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一见的粉木耳

      万天飞刚讲完自己的故事,姜芬便从家中拿来了酒,正向大家走来。由于魏继友与万天飞同坐一方,魏继友想给万天飞斟酒,于是就吩咐姜芬将酒拿到他身旁去。魏继友吩咐一毕,紧接着便开始在桌上发话了。(这桌人除了万天飞、魏继友、姜地坤外,其余都是萧勇和梁清的父辈们,包括有萧仲鲁、梁宽、魏洪等人。)

      “今天,你们姜叔叔家这罐窖藏有百年之久的仙露果酒不是太多,如果每个人都饮的话,全都无法喝尽兴,万前辈是我们仙缘寨的贵客,我想这样安排这罐酒,这罐酒就我与姜伯伯陪客万前辈,大家就暂且委屈、委屈一下吧。”魏继友道。

      魏继友刚才听万天飞说其年纪比自己还大,在如此气氛之下,他不想去细问,于是就顺其所说,让萧仲鲁他们这一辈改口称他为万前辈了。

      魏继友话音落下后,姜菲来到了他的身旁,他顺手接过姜芬手中的酒罐,先给万天飞碗里斟满了酒,然后又给姜地坤倒满,最后再给自己倒上。

      这酒一倒出酒罐,立刻就飘香四溢,整个榕树下很快就弥漫了无比醇香的酒味。去年在魏继友家,大家喝的那酒,闻之让人沁人心脾,饮之更让人飘然销魂,而今日这酒更是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魏继友在倒酒之际,姜芬莫名其妙在一旁发愣,没有及时离去。这时,万天飞一手端着酒碗,忽然转过身,拉住了姜芬,面带淫邪笑。

      “芬妹子,你也好清纯,好漂亮啊!以后,可要好好伺候我哟!——啊,一闻这浓郁芬芳之味,就知是我平生从未喝到过的极品美酒。芬妹子,你先来喝这口吧,我把最好的东西先给你尝尝。”

      万天飞言毕,就准备将酒端给姜芬品尝。姜地坤立即拉住了他,热情道:“天飞兄,你喝醉了。来——来——来!我们再喝。如此极品佳酿美酒,如果香气跑了,就太可惜了。——来!我们都把它干了。”

      姜地坤话音一落,立即就干了碗中之酒,然后将酒碗翻转给万天飞看,示意他也将酒干了。这时,姜芬望着自己的爷爷,眼泪情不自禁流了出来。

      万天飞只是瞟眼看了一下对方的酒碗,没有理会姜地坤。随即,他又转向姜芬,将其拉住。

      “芬妹子,别哭,你别怕。以后,你把天飞哥哥伺候好了,我是不会欺负你的。”

      万天飞刚才见姜芬流泪哭泣,认为是自己的行为吓着了她。他在言这番话时,语气充满戏谑、挑逗之意,完全是一副肆无忌惮之态。他话音一落,又得意大笑了几声。

      万天飞笑定后,忽然对大家道:“那个奴婢!——骗我说,乌金山有天仙美人,没想到阴差阳错来到了你们这里,原来,还真有那么多天仙美人啊!——哈哈......等我在这与世隔绝之地将神功练成,然后再出去找那个奴婢报仇雪恨。以后,这里就是我的后宫家所,江湖之人无人知晓、更无人前来骚扰,真是清静——清静啊!——我是逍遥终极——逍遥终极!哈——”

      万天飞在大笑过程中,突然在毫无征兆之下,他伸手一点,便点了姜芬的檀中穴。姜芬随即就软倒在地。

      面对这突入其来的巨大变故,大家心中除了紧张以外,更多的是义愤填膺、愤怒不已。

      常言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在万天飞出手点姜芬穴道的那一瞬间,魏继友也在毫无征兆之下,挥起一掌,向万天飞的脑袋打去。说时迟,那时快,魏继友这一掌距离万天飞头颅仅有咫尺之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万天飞却似乎有闪电般的速度,一只手瞬间护在了脑袋处,掌心向外,双方之掌就这样猛然相接,只听“砰!”的一声巨响,魏继友被震飞到了几丈开外,手捂胸口,倒在了地上。此时,魏继友已深受重伤,不能站立。

      在魏继友倒地之际,他的一个孙子,正在万天飞身后,他见自己爷爷被万天飞打伤,顿时就不顾一切扑向万天飞,想抱住他的腿,对他撕咬。万天飞感知背后有人扑向自己,头也不回,直接后起一脚,将对方踢飞老远,口喷鲜血而死。

      万天飞在踢飞魏继友孙子的同时,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将姜地坤举过胸前,向着魏继友所躺之处,凌空一掌,姜地坤顿时被击飞,并深受重伤,最终与魏继友躺在了一起。万天飞瞬间打倒两人的过程,简直就是一气呵成,快如闪电。

      如果说姜芬被点穴和魏继友被震飞,由于事发太突然,大家都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的话,那么紧接着,魏继友之孙和姜地坤的惨剧,则让大家猛然间如梦初醒。梁清一反应过来,立即就往自家飞奔而去。

      万天飞打伤姜地坤后,见自己所站之处不甚宽敞,便飞到一块空旷之地。众人见状,无论男女老少,全都奋不顾身向他扑去。万天飞根本就没将众人放在眼里,显得十分悠游自闲。片刻功夫间,扑上去的人要么毙了命,要么被其点穴,那些被点穴之人全都是寨子中年轻女子和女童。

      寨中武功相对高强之人,基本都跟万天飞同坐一桌。此时,万天飞早已飞远了大家,来到了人群中间,大家无法与其决斗。大家看着一个个鲜活亲人被万天飞瞬间打死,无不感到万分悲痛、万分愤怒。

      “大家快逃——快逃啊!别扑上去了——别扑上去了!大家要为我们寨子留下根种……”梁宽见人都死得差不多了,赶紧吼道。随即,大家都附和梁宽之言,叫喊万天飞身旁之人各自逃命。

      此时此刻,魏继友和姜地坤躺在地上早已悲痛、自责不已。

      “都怪我—一切都怪我啊!如果当初听了老哥和梁宽之言,哪会有今天之难!——万天飞,你真是个恶魔!我们救了你的性命,还对你以礼相待,你却如此狠心,如此残忍,如此歹毒,等你下地狱后,一定会被千刀万剐,下油锅炸死!”姜地坤在悲愤中诅咒完万天飞,就将头直往地上不停撞去,他内心万分愧疚,万分自责。

      “老弟别这样了!或许一切真是天意定数。要怪就怪我们当初没有悟透天机,原来此人才是大恶魔啊——!”魏继友道。

      其实,在此时此刻,很多人都想到了鬼神透天机之事,但现在大家都悔之晚矣。大家救万天飞时,之所以遗忘了那件事,主要原因是萧勇被蛇咬之事与那隐语之诗吻合度太高了,大家都认为梁清当时悟透了天机,才救了萧勇一命,因此,大家经过一年的时间后,就逐渐遗忘了那件事。

      “或许就是那两条巨蟒在作怪报复大家。可我们不是故意的啊!我们也向它俩虔诚忏悔了啊!——苍天啊!你就可怜、可怜我们吧,我们并非故意,你为何要如此无情啊……”姜地坤撞头哭道。

      ……

      姜地坤和魏继友都被万天飞的掌力震伤了内脏,以他俩现在的伤情,如果是在平时的话,可能说话都比较困难。只是此时此刻,他俩心中无比悲痛、无比悲愤之情,早已将身体中的潜能给全部逼出来了,于是才会如此清晰地言话出来。

      万天飞并没有理会魏继友和姜地坤之间的谈话,而对梁宽之言倒是很在意,并笑道:“想逃,那是不可能的,男的都得死,女的全都留下来伺候我!”

      万天飞话音一落,迅速追到还在犹豫不决的人群中,将剩下之人也全部打死或点穴。

      万天飞在杀最后一批人时,梁清已从家中取出了剑。萧勇见状,迅速往她身旁跑去。梁清片刻犹豫后,没有跑到他父亲身边,随即就将手中之剑,隔空抛了一把给她父亲。

      梁宽接过剑,见事态紧急,便对梁清和萧勇喝道:“你快跟萧勇一起逃,别管我们!一定要为我们寨子留下根种——”

      梁宽之言话还没有说完,万天飞就已杀完了其他人,然后又迅速向萧勇和梁清飞来。只见万天飞在空中舞出一掌,准备攻向萧勇,了结他的性命。以萧勇那点武功,怎可能躲闪得过这一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梁清忽然轻灵一闪,挡在了萧勇胸前,万天飞迅速反应过来,即刻收回掌力,同时变掌为指,点了梁清的膻中穴。只见梁清不由软倒在地。

      万天飞随即也点了萧勇的檀中穴,然后将他举了起来,准备一掌了结他的性命。又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梁清哀求道:“别——别——别!是他将你从水里救上来的,你发点仁慈,放过他吧。求求你了……”

      万天飞听后,犹豫了片刻。就在此时,梁宽和魏洪等人正向他攻了过来,万天飞见众人已攻上来,忽然对萧勇用力一扔,便将萧勇扔进了湖中。由于萧勇被点了穴道,全身无法动弹,他身体打在水面上,就好似一块大石头打在水上一般,发出了“啪!”的一声响,接着便沉入了水底。

      万天飞对此不由笑道:“我就让他在河里淹死,给他留个全尸吧。也算是给大美人你一分薄面了。”

      这檀中穴被点之后,如果要自行解开的话,至少要过几个时辰才有可能,即便是内功深不可测之人,要在水中憋气几个时辰,那也是不可能做到之事,所以萧勇必定被淹死,这完全是在情理之中,也正因为如此,万天飞才说了如此这番话。

      就在万天飞对梁清言话之际,大家已将他包围了起来。寨子中最后这几人算得上是武功最高之辈。这几人中,不乏有魏洪、梁宽等人。大家先前看到万天飞出手之快,掌力之浑厚,心知绝不是他的对手。但此刻,大家愤怒之情早已盖过了畏惧之心。

      最后剩下的这批人之所以先前没有攻杀上去,并不是他们对大家的惨死无动于衷,主要是来不及和一些客观原因所造成——

      起初,万天飞突然飞离大家,众人全都扑了上去,由于场地有限,万天飞周身都站满了人,几乎无容身之地,他们这几人觉得如果跟着扑上去的话,完全无济于事,于是就暂且观望起来。等到众多之人被迅速打死或点穴之后,大家看出万天飞的武功实在是太高了,认为再任由大家扑上去的话,无异于以卵击石,于是都在一旁指挥呐喊,叫大家各自逃命,以便为仙缘寨留下根种。然而,谁知大家喊话声刚落,万天飞就以一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追到了还在犹豫不决的众人跟前,片刻间就解决了剩下之人。直到最后,万天飞向萧勇和梁清飞去时,大家才齐心向他攻去。

      自从魏洪去年悟出了噬嗑霹雳掌的要诀,大家经过一年的习练,全都大有精进,魏洪武功当然也比去年又精进了不少。剩下之人,除了梁宽使剑以外,其余人全都使掌法,也全都使的是噬嗑霹雳掌。

      大家将万天飞围住后,梁宽舞起剑法,率先攻向了万天飞。梁宽不敢有半点马虎,于是一攻上去便使出了“飞剑心念诀”中最厉害之招式——万花点点。紧随其后,魏洪等人也立即一起围攻了上去。

      梁宽使出“万花点点”招式后,万天飞周身好似有众多之剑,从四面八方,向他同时刺来,给人感觉好像躲无处躲。这招式特点在于刺、挑、钩与速度巧妙组合。一剑刺出,被刺之人其周身突然会有万剑刺来之感,在旁人看来,他的周身就好似万花绽放一般奇幻。

      魏洪使出的是噬嗑霹雳掌之“屦校灭趾”招式。魏洪使出此招后,他双掌犹如虎啸狼嚎般威猛,他一路攻击万天飞的下半身,顿时间,万天飞全身都笼罩在尘土飞扬、飞沙走石中。其实,魏洪使出这招“屦校灭趾”,其目的是配合梁宽的剑法,他想利用飞沙尘土干扰万天飞的视线。

      魏洪这招“屦校灭趾”是“火雷噬嗑卦”的初爻卦辞,其意思是带上的脚镣伤了脚趾。

      魏洪的兄弟魏涛,他此时使出的是“噬嗑霹雳掌”之“噬肤灭鼻”招式,进攻万天飞脸鼻位置,只见好似有无数张手掌形成了一堵墙幕,罩在了万天飞脸上。萧仲鲁等人都使出的噬嗑霹雳掌之“噬乾胏”招式,攻击万天飞的背面和侧面。

      此时此刻,众人的掌风声和剑风声犹如雷鸣瀑布般响亮,映荡在空中,万天飞周身笼罩在剑影掌幻、飞沙走石之中。

      虽然众人的进攻是如此猛烈、如此惊心动魄,但万天飞却显得相当淡定自若、悠然从容,他一直都没有出招回击众人,仅仅是在小心拆挡、躲闪。他游走在众人的剑掌之间,一切都显得那么游刃有余、退守自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