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视频ap

      两人驱马行至山脚,一小座村庄坐落于此。

      白叶右手牵着薰儿,左手牵着战马的缰绳,步入村庄内。

      在村口有一酒家,似乎因为村庄偏僻,此时十分的清闲。

      白叶步入酒家,一名中年男子走来招呼道:“哟,白少,你从前线回来了啊?今天想吃什么?”

      白叶牵着薰儿坐下,笑道:“李叔,给我来一份红心白玉丸,一份金翅香汤,一份冰皮豆沙糕。”

      婧薰听到白叶点了一份凉皮豆沙糕,赶忙在一旁补上一句:“还有桂花糕。”

      白叶一听,嗤笑道:“还吃桂花糕啊?你也不怕吃腻了?”

      婧薰轻哼:“我才不会吃腻,对于钟爱的东西,我永远也不会腻。”

      白叶无奈摇摇头,说:“那就再加一份桂花糕吧。”

      李叔瞥了一眼婧薰,哈哈笑道:“哈哈哈,好嘞,白少和白少夫人稍等,马上上菜。”

      婧薰低下头,小声嘀咕道:“白少夫人?我什么时候变成白少夫人了?”

      听到婧薰轻声嘀咕,白叶忍不住伸出手弹了一下她的额头:“你怎么就不是我夫人了?”

      “你又弹我额头。”婧薰幽怨的看了一眼身边的人,委屈的说:“老是弹我脑袋,哪天我真傻了看你怎么办。”

      白叶冷笑一声,按住了婧薰的脑袋,说:“若不是我夫人,傻了又与我何干?”

      婧薰不满的拍掉白叶的手,不满地瞪着他,说:“当然有关系,因为是你害的。”

      白叶收回手,嗤笑道:“那我在战场上杀伐,杀了那么多人,我要对每个人都负责?”

      闻言,婧薰愣了愣,随即冷笑:“那我呢?”

      白叶无奈叹了口气,伸出手捏了捏婧薰的脸蛋,没好气地说:“所以说,我不能对每个人都负责,你不想做我的女人,我对你负什么责啊。”说完,白叶坏笑一声看着她。

      婧薰看着白叶坏笑的模样,故意不按他的话接下去,笑眯眯说:“没事,我不用你对我负责了。”

      “哦?”白叶坏笑一声,道:“你是说,我不用对你负责咯?”

      婧薰疑惑的看了一眼白叶,点点头。

      白叶冷笑一声,道:“好,那我以后就不对你负责了。”白叶看着婧薰,心中笑骂道:这个笨蛋。

      婧薰皱着眉头,心想:我应该没说错什么吧?

      婧薰悄悄看了一眼白叶,撇撇嘴,心想:我才不会按着你的话接下去呢!

      没过多久,小二就把饭菜端来了,婧薰看了眼白叶,然后把桂花糕端到自己面前,说:“反正你不吃桂花糕,还是我自己吃好了。”

      白叶坐着不动,看着薰儿自顾自地吃着美食。

      婧薰吃完了桂花糕,才去夹其他的菜,细细品尝,味道还真不错,夸道:“这里的菜式还蛮好吃的,下次我们来这吃吧?”不过好像还挺远的。

      白叶没有说话,依旧坐着不动看着她,心下疑惑……这丫头怎么突然变了一个人似得。

      婧薰见白叶不动,放下筷子,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吃?”

      白叶叹了口气,看着她,无奈道:“唉……你吃吧,笨蛋。”说罢,白叶轻轻在她脑袋上拍了一下。

      婧薰轻笑一声,离开座位,坐到他身边,拿起他面前的碗筷,夹了块糕点送到他嘴边:“张嘴。”

      白叶看了看递到嘴边的凉皮豆沙糕,张开嘴,含住了凉皮豆沙糕。瞬间,冰冰凉凉,一股甜甜的豆沙味充满口腔。

      只见,白叶坏笑一声,抓住薰儿手腕,吻了上去,将自己嘴里的凉皮豆沙糕推入她的嘴中。

      “你自己吃吧,不正经。”婧薰掐了他一把,嚼着嘴里的豆沙糕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白叶微微一笑,靠在椅子上,看着她吃着桌子上的美食,思绪飘到了其他地方。

      忽然,白叶想起什么,开口问道:“薰儿,你确定,我不用对你负责吗?”

      婧薰嘴里还塞着食物,暂时不能开口说话,只能眼巴巴的望着白叶。

      见婧薰满嘴食物不能开口的模样,白叶会心一笑,用玩笑的语气说:“那也就是说,我可以纳妾咯?”

      “你敢!”婧薰慌忙把食物咽下肚子,恶狠狠的看着白叶:“你要是敢碰其他的女人,我一定杀了她,然后把你阉了扔河里喂鱼。”

      白叶摊摊手,无奈笑道:“你不是说我不用对你负责的吗?”

      婧薰只感觉鼻子一酸,语气竟软了下来:“我告诉你,如果有一天你有了别人,我一定会离开的,而且让你永远找不到我。”

      见婧薰眼眶红了起来,白叶暗叫不好,连忙坐到她身边:“诶诶,我开玩笑的,我不是说了吗?我这一生只有你一个女人,别哭呀。”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婧薰突然站起身,朝外面走去。

      白叶见状,连忙扔下一锭银子,朝外面追赶而去,追到酒家门口,一把抓住薰儿的手腕:“薰儿,我以后不说这个了,你别生气呀。”

      婧薰抹了把眼泪,吸了吸鼻子,看着白叶,认真的说:“你听着,如果你不能一心一意的爱我,那么有朝一日,你会永远失去我的。”

      白叶将婧薰拥入怀中,拍了拍她的后背:“相信我啊,笨蛋。我刚刚只是开玩笑的。”心中懊悔不已,他不该跟薰儿开这样的玩笑。

      婧薰伸手抱住白叶,说:“以后不要开这种玩笑了,我会当真的。”

      白叶感觉到薰儿抱住他,心中不由松一口气,连声道:“我不会了,刚刚你哭起来真的吓了我一跳。”

      婧薰哼了哼,在他肩上狠咬一口:“下次我可没这么好哄了。”

      白叶苦笑着,有些无奈地说:“你怎么老爱咬我的肩膀,很疼诶,都咬出好几些个牙印了。”

      “嘁”婧薰没好气的说:“你还爱弹我脑门呢。”

      白叶无奈一笑:“习惯了。”

      婧薰想了想,又咬一口:“我也习惯了。”

      白叶咬咬牙,忍过疼痛感,苦笑道:“又要多一个牙印了……”

      婧薰偷偷的看了一眼白叶,伸手轻轻的帮他揉揉肩膀,理直气壮的说:“那是我留下的印记,以后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白叶忽然想到了什么,饶有兴趣的问:“那牙印消退了咋办?”

      闻言,婧薰翻了个白眼,说:“你笨啊,继续咬咯。”

      白叶看着她,伸出手捏了捏她的小翘鼻,笑道:“那你可要在我身边待一辈子。”

      婧薰闻言,轻轻呢喃:“一辈子……多久算一辈子?”几年?几十年?人所谓的一辈子,无非是在出生到死去的过程,谁能保证是几年的一辈子还是几十年的一辈子呢?

      白叶诧异地看了薰儿一眼,今天的薰儿确实有点奇怪呀,伸出手弹了一下她的额头:“笨蛋,和你携手,青丝到华发就是一辈子啊。”

      婧薰甩甩脑袋,她也不知道最近怎么了,变得多愁善感,索性不再去想其他了。

      她望着白叶,说:“青丝到华发,那时候我会变得很丑,你不嫌弃吗?”

      白叶轻轻吻住被他弹到的额头:“笨蛋,到时候,我不也是一个糟老头吗?有什么资格嫌弃你,你不嫌弃我就好了”

      婧薰捏捏白叶的脸,笑道:“放心,我不嫌弃你,也不会嫌弃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