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仙女思春第二集在哪能看

      小南是吧,我倒要探个究竟,看看你是何方神圣。朕暗下决心。

      那日,她看书太过疲劳,在朕上书房的角落睡着了,我便拿了一支羽毛去撩拨她,她嘟哝了一句“勋卿”便又没了反应,什么“殉情?”

      我自是大惑不解,蹲下细细看她,只见她脸色白皙,睫毛悠长,睡姿可人,竟是个佳人!朕心微动,吹气与她,她果然悠悠醒转,见到是朕,自是要大礼参拜的。

      我原以为她会吓得发抖,谁知十分平静,及至朕问她看的什么书,她居然在翻皇舆图,她知不知道皇舆图上,大清八旗各种布置部署标注清楚了然,乃是一等一的机密。她定是汉人派来的奸细!

      朕便让吴良辅掌她的嘴,那吴良辅,原是朕的心腹,伴随朕一同长大,朕若渴了,一张嘴,他便会送上茶来,朕若冷了,一伸手,他便为我披上大衣,此番见朕下令,自然同往常一般,十分卖力。

      与别个哭号不同,此女子不哭泣不求饶,竟无声面对吴良辅的施刑,只十几下,她的面颊就十分肿胀,我原计划要多多教训与她,此时不知为何竟有些不忍,使了眼色让吴良辅停下,她也不谢恩,只是愣愣地跪着,还是吴良辅提醒了她,她才谢恩退下。

      我其实已经有些后悔施刑与她了,之前对她的底细又不是不清楚,她就是玛法收留的一个孤儿罢了,哪里是什么奸细,若是奸细,她在玛法这里就有动作了。

      我也十分担心她向玛法告状,毕竟她不是宫女,相对于宫里人,这些修女本就是客人,玛法肯对会觉得我对天主不敬向太后告状的。然而,她不吵不闹,竟忍受了这委屈,没对任何人说。

      这倒让我很意外,心里也格外高看了她一眼。

      后来,玛法给我讲崇祯,这个可怜的上吊皇帝,我必要到他的坟上拜祭拜祭,玛法说他本也是个英明的君主,就是太自信,被周围的小人弄坏了!

      玛法必是觉得吴良辅纵容我伤害的南姐姐,其实他错了,这件事,错在朕,从一开始就是朕的主意。吴良辅,他知道个屁。

      于是,朕决定优待于她,赐她与朕一道看书,只是她,经过上次之后,见朕怕得很。

      她知不知道与朕一道看书有许多的好处,有人端茶递水而且看书想看到什么时辰就看到什么时辰......

      朕好不容易下决心安抚她,她却嫌朕聒噪,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她看的书很是深奥,她是欺负朕学识浅薄吗?

      如此,朕便要加倍努力了,朕也时常与她探讨探讨朝政,她只是笑笑不言语,嗯,是个不干政事的好女子,原该如此。

      上书房很多满文书籍,有一天她期期艾艾过来说希望朕做她的老师,教她识得这些书,朕真是开心,朕还没有人要朕做过老师,她居然要我做她的老师!朕确实很乐意。

      慢慢地,若是哪一日她有事耽搁些,朕不免有些牵挂于她:今天怎了?便要派人去请她一请,朕见到她就是心里舒坦、高兴。

      有一日,皇额娘说与我定了亲,这种联姻,本来就是大清社稷需要,是皇帝皇子皇孙应该做的。

      皇额娘给我定的皇后是表姐,那个女子不就凭着家世身份嘛,各种大礼节场合,朕见过她,毫无意趣!

      在议这个事的时候,不知为啥,朕就会想到她,朕心竟然有些隐隐作痛,朕想到她和朕在一起读书的每一个日夜,还有一起划桨采莲,她抓住朕手与朕和诗......她比朕大6岁,朕怎会对一个汉女动心思,说出去,大概要给人笑死。

      满汉不通婚,况且她又是个修女,怎么可能?可朕,朕不知为何,睡梦中都好几次梦见她,朕莫不是疯了?!

      若是,若是给她个身份呢,就如外嫁的那些公主,好几个也是大臣的女儿,请求皇额娘摄政王操作一番,让她在朕身边,又有何不可呢?

      朕现在年幼,尚未亲政,嗯,此事还需慢慢从长计议。

      唯一让朕不舒服的是那个修士,虽说不是主教,可以成为普通教民或者脱离教会,与南姐姐成婚,但是,朕确实心里有点不乐意他们两个。

      不过,很多事情也是听吴良辅说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朕倒是要看一看这两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朕于是制造了一个机会,让南姐姐和他相会,虽然自有耳目告诉朕他们在一起究竟说的什么内容,朕还是忍不住自己亲自看个究竟,吴良辅早就安排人手在屋顶上他们不注意的地方开了“天窗”。

      朕到那个位置自是不用费甚力气的。

      南姐姐那天不知怎的留鼻血,那男的十分心疼,他望向她的眼神,我十分熟悉,是了,多尔衮也是这样望我皇额娘的,朕心里顿时翻江倒海十分不舒服,这个洋鬼子!学什么不好,学多尔衮!

      果然,这两个人便是商量着要离开这里,哼,私奔,有那么容易么?你若是指名道姓要带她走,想也不要想!

      居然还提到了朕,那个男的,居然知道朕的心思,果然男人对这方面的直觉都很精准!

      后面的画面实在是男盗女娼,朕不忍直视,朕若不阻止就不是朕,朕使了个眼色,吴良辅便把他们拆开把那个洋鬼子带走了。

      南姐姐啊南姐姐,你喜欢谁不好,要喜欢一个洋鬼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