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怪小说

      之后,众人又开始了吃喝交谈,随着夜色渐深,宴会也到了结束的时候。

      冯去疾看了眼外面如墨般的夜色,便知道该回去了,当下向赵岳告罪道:“今日多谢君侯设宴,下官不胜感激。还请君侯见谅,明日一早下官就要整顿使团,出发回秦国了。如今夜色已深,也到了下官告退的时候了。”

      见此,赵岳也是知道冯去疾明日事务繁重,理解地说道:“本君知晓,明日我赵国司空萧默,也会同大人一起动身,想必明日也是事务繁忙,既如此本君就不做挽留了,日后冯大人再来赵国,可一定要来我合信府一趟!”说完,两人相视一笑,冯去疾连称应该。

      就这样,赵岳送冯去疾出府,剩下屋内几人相视无言。

      赵诗雨看了看旁边一脸别扭的残顾,嘴角扬起一道怪异的弧度。

      这诡异邪恶的笑容,看得残顾是心惊肉跳,“娇躯”颤抖不已,为自己日后的合信府生活,感到一丝丝的悲哀!

      屋外,赵岳与冯去疾一道,来到了合信府大门前。

      此时,见周边无人,冯去疾侧过身子,凑近赵岳身边,小声说道:“君侯,今日在此,下官说一些不该说的话!”

      见此,赵岳眼中神光一闪,耳朵连忙凑近了些,侧耳倾听。

      “君侯不知,政公子在邯郸,除了要应付一些邯郸的危险以外,还需要提防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冯去疾眼睛一眯,老脸一皱,暗搓搓地说道:“子楚公子在秦国,搭上了华阳夫人这一条线,这才会被太子安国君立为继承人,但是为了把控子楚公子,华阳夫人为其增添了一房妾室,并且这妾室芈夫人还为子楚公子诞下一子,可谓劳苦功高啊!”

      “若非子楚公子极力抗拒,恐怕这正妻之位,早就被芈夫人夺了去!如今政公子横空而出,不声不响地就拿下了嫡公子之位,定会引起华阳夫人这一脉的忌惮和敌视!所以,这一方面也需要注意呀!!”

      “……”赵岳有些懵逼地看着眼前这位冯去疾,见其眼中闪烁着“八卦”的神光,赵岳顿时就打了个尿惊,有些汗颜地说道:“冯大人的消息真是灵通啊!想来对这方面也没少下功夫吧?!”

      “额……”冯去疾老脸一僵,随后干笑道:“哈哈,让君侯见笑了!下官也是略懂,略懂~~!”

      赵岳闻言笑了笑,说道:“冯大人放心,此事我已知晓,以后我合信府也会注意一些来自秦国的动向,有备无患!”

      “如此,有劳君侯了!”冯去疾深深一躬身,对着赵岳一礼。

      赵岳拱手持礼,目送冯去疾出了府。

      之后,赵岳回身看了看中泰院的方向,脸上有些奇怪,念叨了句:“看来,以后小雨的路,不怎么好走啊!!!”

      …………

      三月春来,冰雪消冻。

      值此之际,燕国方面传来消息,燕国共计出兵三十万,一分五万杀向齐国,兵锋直指饶安之地。剩下的二十五万,则枕戈备进,径直向着易水以南的赵国代郡而来!

      消息一出,赵国朝野大震。李牧也临危受命,统率代地所有驻军二十八万,北上伐燕!同时,一道道命令下达至各地,粮草辎重等军备品从各地纷至,统统朝着前线行去。

      邯郸之中,合信府抓住了这一机会,积极响应!虽然现在的合信商会已经没有了军备辎重这一行业,但是赵诗雨表示:我有钱啊!!!

      随即,合信府牵头,出资捐赠物资钱财共计两万金!!同时号召赵国各地的商行,跟随自己一同捐款,以缓解前线的压力。

      还别说,有了合信府当领头羊,这响应捐款的人那是多如牛毛。太子府更是首当其冲,上来就放了一万两千金!!引得旁人争相瞩目。

      这一举措,也是为合信府赢得了不少好名声。若说之前赵人当中还有人对合信府庇佑秦国公子的事情有所不满,现如今也基本上平息了心中不忿之气。

      合信府这一手“回首掏”,也把某司寇府人士看得是憋屈不已,无心也无力再搞其他小动作。

      而此时的赵诗雨,在放出去募捐的风声以及两万金钱财以后,就再也没有关心过此事,而是转身投进另一件事情当中……

      之前,赵岳对于女闾之地,是坚决不让赵诗雨接触一丁点儿,哪怕只是惦记都不行!!

      不过,在听闻赵诗雨谈起花月轩的事情之后,赵岳也有些沉默……

      最后,实在拗不过自家女儿的软磨硬泡,最终赵岳还是答应了赵诗雨的“小小请求”,允许其插手布局到合信商会所开设的百花楼当中。

      不过前提是,一律事务都要有胡雪儿的监督,不能让赵某人有一丝一毫的出格!

      对此,赵某人是满口答应,对于赵岳的忧虑那是一点儿都不担心。在赵诗雨看来,只要自己不在酒楼里面钓凯子犯禁,赵岳应该都找不出借口来阻止自己!

      此时此刻,赵诗雨仗着自己是女儿身,行事起来那叫一个嚣张!这不,现在已经叫来了百花楼里容貌资质最出类拔萃的五十名歌姬,等着让自己检查身……咳咳!

      合信百花楼,乃是近年才在邯郸兴起的女闾之所。只因其前身乃是合信府上的歌姬团,依仗着精湛的舞艺和绝美的姿容,这才使得短期之内便兴盛了起来,甚至一举将老牌豪门花月轩按在了地下摩擦。

      背靠于合信商会的庞大人脉,百花楼的后台可谓是硬得一批!对于歌姬的管理也极其人性化,或许是因为掌事之人胡雪儿曾经也是舞姬出身,所以对待下面的人特别好,简直就是这一时期行业的模范标杆!

      而在百花楼当中,所有从事服务行业的姬女共分三种。

      一是头牌,也就是顶尖的艺姬,整个合信百花楼也不过十人。

      二是艺姬,也就是歌姬舞姬,这一类女子大都有才艺傍身,比如之前赵诗雨点过的翠香、幽华两女,就属于这百花楼当中的艺姬!

      第三则是丽姬,也就是陪酒说话的女姬,算是三者当中最普通的。

      不过,不论是哪一种女姬,在百花楼当中都有着绝对的自由,任何客人在没有经过女姬允许的情况下,都不准动手动脚,违者会被百花楼列进禁入名单。

      所以说,在古代,这样充满人性化的风月场所居然能步步高进,将以皮肉交易为本营的同行“花月轩”都压在了身下,只能用一个真理说明:偷不如偷不着!果然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

      不过,百花楼这样的经营理念也是深深契合赵诗雨的所想,也是省下了赵诗雨不少的功夫。否则要是让赵诗雨得知自家开的店跟那花月轩一样,恐怕少不得要宰几个人用来祭一下合信商会的商旗。

      话不多说。

      却说赵诗雨把这么多女姬叫到了自己的清荷院,顿时这清荷院就像是古代皇帝的后宫一般美女如云,看着眼前这一个个亭亭玉立、百媚千娇的美人儿,赵诗雨的鼻血就忍不住落了下来……

      “小……小姐!!”然后,在胡雪儿的提示下,赵诗雨接过毛巾,整理了一下仪容,随后扭头正色,望着娇笑不已的女姬们,老脸不禁一红。

      “咳咳,我……我听闻你们都是我百花楼的排面,今日就在此考验一下你们的本事!你们有……有什么擅长的,都一一露出来,让……让我瞧瞧!”红着小脸,赵诗雨终于是在下面一众美女的打趣声下,磕磕绊绊地讲完了这一番话。

      说完以后,台下的嬉笑声更大了,众女都对自家的这个小公主很感兴趣。

      见赵诗雨红着小脸,结结巴巴地说完了这一番话,众女顿时眼冒爱心,只觉得这位大小姐也太可爱了吧!!

      立马就有人出声调笑:“小姐,你真的想看我们的本事吗?!”说完眸子深邃幽暗,脸上魅惑一笑,配合那窈窕的身形,魅力十足。

      闻言,赵诗雨抬手抹了一把额前的冷汗,暗道自己还是太嫩了啊!在这帮见识过大风大浪的女姬面前,自己终究还是脸皮子太薄哇!!

      此时,赵诗雨无比痛恨重生前的经历,心想生活在那么开放的社会,自己居然白白当了三十年的单身狗,简直不要太浪费啊!!如今来到古代,居然还被眼前这群“老女人”调笑,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想到这儿,纵使心中万分悲苦,面上赵诗雨也得把持住……要是实在把持不住,也绝不能太丢脸……想得倒挺美!

      赵诗雨在这帮狼女的红眼之下,终究还是招架不住,脸上的红晕似是带血一般,煞是晕人。

      此时的赵诗雨完全没了以往的霸气模样,小眼神儿躲躲闪闪,想看又不敢看,配上红扑扑的小脸,当真是有贼心没贼胆的真实写照!!

      此时,一旁的胡雪儿见到自家小姐有些“招架不住”,心里好笑的同时,出声解围道:“好了,严肃一点!听小姐吩咐!”

      不得不说,胡雪儿在这群女姬面前还是很有威望的。胡雪儿一出声,底下人的调笑声顿时一清,所有人都止住了笑,准备听从赵大小姐吩咐。

      见此,赵诗雨一脸感激地瞄了眼胡雪儿,在收到胡雪儿的回应后,赵诗雨这才喘了口粗气,心里稍稍松了神。

      随后,在胡雪儿的“协同”下,这五十名女姬一一向赵诗雨展示了自己的拿手绝活。或跳或弹,或撩或媚,不可言说~~不可言说……

      五十名!而且还都是个个姿容绝丽的风韵妙人,赵诗雨这个土鳖啥时候见过这阵仗,手里攥着的白毛巾都快变成红毛巾了!也是这时,赵诗雨终于想明白了一件事:古代的皇帝为啥有那么多昏君了!

      最后,在最后一人表演谢幕以后,赵诗雨小脸苍白,两个鼻孔里都塞满了堵血的布帛,摇头晃脑地记下了此人的特长……

      胡雪儿在一旁心惊肉跳地看着,害怕赵大小姐晃着晃着一脑袋砸地上去。

      至此,所有人的特长都已经显露出来,赵诗雨看着手里的纸本,不免陷入了沉思。

      五十人,有三十人是舞姬,十六人是弹唱的艺姬,剩下的四人……咳咳!当真是好本事啊~~!!

      可惜,自己是无福消受了……

      由此看来,这战国时期的风月文化还不是很兴盛,毕竟开发此道的时间也不长,也就几百年……也就没有后来的那么多花样。

      想到这儿,赵诗雨抬起苍白的小脸,看着眼前这五十名女姬,和声问道:“你们的长处,我大致了解了!只不过,我合信百花楼乃是邯郸最有名的女闾,仅仅就这几样本事,难免有些寒酸,日后要想征服列国,恐怕没有希望啊!”

      此言一出,台下的诸位女姬都愣愣地看着台上的赵诗雨,心中一片茫然。众女心想就这种事情还能有多少花样??

      说完,赵诗雨见台下都傻不愣登地看着自己,顿时就感觉到心里暗爽,心想终于从你们这群娘们儿手里扳回一局了,随即继续说道:“我此次,为我百花楼准备了五艺,充当日后百花楼的底牌!”

      “其中五艺第一艺,乐艺!以琴、筝为主的乐器之艺,精修各类乐器,五音动人,弹唱一绝,能随时随地谱奏出一曲绝丽之音。”

      “第二艺,棋艺!既然是士人君子博弈之艺,那我百花楼怎能少得了呢?这棋艺就以精修棋艺为主,吸引士子君子的关注!”

      “第三艺,书法!书写之形体自古都是衡量士子学识底蕴的重中之重,我合信百花楼既然要做大,自然不能忘了此道!”

      “第四艺,画艺!这是本小姐自创的,就如这幅图画,讲究的是画出天地万物!”某大言不惭的无耻抄袭怪,拎起了一幅山水墨画,一脸嘚瑟地显摆。

      “第五艺,舞艺!方才看过了你们的舞蹈,但都有些祭祀礼仪之舞的影子。舞者,讲究的是展现出所舞的意境,以及自身的形体之美,若是拘束僵硬,何以作舞呢?!”

      “这五艺,就是我为你们开设的新课程,接下来你们自己选择,看是喜欢哪一种,来我这里报名!!”赵某人拿着毛笔敲了敲桌案,两眼放光,紧盯着台下的众女,心里满是期待。

      这五艺当中,除了“舞艺”之外,其他的赵诗雨都能亲自上手实地操作,毕竟都是花了真金白银学来的!!至于舞艺,赵诗雨表示,不会做难不成还不会讲了吗?

      对此,有诸多记忆可参照的赵诗雨,是打定主意要当一名合格的教师!虽然所教的东西拿不上台面……

      于是,在赵大小姐期待的目光当中,所有人都选择了画画……

      咳咳,众人这么选也能理解!毕竟就光画画是个新奇的东西!不过……

      “……”赵诗雨一脸懵逼地看着这个结果,当场就炸毛了!

      “不行不行,坚决不行!你们怎么全都学画画去了?这样一来其他的谁来学??”赵诗雨对此很不理解:“难道下棋弹琴不香吗??画画有什么好的?整天下来捣鼓得乌漆嘛黑的,不难受吗?!”

      此外,这条件也不允许啊!本来书艺和画艺就是用纸大户,在赵诗雨的规划当中也要严格控制纸用量,让这两艺给外人一种高端奢华的赶脚!

      现在倒好,这几十个人全都选画画去了,那是不是以后的百花楼就要改名叫百画楼了???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嘛!

      面对自家小姐的“刁难”,几位女姬小嘴一瘪,委屈地说道:“不是小姐你说自己选的吗??”

      “我……”赵诗雨是欲哭无泪啊!只得好声好气地解释道:“这五艺你们不能独宠一家,要雨露均沾~~?不然怎么能学精呢?!”

      “那先学画艺,再学其他的可以吗?”立马就有人出了个鬼主意。

      “……”对此,赵诗雨一副被狗b了的表情,郁闷地想道:哪来的那么多纸让你们造啊?!果然女人天生就是败家娘们儿!!

      见赵诗雨无言,众女都有些兴奋,以为此事有戏了。好在,胡雪儿从来都没让赵诗雨失望过……

      “行了!都老实一些!”胡雪儿一脸严肃,认真说道:“我合信商会的纸张一小卷就要六百钱,要是都让你们学画画,那这个无底洞何时才能填满?都好好选!”

      说完,底下的众女顿时就老实下来了,所有人对纸张的价格都暗自咋舌,心惊不已。也就没再缠着赵诗雨要学画画,各自根据喜爱的五艺选择。

      最终,人选敲定。

      乐艺共十二人,由百花楼的头牌刘鸾、谷仙儿担任小组长。

      棋艺共十人,由詹菲、申茗率领。

      舞艺共十七人,戚芸、凌媚、虞茜为小组长。

      书法共四人,公孙沫领队。

      画艺共七人,魏皎、夏缨为首。

      至此,五个兴趣学习班建立完毕。赵诗雨满意地看着眼前五列“学员”,心里是无限期待。

      剩下的事情,自然就是按照赵大小姐之前排定的课程,为这几十名“学员”上课了,这个暂定为期三月的训练计划,终是开始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