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小三

      黎锦一:“……”就不能盼着我点好?

      黎锦一:“谁给你的录音,你就没想过我有可能是被他陷害的?”

      骆川嗤笑一声:“你在我这里根本没有可信度,他就不一样了。”

      “那你想怎样,”黎锦一没有耐心再和他耗下去了,“要杀要剐到是给个痛快啊。”

      “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先养养再说。”骆川的手转了个方向,握着她的后脖颈拉到他的面前,侧在她耳边轻笑着开口。

      黎锦一终于得到自由,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气,胸口本来就上下起伏,现在听到骆川的话,起伏的更厉害了,不过是被气的。

      骆川放开黎锦一,视线渐渐往下移,看了看她起伏得厉害的胸脯,嘴贱的开口:“你这罩杯……随爸。”

      黎锦一本来都被气死了,听到这儿又被气活了,她抬脚想揣在面前人的身上。

      奈何人家一个转身躲开了,还附赠一句:“小短腿。”

      “啊啊啊!”黎锦一简直要被气疯,她最讨厌别人说她矮。

      162.6的黎锦一大叫过后,迈出了此身最大最宽的步伐,两步踏到了门口,大力拉开门一砸就要出去,在和这死变态多待一秒,她就要心肌梗塞而亡了。

      可还没等黎锦一一只脚踏出去,后面就响起骆川极具威慑力的声音:“站住。”

      虽然他说的很有气势,可黎锦一并不想听,还是把那只停在半空中的脚踏出了房门。

      “再踏一只脚出去,你就完了。”骆川凉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可听在黎锦一的耳朵里,就像是在她耳边说的一样,激得她脑袋一歪贴住耳朵,脖子上那种凉凉的感觉又爬了上来。

      黎锦一最终还是屈服的站在了他面前,一脸气愤:“干嘛!”

      “把你带来的汤喝了。”骆川下巴一抬,向整个保温桶望去。

      “那是给你带来的,当然得你喝。”黎锦一耐着性子,皮笑肉不笑。

      “我不喜欢的东西,当然得你喝,谁让是你拿来的。”

      “之前不是喝的挺、开、心的嘛。”还有之前在她家连喝了五碗鸽子汤的,怕是狗吧。

      “之前那是骆苏羡,又不是我骆川。”骆川仿佛听得到她的心声,淡淡回复一句都刚好卡在她心里话的问题上。

      他又不是骆苏羡,为什么要强灌自己不喜欢吃的东西。

      “你这辩证法学的实好啊!”黎锦一最终还是坐在了那碗鸡汤前,不情不愿的端起了碗。

      “众所周知,我骆川是个只读了小学的人。”骆川挑挑眉,对于她的动作很是满意。

      “只读了小学,你还炫耀起来了?”黎锦一一口气喝完了碗里这碗汤,戏谑的看像他。

      骆川讪笑一声:“这不是你安排的吗?”

      黎锦一长吸一口气:“……”她竟无言以对。

      “剩下的也全给我喝了。”骆川看着黎锦一要离开的动作,平静的说出这句让黎锦一肝疼的话。

      “你是不是有病。”黎锦一一脸不可置信,重重砸下手中的碗,真觉得这人是不要脸。

      “就你身上那二两肉,觉得打得过我吗?”骆川坐直身子,看她气势汹汹想要干一架的动作。

      “可我为什么要全喝完?”黎锦一鼓了鼓腮帮子,特别想打死面前这个死变态。

      骆川:“因为我想让你喝。”

      黎锦一:“但我不想喝。”

      骆川:“骆苏羡上次也不见得有多想喝。”

      黎锦一挑眉:“他骆苏羡喝的汤,关你骆川什么事。”

      黎锦一现学现卖,很是顺溜的把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他。

      骆川往前一倾靠近她:“你什么时候喝完了,什么时候在出这个门。”

      黎锦一脸上的笑在听到这句话的那一秒就崩了,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会遇到这个死变态。

      十分钟后,黎锦一捂着肚子出现在骆川病房门外。此时,她只能弯着腰,让胃稍微舒缓一点,根本不敢直起身子。

      黎锦一紧紧捏着保温杯上的把手,一步一步慢慢走过到黎锦風雨文学里的鸡汤味扑面而来。

      就1秒的时间,黎锦一迅速关上门,捂着嘴巴跑到尽头的公共卫生间,“哗”的一声,她把刚才喝进嘴里的鸡汤全部吐了出来。

      黎锦一趴在洗手池整整三分钟才舒缓过来,她撑着墙站稳,看着镜子里自己奄奄一息的样子暗暗地发誓。

      这辈子她不想再喝鸡汤了,不仅这辈子,下辈子她也不想再喝鸡汤,味儿都别让她闻到。

      等黎锦一完全缓过劲来了,才开车回家,黎锦书的病房她是不想再进去了,等明天散散味儿了再说。

      同一家医院的妇产科楼层,李舒媛此时正在蒋森尧的陪同下,进行第三次产检。

      彼时,转角处一个人正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她刚拿着单子一脸笑意的出产检室,手机上就出现一个没有备注的号码。

      李舒媛看到的那一刻,笑容一僵,转了个方向走过去才接起电话。

      “喂。”

      “你挺高兴啊。”

      刚接起电话,对面一个男声如是开口,充满着戏谑。

      “你打电话来干什么。”李舒媛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转了个话锋把问话岔过去了。

      “你上次的行为让我很是生气,我不该来质问质问你?”

      “上次那是个意外,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李舒媛急急开口,迅速撇清关系。

      “是不是意外我心里清楚,不过你的行为打乱了我接下来的所有计划,这个损失你担得起吗?”

      李舒媛压低声音,生怕旁边经过的人听到她们的对话:“事情也出乎我的意料,我能怎么办。”

      “看你肚子里的孩子挺健康的,你可要保护好了,”电话那有的人时不时有节奏的敲击下身旁的椅子,“还有,你头顶上的灯可要小心了,我看它我马上就要掉下来了。”

      李舒媛听这话,吓得拿紧手机抬头看向顶上出现的白炽灯,并跨出一大步远离自己头上的白炽灯,继而四处张望。

      可她这到处寻找却一个可疑的人都没看到,现场多是挺着大肚子的准妈妈,或是陪着来孕检的爸爸,李舒媛不禁又觉得自己多想。

      “别看了,你找不到我的。”

      如果说刚才李舒媛还觉得自己多想了,那么现在就是真的了,那个人一直在暗处看着自己。

      李舒媛忽觉一阵冷风吹过,惊得她直冒冷汗:“你想怎样。”

      “我就是警告警告你,最好别违背我的命令,后果你承担不起。”那头的人凉凉开口,说出的话根本没有温度。

      “只要你不伤害我还有我肚子里的孩子,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李舒媛急急说出这句话,全神贯注的根本没注意到后面有人靠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