      对于刘潜浅的承诺与要求,楚临墨有些犯难,心中权衡不定。

      这时,天宗的一名长老首先开口对刘潜浅说道:“荒谬至极。”随后上前一步,对天宗宗主楚临墨说道:“宗主,我们姑且不论这个所谓的大劫灾难是否存在,单说护住他要冒着与公理殿为敌的风险,在这一点上我就不同意!公理殿势力强大,难保我天宗就没被公理殿安插进眼线,我们不能冒这个险。”

      楚临墨权衡一番颇为赞同那名长老所说得话,大劫之事是否真的存在谁也不敢确定,为了一个未来或有或无的灾难便于公理殿作对,的确不是一个聪明的抉择。

      刘潜浅看出了楚临墨心中的疑惑,说道:“宗主不必担心,我以自己的人格性命发誓,一旦我恢复昔日修为境界,必会站在天宗这边,届时天宗又何须畏惧公理殿?”

      即使刘潜浅发下誓言,楚临墨依然还有些迟疑,可最终他还是答应了刘潜浅,说道:“为了一件未来有可能或者没可能发生的事,就与公理殿暗中作对,这是一个极为不智选择,一旦被公理殿知悉此事,我天宗恐怕要遭到灭顶之灾,但我相信你刘潜浅的本事,我楚临墨就压上整个天宗,赌这么一回……”

      ……

      对于刘潜浅拜访天宗,楚临墨与刘潜浅达成交易之事,在很多年之后被公示于众后,世间修行者无一不为楚临墨的决定感到幸运。

      拿全部身家来赌,赌赢之后得到利益,自然大于下的赌注。

      ……

      ……

      天国都城凌霄城内,张轶在受张明天的指点,将会启程去往一个神秘的地方,那个地方是一个只有张明天到过的地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