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淫乱

      第二天。

      陆沉早早跟苗师请了假。

      按照沈小凤的介绍,去了内城。

      这里的治安和街道整洁度比外城都要好上许多,最起码满地的屎尿是没有了,没有那股骚气。

      时不时的还能看到一些官差巡街。

      先不管他们到底起作用,但最起码这做派就让人心安不少。

      走到内城的核心地带。

      一座座大院坐落在此。

      住在这里的都是西皋城内有钱的人家,非富即贵。

      陆沉站在一处朱漆大门面前,停下了脚步。

      上面写着“宋府”二字。

      与一般的匾额不同,这两个字笔走龙蛇、铿锵有力,一看就是出自大家之手。

      可见这个宋家不仅仅是颇有钱财,也很有底蕴。

      在大门外面端坐着两个石狮子,左雄右雌。

      左侧的雄狮右前爪玩弄绣球,右侧雌狮则左前爪抚摸幼狮,恢弘大气,威武不凡。

      陆沉整理下身上的衣物,掸了掸灰尘,然后走上门去,抓住门环轻轻扣门。

      扣门的时候,他并没有很着急,只是扣了一下,站在门口静等着里面回应,见没有动静,再轻轻扣一下。

      如此扣了三下门环后,大门打开一条缝来,一个护院探出了头。

      护院的下巴长满胡须,年纪差不多有三十多岁,看他的手掌和关节,也是一个练家子。

      “你是哪位?”护院上下扫了陆沉一眼,并不认识。

      陆沉拱了拱手道:“我是陆沉,天罡拳院的弟子。沈家的小公子与我是好友,听说你家小姐远行,要招护卫,便推荐我过来试试。”

      “你稍微等我一下。”护院关上了门,回去禀告。

      陆沉就站在门口静候。

      所幸对方并没有让他等太久。

      “进来吧。”护院得到回复后,就打开了大门,让陆沉进去。

      在护院的带领下,陆沉绕过影壁,穿过回廊,就到了宋家的大院中。

      宋家不愧是西皋城有名的大户人家。

      里面的山水萦绕,厅榭精美,花木繁茂应有尽有。

      院中还别出心裁的设计了春、夏、秋、冬四景,光是堂、楼、亭、轩等就有三十一处之多。

      果然,这一方世界的鼎盛之家也不可小觑。

      护院把他带到了一座专门会客的房间静候着。

      此房名叫听雨轩,与周围建筑用曲廊相接。

      轩前一泓清水,植有荷花,池边有芭蕉、翠竹,轩后也种植一丛芭蕉,前后相映。

      若是雨点落在不同的植物上,就能听到各具情趣的雨声,境界绝妙,别有韵味。

      侍女在陆沉到了之后,主动奉茶,态度也是毕恭毕敬。

      她们并没有因为陆沉的穿着打扮而轻视他。

      大户人家的下人在待人接物方面也是无可挑剔。

      等了差不多一盏茶的时间。

      一个芳龄二八的女子,在左右侍女的陪从下到了听雨轩。

      第一眼看到这个女子陆沉瞬间有种眼睛一亮的感觉。

      这边世道困苦,大多数的女子都皮粗肉糙,偶尔见到的所谓小家碧玉在他眼里也不过是尔尔。

      但眼前这位女子不同,她的容貌身段都与前世的美人不逞多让,甚至还多了几分贵气。

      此时的她穿着一身白色刺绣绫裙,青丝结鬟于顶,自然垂下,并束结肖尾、垂于肩上,一双灵动的眸子也在陆沉身上扫来扫去。

      这应该就是沈小凤所说的宋家长女宋清婉,也是此次的雇主。

      陆沉看了一眼后,就收了心神,没再多看,免得失礼。

      “你就是天罡拳院的陆沉吗?”宋清婉轻声说道,声音清脆悦耳。

      陆沉拱手躬身道:“正是。”

      “你来之前,沈公子已经与我说了,你若愿意,后日寅时来此集合,随我们一同前往户州。”

      “这一来一回可是按照小凤说的,两斗米,三斤肉,五两银子?”

      “正是。如果路上出现伤亡,亦有抚恤和额外报酬。”

      陆沉没有任何的犹豫,当场就答应了下来:“既然如此,后日我愿与小姐随行。”

      没办法,现在他太穷了。

      有任何路子,只要能搞到钱,他都来者不拒。

      见陆沉答应了下来,宋清婉示意了下,一个侍女主动便送上字据,要陆沉画押。

      拿着字据陆沉认真看了看,确定没问题才按下手印。

      “你识字?”宋清婉随口问道。

      “认得一点点。”

      宋清婉收了字据看了一眼交给了侍女:“陆公子在这儿慢坐,有什么问题可传唤下人,我还有事就不作陪了。”

      这话是在下逐客令。

      小小年轻的,待人接物还真是老成。

      陆沉没有不识抬举,连忙抱拳说道:“事情已了,我也该回去,多谢宋小姐的款待了,告辞。”

      “陆公子要走,护院替我送一送。”

      待陆沉走后,身边的侍女好奇道:“小姐,我看他平平无奇,年纪又小,为何要雇他啊?”

      “既然是沈公子推荐过来的人,我们当然要给几分薄面。哪怕以后不住这边,也不能怠慢了邻里。”宋清婉回头望着院子叹息道:“可惜了,这么好的院子。”

      “以后小姐我们去了户州,什么样的仙境美景没有。”

      “我只是觉得可惜,这个院子要毁于战火。”

      从宋家出来之后,陆沉长长出了一口气。

      赚钱一事总算有点影了。

      虽然路程辛苦,报酬不多,但总算开了个好头。

      按理说,突破到二印武师,在西皋城算是一个好手了,应该会有一些帮派过来请他加入,开个价钱,以客卿的身份加入。

      可是并没有。

      陆沉反思了一下,一方面是他的名声不显,很多帮派并不知道有他这么一号人;第二方面,现在西皋城里面的武师太多了,武师多竞争也就大,他有点瘦弱了,人家看不上眼。

      还是得想办搞点东西进补,先把体魄熬炼出来,变成一个大肌霸,可能会好点。

      后面有机会找一些顺眼的帮派,毛遂自荐一下,不妨也是条好出路。

      在回去的路上,陆沉思考着接下来要做的事,心中盘桓着出路。

      等出了内城,外城的衰败样子给陆沉很大的心理落差。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陆沉总觉得,现在西皋城外城似乎更加落魄了。

      乞丐比以往多了许多,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过来的。

      陆沉的第六感告诉他,西皋城看似安定的表象下,有股暗流在涌动。

      这绝不是一个好现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