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破解安装

      申时,有一只飓风鸟落在了天顶阁山门口。

      朱富贵和刘福花了六个时辰才到了天顶阁。因为刘福伤势过重,朱富贵不敢让飓风鸟全速飞行。

      朱富贵将刘福扶下飓风鸟:“感觉如何?”

      刘福看着朱富贵担心的眼神,说道:“让老爷担心了,我没事。”

      朱富贵点点头,扶着刘福到了门口,刚一走近,门口的侍卫就靠了过来:“朱老爷,主上已等候多时了。”

      朱富贵表情一点也不诧异,只是调侃道:“哟,你们天顶阁的情报能力倒是愈发强大了。”

      “主上为您备了坐骑,请。”

      那守卫说罢,就有一只云生虎驮着楼阁从云雾中走了出来。

      (云生虎,生于云雾,以风雨为食,喜好隐于云雾之中,体型如风云百变,可大可小,极难捕获。)

      云生虎化为一团云雾,四散开来,它背上的楼阁就落到了地上来。

      于是,朱富贵对那侍卫拱了拱手,就扶着刘福走进了楼阁里。

      楼阁虽小,五脏俱全。各类床铺茶桌绸帘应有尽有。朱富贵扶着刘福到了床边,刘福就摊在床上了。看来这一路,刘福都是在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没事而已。

      待朱富贵坐稳后,无数云雾涌向楼阁底部,楼阁缓缓上升,过了一会,云生虎就完全在楼阁底下显现出来了,然后就驼着楼阁,往天顶阁内部去了。

      ……

      蕴神殿,这里是赵星辰平时休息读书的地方。

      赵星辰身着白绸玉丝长裳,披肩散发,侧卧而眠。

      忽然殿外云雾翻腾,一座楼阁从云雾中显现出来,并落在殿外。

      赵星辰似有所察觉,睁开了眼睛,坐直了起来。

      见赵星辰起来了,在一旁等候的侍女赶忙将布放进水盆里,拿起拧干后就递给了赵星辰。

      赵星辰仔仔细细擦过脸后,将布递给了侍女:“下去吧。”

      “是。”

      那侍女端着水盆就下去了。这大殿,就只剩下赵星辰一人了。

      赵星辰直直地站着,静静地看着大门口。

      朱富贵扶着刘福,缓慢地走进了大殿。

      赵星辰见了,就走到台下静静地等待。

      “主上。”

      “主上。”

      朱富贵扶着刘福对着赵星辰弯腰行礼。

      赵星辰也拱手回了一礼:“朱叔叔,刘管家,许久不见了。近来可好。”

      “主上,您这寒暄真是没水准,我们好不好,您不是比我们更了解吗?”

      朱富贵调侃了下天顶阁的情报能力,普天之下,敢这么和赵星辰说话的,朱富贵算一个。

      “哈哈哈,朱叔叔教训的是。”

      赵星辰看了下虚弱的刘福,说道:“刘管家和影卫的众位弟兄可是本次围剿平天盟落山分舵的大功臣啊,回头我交代王祁峰把悬赏的奖励多加一些。”

      “我替影卫的弟兄们谢过主上了,不过眼下,您能不能,先救下大功臣头领的命呢?”

      朱富贵语气有些着急,和一脸平静的赵星辰形成鲜明的对比。

      “朱叔叔,悬赏的奖励里,好像没有这一项啊。”

      赵星辰淡然一笑,胸有成竹地看着朱富贵。

      “说吧,你要什么?”

      赵星辰看了看耷拉着眼的刘福,又看了看着急的朱富贵,说道:“我要赤血丹的丹方。”

      朱富贵还没反应,刘福倒是先呼吸急促了起来:“不可能!”

      赵星辰一言不发,就只是看着朱富贵。

      “这绝不可能,赤血丹是影卫的立世之本,绝不能外传!”

      刘福说完这段话后就喘着粗气,剧烈咳嗽起来,让朱富贵更是心急如焚。

      “好,我们给!”

      朱富贵不假思索。

      “老爷!不能给!这样我就算活着,也无法面对诸多弟兄啊!”

      朱富贵将剧烈咳嗽的刘福扶到一边的椅子上,走去书桌那拿了笔和纸过来,看向刘福,急切地说道:

      “写!你快写!”

      “老爷,我不会写的!我宁愿去死!也不会泄露丹方!”

      刘福憋红了脸,言辞激昂。

      “你写不写?你不写我回去就把影卫手里的店铺都收回来!让他们没了生计!你死了,影卫也将不复存在!写不写?”

      “老爷……”

      刘福差点哭出来。

      “你不想想你的那些弟兄,你也要想想梨儿啊!梨儿早早没了娘,现在她只有你了!她才有个爹爹多久啊?你就要离她而去,你忍心吗?”

      “梨儿……”

      刘福低着头,喃喃着棠梨的名字,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写吧,先活下去,才有赎罪的资格,死是最简单不过的了,可你死了,所有的悲伤却都要梨儿和你的弟兄来承受,你忍心吗?”

      朱富贵没有说自己,但刘福知道,如果自己死了,最伤心的还是朱富贵。

      刘福长呼了一口气,看了看双眼通红的朱富贵,重重地点了点头:“好,我写。”

      听此,朱富贵松了口气。

      刘福提起颤抖的手,拿起笔,在纸上写起歪歪斜斜的字来,不一会,就写好了。

      朱富贵拿起纸递给赵星辰,赵星辰接过纸张,点了点头,把纸放到一边。而就在纸张接触桌子那一刹那,赵星辰身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星光缭绕的阵法:

      九印阵·生机回溯。

      这便就九印极境印阵师的一念成阵。

      只见赵星辰身体变得透明起来,化为灵晶态,身上星光一般的生之灵气疯狂涌动,然后阵法就飞出无数流星射向刘福体内,刘福身上充斥的死之灵气就被生之灵气驱赶了出来。

      一时间,殿内黑白二色来回翻涌。

      而刘福的皮肤也由枯槁变得红润,头发也恢复了原来的灰色,然后又黑了几分,看起来比之前更为年轻了。

      于是赵星辰就散去阵法,而他身体也就脱离了灵晶态,星光也消失不见了。

      朱富贵看着比原来还年轻几分的刘福,神情激动。

      而刘福看着自己的红润的双手,又看了看自己的伤口,发现伤口已经完全恢复了,又感受了一下五脏六腑的情况,发现没有任何不适,也是神情激动起来:

      “老爷,我好了!”

      “叹为观止,叹为观止啊!多谢主上。”

      “朱叔叔这可不像你啊,这是交易,用你爱说的话来说,就是‘互惠互利’,何来感谢呢?”

      赵星辰摆了摆手,拿起一旁的纸张开始端详起来。

      “对对对,互惠互利。”

      朱富贵又仔细地看了看刘福的情况,确定无碍后,就拱了拱手,对着赵星辰说道:“既如此,我们就不继续打扰您了。”

      “朱叔叔这么快就要走?我们可是好久没见了,不如一起吃个晚饭再走?”

      “多谢主上厚爱,但家中孩子还等着消息呢,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好让他们安心。更何况,主上您……不也还有事要忙吗?”

      朱富贵说着说着瞄了赵星辰手上的纸张一眼。

      赵星辰笑道:“确实,既然如此,我就不多留了。”

      “在下告退。”

      朱富贵就和还沉浸在“死里逃生”的震撼当中的刘福退出了大殿。

      待朱富贵和刘福走后,赵星辰得意一笑:“这个老狐狸,想要在他身上弄点好处真是难如登天啊,今天算是被我逮到了。”

      赵星辰又仔仔细细看了看纸张上的内容:“赤血丹啊,透支生命大大加强身体机能,不过可惜了,从药方来看,对九印印阵师的灵晶之体无效。不过可以给将士们一个临死爆发的机会,算是不错的丹药。”

      “来人!将制药局的浦芳叫来。”

      殿外的守卫听了赶忙应了一声:“是!”

      过了一会,就有一位两鬓斑白的老叟走进了大殿。

      “浦芳,照着这个丹方,制一批丹药出来。”

      浦芳接过赵星辰递过的纸张一看:“赤血丹……主上,莫不是……”

      浦芳惊疑不定地看着赵星辰。

      “对,就是影卫的不传之密——赤血丹。记住,不可外传。”

      “是。”

      浦芳又看了看丹方一眼,说道:“主上,这丹方上的赤蛇皮这味药材,天顶阁没有库存,且赤蛇皮是落山城特产,恐怕要麻烦主上吩咐人向朱员外收购一批了。”

      赵星辰听此,刚刚的得意荡然无存,拍着额头,无奈道:“奸商!奸商啊!”

      “主上?”

      浦芳疑惑地看着赵星辰。

      赵星辰摆了摆手,说道:“我知道了,我会吩咐人去采购的,你先回去吧,我有些乏了。”

      “是,主上。”

      浦芳说完便推出去了,留下独自怅然的赵星辰。

      ……

      天顶阁南部空域,朱富贵正和刘福坐在飓风鸟上,往家的方向飞去。

      刘福看着自己红润的双手,至今有些难以置信。

      正当刘福发呆的时候,被朱富贵拉回现实。只听朱富贵问道:“老刘啊,赤蛇皮的库存还有多少?”

      刘福回过神来,答道:“回老爷,库存应该不多了,因为现在不是赤蛇蜕皮的时节,所以一直没有补充。”

      朱富贵听了喃喃道:“那要涨一下了……”

      “老爷?什么要涨一下?”

      刘福不解地看着朱富贵。

      “没事没事,我们快点回家吧,孩子们该等急了。”

      刘福听了,重重地点了点头:“嗯,该回家了!”

      刘福也很想早点让棠梨看到健康的自己。

      二人就怀着愉悦的心情一路向南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