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9欧美狠狠爱

      烛龙,人面龙身,口中衔烛,视为昼,眠为夜,吹为冬,呼为夏,不饮,不食,不息,息为风;睁眼时普天光明,即是白天;闭眼时天昏地暗,即是黑夜。行东时肃清,行西时,行南时大,行北时严杀。

      “此为《万形经》,为天阶上品功法,试炼者,接下来便看你的了,请演示出这套《万形经》。”烛龙演示一遍《万形经》,便来到演武台边缘的一张桌子上,点燃一柱香,之后静静地站立于一旁,空出演武台最大的位置,让逍遥叹进行观摩演练,等待着这一场比试第一轮的结果。

      “老大,情况有些不妙啊!那个烛龙严重作弊,竟然自带声光电效果,在气势上,老大,你就落了下乘了。”龙战在逍遥叹身边小声进行评论,可惜现场没办法使用道具,也没有氪金一说,否则,他会让这些术灵明白,没钱认命,有钱任性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龙战,你这话就不对了,虽然是烛龙的自带光电效果,不过,人家本体就是烛龙,那是人家的天赋属性,而当技能领悟到一定的程度,即使不使用星力,照样会有相应的效果,我说的可对,天敌大哥。”重楼看了一眼天敌那忍者神龟级别的装束,不明白这是天敌自己特有的品位,还是逍遥叹那别具一格的品位,不过,从玲珑和刀剑等人的说法,他估计应该和逍遥叹脱不了关系。

      “没错,有些人经历尸山血海,身上有浓烈的煞气和血腥暴力之气,即使他就这么静静地站在你面前,以最平静的眼光看了你一眼,意志不坚定者或者精神境界薄弱者,也会感觉如入万丈深渊,面前是无边的炼狱,所以,少主,按照之前所定下规矩,烛龙没有犯规,都在规则允许范围之内,只是我们之前没有注意到而已。”

      “既然没有犯规,那么,就按规矩来办吧!如果烛龙不是个例,所有的术灵都有自己的优势,那么,这场赌斗就没那么简单了,在声光电效果这方面,我们就已经输了半成,想要赢过它们,只能从其它方面想办法了,对了,独孤,之前让你查的信息有结果了吗?”

      逍遥叹一边在回忆着《万形经》的动作细节以及步骤,试图将其进行还原,并且流畅的演示出来,一边不忘提醒独孤皇邪,对于今天自己所遇到的情况,他是越来越好奇了,如果是别无分号,那么,逍遥叹就不得不考虑是不是有人在暗中捣鬼,只是目的是什么?自己身上好像没有可以让对方获利的价值。

      财宝?自己穷光蛋一个,为了弄一点小钱,拼死拼活的四处接任务,到头来还是勉强养家糊口,属于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那种小角色。

      功法?自从自己选择了热武器这条路,之前的功法、魄印等已经全部遗忘,或者将它们转赠给其他人员,而手中的武器只有自己能使用,在其他人员手里就是废铁一堆,能让一线天进行配合,这代价绝对不会小,那么,这世上真有人做亏本买卖吗?打死逍遥叹也不信。

      权势?陨殿下的身份,逍遥叹至今没有启用过,而且这个身份除了自己本人以外,别人就是想借用也借用不了,这个目的也行不通,那么,这一线天一系列事件幕后策划者的目的又是什么?逍遥叹至今也弄不出一个头绪来,依然是在云里雾里。

      “老大,还在进行中,我已经尽最大的努力在查了,并且,我还紧急发布了高级别的悬赏令,重金悬赏,至今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复,所以,老大,你可能要面对最坏的情况。”独孤皇邪希望给逍遥叹一个满意的答案,只是结果好像不如预期。

      “既然如此,独孤,你再多注意一下论坛上的情况,我先解决眼前的赌斗问题,一旦有新的发现,第一时间汇报情况,希望只是我的错觉,否则,稀里糊涂成了别人小白鼠,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不会爽歪歪。”

      “少年,你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感觉,小白鼠?你确定是小白鼠,而不是其它?比如说是。。。”

      “直觉,当年的领主战情况,我到现在还一脸懵逼状态,虽然得到了豆兵,而且这些豆兵全心全意为我服务,但是那些怀疑依然存在,真相未水落石出之前,我更相信自己的直觉。”

      “试炼者,时间到,请到演武台中心位置演示烛龙的功法《万形经》。”

      “好的,知道了。”逍遥叹还想和独孤皇邪多交流一阵子,但见香已经烧完,到了约定的时间,也没有迟疑,缓慢的从演武台边缘向中心位置走去,到达中心位置之后,一板一眼的进行着《万形经》的演示。

      “输了,逍遥叹这局输了。”看到逍遥叹以人族的动作,将《万形经》的招式一模一样的演示出来,没有做任何的改变,逍遥叹所演示出来的只有招式,而没有意境,已经落了下成,除非逍遥叹之后所演示的招式,烛龙进行演示也和他现在类似,否则,这一局逍遥叹就输了。

      “不行啊!奇怪了,天敌,老大之前不是很厉害吗?幸运给他看的一些顶级功法,老大随意的看一眼就已经可以了如指掌,不但可以让威力大幅提升,还可以进行改进,为什么实际真人演示出来的竟然不行了?”逍遥叹之前对于幸运的表现,是让逍遥叹不惧赌斗的因素之一,正是基于这一点,也让龙战他们对逍遥叹信心十足,自信满满。

      “出师未捷身先死。。。”

      “小不点,我呸。呸。呸。你在诅咒老大,等下我告诉老大去。不过是第一场而已,还有九场呢,怕什么?”

      “没错,先看看情况,不行的话,我们可以另外提一个建议,应该可提高老大的成功率。”。。。

      “试炼者,对于《万形经》的演示,你认为自己能得几分?”

      “三分,最多四分,我只是完整的将《万形经》招式进行了演示,虚有其形而无其意,这已经是我对这《万形经》目前的领悟极限了,即使让我现在重来一遍,依然如此,所以,白泽,我现在可以进行演示我的武功招式吗?”逍遥叹微喘着气,接过龙战递过来的水和汗巾,对自己之前的表现进行简单评价。

      “试炼者,评委对你演示表现的评价是三分,具体的评判标准我就不再复说一遍了,与试炼者所言相似。。。好了,既然试炼者本人没有意见,那么,试炼者,请演示你的武功招式。”白泽作为主持人,也用简洁的话语,定下了上半场的结论。

      “好,烛龙,看好了,这是《五形拳》中的龙拳,这一招是金龙现爪。。。这一招是苍龙动天。。。接下来是神龙出海。。。”

      “什么情况?老大不会不知道烛龙的身份吧!烛龙有个龙字,而且它还是龙身,老太依然演练龙拳?独孤,疼不?”

      龙战随手对独孤皇邪就是一掌,末了还不忘询问一句对方的感受,独孤皇邪也不啰嗦,抬腿就是一脚:“龙战,自己好好领悟去,别来烦我。想要知道答案,自己问老大去,不过,小不点,这是你出的主意吗?”

      怀疑的目光让玲珑不舒服,这锅她还不想背,也不明白逍遥叹的脑袋刚刚是不是被驴踢了,只是现场没有看到驴,倒是见到驴的一些部位:“独孤,姑奶奶娇小玲珑,代表的是聪明伶俐,怎么可能会像少年那四肢发达的家伙那么白痴,我刚刚看到了驴腿,马腿和骡腿,只是不知道少年是中了哪一条腿?独孤,龙战,你们这么关心少年,把那三条腿给锯了吧!这是最保险的方法,不然等一下逍遥叹要是被踢得更严重,那这游戏就Game over了。”

      “烛龙,《五行拳》龙拳我已经演示了一遍,接下来就看你的了。”逍遥叹将龙拳打完,来到演武台边缘的一张桌子上,点燃一炷香之后,来到龙战等人身边,静静地站立于一旁,等待烛龙之后的领悟能力。

      “老大,你这是怎么了?烛龙可是龙身啊!你怎么打龙拳?这不是白白浪费了这局的比分了?”龙战埋怨逍遥叹,认为对方有些意气行事了。

      “老大,打龙拳这一个损招,是谁教你的?该抓起暴打,按在地上摩擦。”独孤皇邪摩拳擦掌,一旦逍遥叹说出对方的名字,立马将其抓起来暴打的节奏。

      “没有人教我,是我自己想的,你们的观念是不是进入了一个误区,有些先入为主了?这套龙拳来自于春秋国,你确定这只烛龙,是春秋国的那烛龙一族?”逍遥叹反问一句,让龙战和独孤皇邪无言以对,好像确实被逍遥叹说中了,看到烛龙的形态,就以为是春秋国烛龙一族,没有考虑到这里是曙光大陆这个最大的变量。

      “少年,你这是在试探?试探这术灵是否拥有其外形所对应的能力?”玲珑想到了更深的一个层次。

      “没有,我没有想那么多,只是认为龙拳中的龙,为春秋国中的神龙一族,而不是烛龙一族,不过在演示的时候,我想到了这一点,也算是阴差阳错做对了。”

      “小不点,独孤,这局最好的结局是平局,既然是赌斗,怎么可能一开始就使出全力,派出最强的选手,因此,双方重点都在试探事情上,对方可能对我们比较了解,而我们对他们一无所知,既然这一局不可能会赢,那么为何不作出牺牲,证明一下心中的一些猜测。”

      “有道理,逍遥,不一定这一局,接下来几局也如此,不过,既然想要得到情报,那么我们就先来合计一下,我们想要得到哪方面的信息。”

      “重楼说的是,等一下看烛龙的表现,看它是否能领悟这龙拳其中的精髓。我刚才故意留了一个小心思,和我之前所演示的《万形经》一样,只有其表而无其意,嘿~嘿!”。。。

      “烛龙,评委对你的演示表现的评价是八分,评价标准是对于这套龙拳已经能领悟其意,并且入木三分,只是其中有一些不连贯之处,让分数有所降低,若是多给你一些时间品味,相信你可以得九分,甚至是满分十分。试炼者,对于这个结果,你是否有异议?”白泽看转身询问逍遥叹等人,充分尊重他们的意见。

      “白泽,我们没有意见。”

      “好,既然试炼者没有异议,我宣布,这第一场比赛,胜利者是烛龙,恭喜烛龙为术灵先得一分,赢得开门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