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是不是看黄的

      陆尘刚刚飞到,看着雷鸣棍依然抵挡不住巨镰之威,倏忽飞到垓心,将繁华千寻抱在怀里,两张巨翅一收,将二人紧紧包裹在其中。就在这时,巨镰斩至,分别向着陆尘的头、腰、腿斩去。

      “死神之罚!”枯骨怪眉头一喜,大喝一声,三柄巨镰骤然收割。

      邢殳远远望去,先看见樊花千寻被巨镰绞杀,顿时心紧成一团,吐不出半个字来。又见陆尘倏忽而至,将樊花千寻抱在怀里,再无逃脱可能,此时她本该悲伤,却不知怎么,竟声一丝妒忌,好想那个即将和陆尘死在一起的人,是自己。

      “斩!”枯骨怪一声轻喝,三柄巨镰从巨翅上一划而过。

      “这是——”相别离目瞪口呆,寻思:“怎么突然消失了!”

      “陆尘!”邢殳眼见巨镰斩过,心中一悲。又见陆尘与樊花千寻突然消失,虚空中只剩下一条五颜六色的腰带,脸上一喜,再也压抑不住翻滚的情绪,朝着腰带冲去。

      就在这时,陆尘又突兀出现,巨翅张开,煽动风云,向着樊夜等人飞去,在半途将邢殳一起楼了回去。

      “蠢女人!”陆尘刚一放下樊花千寻,心中怒火难抑,右臂一挥,朝着樊花千寻白皙的脸蛋扇去,在距离那张脸只有不到半寸的地方却停了下来。樊花千寻从未见过陆尘发怒,但却是强项不服,一动不动,并没有躲闪。

      “你怎么不打了!”樊花千寻微微一笑,百媚横生,抓着陆尘的手掌贴在自己的脸上。陆尘迅速收回手掌,怒气不消,道:“你这个——你这个——蠢女人!”

      “这位是?”樊冥见陆尘恼怒不已,樊花千寻强项不服,微微一笑,摇了摇头,心道:“还真是一物降一物,千寻这孩子,就连家族长辈都不敢凶她,这小子竟然敢打她,看样子她还真不会还手!”

      “晚辈陆尘!”陆尘道,看着樊花千寻,气不打一处来,可是真要打她又无论如何都下不了手。

      “进来修炼的人类?”相别离道。

      “正是!”陆尘道。

      “现在不是叙话的时候,等干掉这个枯骨怪再慢慢聊!”樊夜道。

      众人纷纷称是,但目光始终没有离开陆尘,确切说是没有离开他背后的那双翅膀。在血族之中,能够拥有羽翼之血的太过罕见,而陆尘才刚刚进来不过两月,不仅一举突破两级,还拥有了羽翼之血,让人不得人另眼相看。

      “这些怪物是什么来路?”陆尘问到。

      “不知!”樊夜摇头道,“九幽玄境创建千年,从未见过这等阴煞之物,我猜测跟九幽河有关。”

      “果然又是九幽河!”陆尘道。

      “我猜测,眼前这些怪物不过是前哨部队,来试探虚实,大部队应该还在后面。”樊夜道。

      “还有大部队!”众人一声惊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过再向枯骨怪及地面奔袭而来的步兵团看去,是觉得很不对劲。

      “如果是全面开战,军队至少应该有步兵、骑兵、飞行兵、攻坚兵等多种配置,按照我们现在的阵营,对方最应该出动的是骑兵和飞行兵,但它们却出动了攻坚兵和步兵,这说明它们配置并不全面,又或者说,尚未集结完成,这些军队不过是来试探虚实的,真正的大部队,我预计很快就会出现。”樊夜说到这里,一脸凝重,“到那时候,飞行兵形成火力压制、攻坚兵开道,骑兵冲杀,步兵压阵——”

      樊夜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所有人都明白,到那时将难以抵挡对方的攻势。

      “我们还有增援大军,不必过于担忧!”风鸣道。

      “嗯!”樊夜点了点头,道:“现在当务之急,先解决到这些怪物!”

      “是!”众人齐声道。

      “后炫、邢殳飞剑掩护!樊冥、千寻主攻步兵头领!郑无光、前方干扰瞎眼巨怪,让他们自相践踏!岚绛、风鸣,步兵就交给你们了!”樊夜道,“记住,你们只要掩护岚绛、风鸣发动攻击,步兵不足为虑。”

      “那你们呢?”樊花千寻道。

      “相别离、陆兄弟,和我一道,斩杀枯骨怪!”

      “是!”众人纷纷称是。陆尘走到樊花千寻身边,低声道:“你再自作聪明,我就当众打你屁股。”樊花千寻忽地双颊一红,低下了头。

      “我们三人一个主攻,另外两人围杀,阵型随时变化,但配合始终不变,记住了!”樊夜传音给二人。陆尘、相别离回了一声是。

      “我先上!”陆尘道,然后一道黑影飞向枯骨怪和那条巨龙兽。先前的那次碰撞,令乾坤带内的长戟抖动起来。陆尘可不想错过这次机会,若能激活那柄长戟,恐怕就算不是天下第一,也难逢敌手。

      “找死!”看见陆尘挥舞雷鸣棍朝自己轰杀而来,枯骨怪一声大喝,虚空中凭空出现三柄巨镰,其中两柄向着雷鸣棍横扫而去,另外一柄则向着陆尘拦腰斩去。

      巨镰倏忽而至,与雷鸣棍碰在一起,空气中雷电、火光四射,陆尘被震得双手发麻,又见第三柄巨镰斩来,双翅一动,骤然冲天而起。巨镰斩空,在空中呼呼旋转之后,竟然飞回了枯骨怪的手中。

      “就你会飞吗!”枯骨怪一声冷喝,脚下巨龙兽两只前足在大地上猛地一踏,随后一跃而起,向着陆尘追去。

      “还真会飞啊!”陆尘见龙兽追来,吃惊道。不过这样一来,枯骨怪却脱离了阵营,此时正在步兵团里佯装的樊夜、相别离看得清清楚楚。

      “来得正好!”陆尘觉得距离差不多了,陡然转向,手中雷鸣棍边做数十丈长短,在空气中呼呼炸响,向着飞奔而来的枯骨怪头顶而去。枯骨怪追得甚急,不曾想陆尘只是引他出来,眼见一棍砸来,连忙挥镰相隔。

      嘣地一声雷暴之声,巨镰和雷鸣棍同时被震退。

      “似乎这雷鸣棍越用我便越有劲!”陆尘暗想,“这几招过下来,遭遇枯骨怪的巨镰,我应对起来逐渐轻松了……”

      与陆尘逐渐轻松相对的,却是枯骨怪满心惊愕,上一刻它还轻蔑地想到,区区七级也敢逞能。但一次触碰之后,它就改变想法了,绝对眼前这个年轻人很邪门。

      “接招!”发现自己的力量会逐渐增强,陆尘好不兴奋,正想趁热打铁,好好练一练,一棍之后,立即又是第二棍,第三棍……转瞬之间,七八十棍已经砸下,枯骨怪虽然并不吃力,但看着对方越战越勇,心里暗暗吃惊。

      就在这时,两道巨大的剑光如同一柄巨大的剪刀,从地面混乱的战场里冲天而起,朝着巨龙兽的腰部斩来。另有几道枪影,一枪连着一枪,向着巨龙兽的劲部射来。

      头顶上陆尘的雷鸣棍舞得跟旋风一般,一棍接着一棍,枯骨怪已经无暇顾及其他,纵然它修为高深,但要挨一雷鸣棍,还是生死难料,岂敢大意。所以剑光斩来,枪影刺来,它虽有感知,却也来不及躲闪。

      只见一片火光闪动,铿铿之声响起,相别离的两道剑光已经消失,而龙兽腰上,并无半分伤痕。相别离倒也并不意外,道:“龙鳞果然是世间至坚之物!”

      龙鳞虽然可挡剑光,可却挡不住魂枪。几道魂枪接连刺进龙兽颈,龙兽吃不住疼痛,一声咆哮,脑袋一阵舞动,将枯骨怪甩了下来。见枯骨怪被甩了下来,樊夜长枪一挥,又是几道枪影射向龙兽头部,然后迅速向枯骨怪冲去。

      “杀!”陆尘哪里会错过这样的机会,手中一棍冲天而降,再次向枯骨怪砸去,只是去势更猛,速度更快。相别离见樊夜刺中了龙兽,手中玉剑早已凝练而成,看见枯骨怪被摔落而出,一剑刺去,凌厉无比,正是枯骨怪的心脏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