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岸逢花全部作品番号

      “第三轮……”天白鼓掌中,又要开口说话。

      “第三轮,不这样玩。”

      武老大有些不客气地抢过话头,“你不出题,我也不出题。”

      “那谁出题?”天白有些不明白地问。

      “让主人家出题呀?!”武老大喝一口酒,轻描淡写地说。

      “好!这轮主人家出题!”没想到天白居然为武老大的提议喝起彩来。

      南北看看他俩,觉得他俩本来是斗酒呢,到后来倒是一唱一和的,哪里还在“斗”?怎么二人越看越像在配戏,就像说相声一样——也许,他俩是早就商量好了的?

      南北看看留影,留影浅笑盈盈,看她那胸有成竹的样子,肯定是早想好了要出什么题目呢。是呀,今天晚宴的主角,可是留影“夫妇”,宾客闹腾之时,可不能喧宾夺主,冷落了主人。

      南北禁不住又看了眼武老大,这位老兄,看上去五大三粗,其实心里有内容。他轻轻一句话,就把现场的关注点,挪移到了主人身上了。

      “好,我就不推却了。”留影站起身来,略一沉吟,笑道:“你们喝酒,比了敬酒,比了快酒,是不是也比一下大酒呢?”

      “大酒?”

      大家都不明白,武老大更是急性子,“怎么比?怎么才是大酒?”

      “看谁能让酒宴的场面大呀。”

      留影笑了一声,“这大当然有讲究,场面大,氛围大,变化大,都可以,只求其意,只求精神即可。”

      “大酒?!”

      天白在场中转着圈,有些装模作样地自言自语:“怎么才能是场面大?要不我再摆上几十桌,请上几百人来?”

      “我整个天下最大的桌子,摆上最大的酒坛和酒碗,坐下数目最大的客人……如何?”武老大也动起脑子来。

      看着这二位好像在场上比起动脑子来,大家都笑,也有人给他们出主意,例如煮1001个汤圆,或者做一条一百人吃的红烧鲤鱼,或者变出一个大酒杯,盛满酒,小孩可以在里面游泳……

      会场上热闹起来。

      也许是看大家的热情高涨得差不多了吧,天白突然大笑一声,然后高声笑道,“我已经有主意了!这轮我就再次抢先献丑啦?!”

      “我?……你?……”

      武老大欲言又止,指着天白嘿嘿笑,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他好像也有想法了。

      天白不顾武老大的奇怪举止,环顾四周后,笑对他道:“武兄,不好意思哈,这次还是我先来。”

      他略一停顿,高声道:“——今晚良宵美景,皓月当空,但我觉得呀,还是缺少一些灵动的东西。试问,什么情景下的月亮最有味?有月又有水呀,海上之月,江上之月,湖上之月,是不是最美?不是有那首千古绝唱《春江花月夜》吗?好,今晚有月,还该有水!我就给大家找点水来吧。”

      天白一边说着,一边便将杯中酒往地上一倒,嘴里嘀咕几句,用手一指,大叫一声:“水来!”

      说也奇怪,那酒就如着魔一般,一眨眼,变成了一口泉,再一眨眼,一口潭,潭中水咕嘟嘟往外喷涌,那声势,赛过山东趵突泉何止百倍?!那水,无声无息地漫过来,闪着淡淡的波光,势不可挡。

      看看那些水淹过地面,在座的客人有人惊叫,但大家定睛一看,又都安静下来。因为让人惊奇的是,这些水并不浸湿大家的鞋袜,它们像有生命一样,把一切都慢慢抬起,更形象地讲,它们就像和人,和桌椅隔着一层玻璃,水在下蔓延,人却在水上隔离。

      众人都一起叫嚷、喝彩。

      原来不只是宴会现场的人和物,就连周围的院墙,就连这座气势不凡的院子,其实都神奇地、稳稳地浮在水面上了,一种无形的隔离,或者说真的是一块巨大厚实的玻璃,让这座院子在水面伫立。

      脚下水波粼粼,四周也是微波荡漾,这座院子,完全变成了一座底部透明的大船,静静地浮在微风沉醉中,在碎浪如银中,怎不让人意气洋洋,身心舒畅。

      如果天上有神仙,也该羡慕大家此情此景了吧?!

      “各位注意到没有?这湖水有一股好浓的酒香?!”

      胖大和尚打着哈哈,“七姑,你捞把湖水,尝尝是不是酒呀?”

      温和的七姑似乎干熟了农活,做起事来还真是麻利轻快,只见她真的撸起袖子,到大门口捧一把湖水,咕嘟就是一口,却立即剧烈地咳嗽起来。

      小红小黄等慌忙跑去给她捶背,七姑却立起身来,笑吟吟的,脸上红彤彤的,美丽的大眼睛还噙着泪花。

      她缓缓地对大家拱手笑道,“几十年来,没有这样上当,今天真是丢人了!”

      她转向胖和尚,不好意思地笑,“都是大师开涮我这老实人呢——他叫我尝尝,我就去尝尝,满以为是水,最多是有酒香味的水,因此我就大喝了一口,谁知道这居然是真酒,是货真价实的酒!我本不太喝酒,这一口,居然把我呛着了!大家都可以来尝尝呀!”

      众人听得,果然都去舀湖里的水来尝,一入口大家都吐舌,原来七姑所说是实,是百分之百的烈酒呢!

      有人也给留影和南北端了一碗湖水来,留影尝尝,吐吐舌头,递给南北,南北半信半疑喝了一大口,差点没吐出来,又差点没像七姑那样呛得咳嗽,他憋得满脸通红——这不是酒是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