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天直播视频新闻

      这听上去有点像修真界的夺舍。

      仔细一琢磨, 又不大一样。

      夺舍是侵占身躯、吞噬神魂,晏老师是魂魄被驱逐身,占了他身的人没有赶尽杀绝, 也不知是心存一丝不忍,还是单纯的能力不足。

      秦安安猜不是哪种情况,这种事还是要问当事人, “晏老师,那你有没有怀疑的人?”

      海豚聚精神地“敲”着键盘。

      ——以前没

      ——现在有

      秦安安还想再问,就见小海豚显『露』疲态。键盘上凝聚起的灵力也已悄然散开, 化作水珠滚落。

      以它的修为,能够持续使用运灵诀这么长时间, 已经尽力了。

      秦安安默默擦拭掉滴落的水珠,“晏老师,我送你回水晶珠里吧,你先休息, 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说完,小海豚连同那一壶清水, 一起送入水晶珠内。

      这时, c国。

      yz集团附近一栋档住宅楼内,华裔贵『妇』蹙眉看着手中的显示屏, 就在不久前,上面现的红点再度消失。

      用手指划动屏幕, 放大刚红点现的位置, 是在江城市内。难道他的魂魄逃脱控制后, 没有附着在海洋生物身上,而是附上了人身?

      按捺住想要派人回华国调查的想法,告诫己不能心急。

      现在那老东西已经有所察觉, 要是再让他发现晏君泽其没死,可就不好办了。

      夜深人静,月光透过窗帘缝隙洒进屋内。

      秦安安在窗前静坐了一儿,睁开眼,看了看放在一旁床头柜上的水晶珠手链。

      九月和晏老师画上等号后,一想到屋内了个人,便生一种被人注的局促感,修炼时难以入。

      事上,这纯属是虑。

      神识一扫,水晶珠里的小海豚正在全神贯注的修炼,根本没有睁眼看过外面。

      没法静心修炼,秦安安索『性』站起身,靠在窗边,思考起晏老师的事。

      对于灵兽来说,晏老师的修炼速度已经很快了,可想要修炼到能够口吐人言的程度,还需要许。

      这个“许”,至少是三位数起步。

      晏老师的身等不了那么久。

      从二月份他现在海里,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半时间。

      占据晏老师身的人,现在应该已经契合好了灵魂和身,想再把身抢回来,恐怕不太容易。

      秦安安的身虽没被他人占据过,可清楚灵魂漂泊无依,无法回到己身里的感受。

      想帮帮晏老师。

      第二天一早,秦安安就把己想了一夜的办法,告诉晏老师,“我们可以缔结灵兽契约。”

      小海豚没有一下子答应,它聚一小团灵力,用眼神示意秦安安,它要字。

      秦安安它在电脑前安置好,很快显示屏上就一行字。

      ——缔结契约对你有什么影响

      晏老师还是那么善解人意,秦安安解释说,“没什么不好的影响,我修行的是水系功法,你是水系灵兽,我们一起修炼事半功倍。最主要的是,缔结契约后,我就能听懂你说话了!”

      小海豚迟疑了下,又接着字问。

      ——那如我死了呢

      秦安安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担心的是什么,“影响肯少有一点,但你我修为都不,再严重也不危及到我的『性』命,晏老师,你别为这个担心。”

      说的很诚恳,片刻后,显示屏上终于一个“好”字。

      秦安安从没和灵兽缔结过契约,这也是头一回。

      但在御兽宗时,看到过很次别人是怎么『操』作的,这是御兽宗弟子的必修课,结契的阵法怎么画,早已经深深印在了脑海中。

      首先,需要一个无人扰的地方。

      其次,需要晏老师能身舒展开。

      秦安安想了一圈,最合适的地方就是的浴室,浴室里的浴缸正圆的,足以泡下一条成的雄『性』宽吻海豚。

      浴缸放好水,秦安安也用符笔蘸着朱砂,在瓷砖上画好了结契阵法。

      “还需要八滴血。”

      秦安安站起身,从头到尾海豚看了一遍,没找到合适下手的地方,“晏老师,你觉得哪里比较不怕疼?”

      海豚的嘴搭在浴缸边,闻言又向上凑了凑,左右两侧的胸鳍也搭了上来,摆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马上就好,晏老师,你忍一下。”秦安安右手聚起一团灵力,化作锋利的冰刃,在海豚右侧胸鳍根部隔开一个小小的口子。

      接着又刀刃转了个方向,割开己食指指腹。

      一滴滴血分别从他们的伤口处飞,顺着乾坤八位,没入阵纹当中。

      阵法启动,阵法内外像是被分割成两个世界,在阵法内这个小世界里,一人一海豚只能感受到彼此的存在。

      秦安安按照御兽宗传下的法诀,心底默默念诵着缔结灵契的誓言,当念完最后一句,再睁开眼时,便感受到一股若有似无的连系现在己与海豚之间。

      “安安。”清冽的男声在秦安安识海中响起。

      是那道曾在上课时听过许次的声音。

      灵契结成了,秦安安松下紧绷的心弦,对着面前浴缸里的海豚,『露』一抹浅,招呼道,“晏老师,以后请指教呀~”

      然而结成灵契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商议如何夺回身,也不是分析什么阴谋论,而是齐心协力浴室里的朱砂痕迹洗掉。

      不然要是有人进来,怕是误以为己闯入了凶案现场。

      海豚用云灵诀聚起一道水柱,冲洗着浴缸旁的阵纹。秦安安拿着花洒头,蹲在地上冲刷另外大半边,遇到难以去除的痕迹,再用灵力化水反复冲洗。

      “晏老师,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九月的?五前我遇到的也是你吗?”秦安安边冲边问。

      “是我。”

      海豚凝聚水柱的动作停顿下来,晏君泽的声音在识海中响起,“五前是我,给你上课的也是我。”

      他解释说,“五前是我第一次灵魂离,之后每的那个时候,我都灵魂离一段时间,短则三五日,长则一个星期,我原本以为这次也和之前一样。”

      却没想到,这一次,灵魂离后就再没有回去的迹象。

      “那你每次回去后,有没有灵魂离那几日的记忆?”

      秦安安想了想,又换了个问法,“或者你身边的人,有没有发现你灵魂离的时期,有过什么不同寻常的行为?”

      “没有。”晏君泽语气沉重,“据我了解,之前我每次灵魂离的时候,身都陷入昏『迷』,在这过程中从没有踏过家门,也没有和人交谈过。”

      也正因为这样,他从来没有假想过,己的身里住进另外一具魂魄。

      对方显然早就做好了长久的谋算,能在他的灵魂彻底驱逐之前,不显『露』丝毫征兆。

      “晏老师,你刚说已经有怀疑的人了……抢夺你身的,是什么人?”

      “我也只是猜测,可能是我二叔二婶。”晏君泽以前没怀疑过他们,他甚至不太相信,世界上还有‘换魂’这么离谱的事情。

      直到最近跟在秦安安身边,见识了更匪夷所思的事情,他知道这世界远没有普通人眼中那么简单。

      他说,“先前我没想过是他们,但昨天那条新闻里,我祖父的态度有些奇怪。他可能已经看了些什么。”

      要是没有那条新闻,他也没算暴『露』身份,跟在秦安安身边,当一条无忧无虑的海豚挺快乐的。

      可他不能陷祖父于危险中不顾。

      如换魂的事情真是二叔二婶做的,这种玄学手段防不胜防,备不住他们还为了更大的利益,对祖父动手。

      c国山水远,真要了事,他们在国内也来不及阻止。

      秦安安想了个主意,“晏老师,你有没有什么能证明己身份的方法,我们先想办法和你祖父取得联系,最好能劝他来华国,和你见上一面。”

      晏君泽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他想得比秦安安更深一些,华国境内,尤其是京市,对特殊能力者的管控很严苛,把祖父请来京市,至少能保证安全不受威胁。

      “先联络我的助理吧,他帮我牵线给你做家教的事,和你姐姐那边有过联系。我们先从他口中问问那边的情况。”晏君泽己没法电话,别人也听不懂他的海豚声波,只能让秦安安代劳。

      “安安,辛苦你了。”

      “晏老师,我们已经缔结了灵契,就算是己人啦,你别跟我这么客气。”

      秦安安拨通晏君泽给的手机号码,电话里传来字正腔圆的英式发音,询问是哪位。

      “孙先生你好,我是秦安安,晏君泽老师的学生。”

      秦安安简单介绍过后,直接切入正题,“请问晏老师最近怎么样,他病好了吗?”

      “秦小姐?”助理有些惊讶,接到秦安安来的电话。

      作为跟着晏君泽最久的一位助理,他知道也比别人一些。

      比如他知道,这个家教的身份,就是老板费尽周折给己安上的。

      再比如他还知道,他的老板早就在注着秦安安,从五前就开始投资建设医疗验室,专门攻克先天痴傻这个难题。五来在这上面的投资不计其数。

      对于老板来说,秦小姐是很重要的人,那就算是他们己人,助理犹豫了一下,最终选择话说,“他的病好了有一阵了,不过我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有见到他,也不太清楚具情况。”

      顿了顿又说,“秦小姐,要不我把他的联络方式发给你吧?你可以直接联络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