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台网络直播

      至于边建功的报答,还要更实惠一些。

      这小子特别懂得利用工作之便,很快就学会了靠山吃山。

      他在厂里,偏偏还属于那种自来熟、挺能混,到处都能交到朋友的主儿。

      于是除了把厂里的整盒的蜡管带回来,分送几家邻居们串门帘子用。

      几乎每礼拜休息日回家的时候,他还会在车间灌上一大一小两塑料桶汽水带回来。

      大桶是给几家邻居们分的,小桶却是专门给宁卫民打的。

      因为边建功发现宁卫民爱喝杨梅汽水。

      就给他弄这么一家伙,专打粉红色的。

      可这样的特殊化,反倒让宁卫民反挺不好意思。

      因为“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杨梅汽水不但市面上少见,何况那还是京城姑娘们的偏爱。

      宁卫民虽然挺承边建功的情儿,可身为一男性爱喝杨梅汽水爱到了这样的程度。

      老和粉红色挂钩,让人看着多可笑啊。

      像康述德就老为这事儿挤兑他,跟家说,他是爷们的身子,娘娘的派儿。

      所以为了让面子上好看一点,宁卫民便每每总要把杨梅汽水匀给米家姐儿俩一半。

      可这样更麻烦,平白的好意,走动太频繁了就容易引人联想。

      像边大妈和罗大婶就产生了误会。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们一看见宁卫民和米晓冉待在一起说话。

      目光和嘴角,总会带上一股子奇怪的笑意。

      就像在公园里看到一男一女躲在阳伞后头的西洋景儿一样。

      不过好在,宁卫民和米晓冉他们自己,却始终相处自然。

      完全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坦荡,一点也没有因此感到尴尬的可能。

      甚至连米家其他人,都不会因他们的日常交往,多想些什么。

      为什么会如此?

      主要就是因为这段时间啊,米师傅已经不止一次,帮忙把宁卫民和蓝岚带进“大观楼”蹭电影看了。

      像有时候赶上特火的电影,全市影院爆满,连底下也没位子了。

      米师傅甚至把宁卫民和蓝岚带进了放映室,让他们俩透过放映机那小窗户看。

      在米师傅的心里,高高的身量,长得很漂亮的蓝岚,无疑就是宁卫民的女朋友了。

      他也早就把这事儿在饭桌上跟家里人说了。

      那米晓冉再傻,自不可能再对名草有主儿的宁卫民有什么想法啊。

      只是有意思的是,其实米师傅也和边大妈、罗大婶儿一样,纯粹是误会了

      因为宁卫民和蓝岚之间,同样没有那个意思。

      对宁卫民来说,蓝岚就只是他的贵人而已。

      就因为他曾无意间帮过一个小忙,蓝岚以德报德。

      作为回报,给了他不少实际好处。

      蓝岚对他的意义,就像前世那些相处不错,做事讲究,愿意照顾他生意的大客户。

      另外从性情上来讲,好脾气,爱说笑的蓝岚,心里什么复杂的东西都没有。

      即使穿着劳动布的工作服,这姑娘也像个在念书的高中生。

      尤其两个人心理年龄,本身实际差距就相当大。

      那么哪怕蓝岚和宁卫民是同龄人,但外表上看起来,他们就好像差了六七岁似的。

      没错,宁卫民喜欢和这个姑娘相处。

      他觉得轻松、舒服,且无需戒备,还非常感谢。

      但不代表着他会爱上这么一个姑娘啊。

      要知道,单纯的女孩虽好,却也太过透明了。

      如同一杯凉白开,毫无味道。

      蓝岚身上真没有什么能让宁卫民心猿意马的地方,根本不是他喜欢的那种类型。

      甚至反过来说,蓝岚身上的稚气,反倒让见多了女人的宁卫民生出一种自律性来。

      连他自己都觉得,如果对蓝岚动这方面的心思,就像一个诱拐少女的变态罪犯似的。

      所以说,蓝岚即便是非常吸引当代男青年的一朵花,宁卫民也不愿意去采。

      他更愿意远远的欣赏,让蓝岚这朵花静静开放,展露芬芳。

      如果他真有亲戚或是妹妹的话,那应该就是这个感觉。

      也正是因此,和蓝岚相处,宁卫民从来都是光明正大的。

      像第一次开口约蓝岚出去,他就是把一切挑明了。

      那次是已经清盘了东郊垃圾场的业务,最后一次把废铜送到废品站。

      从蓝岚手里一拿到了钱,宁卫民就发出了邀请。

      “小岚子,今儿托你福,又发财了。下班了带你逛逛去,怎么样?”

      不用多说,在还很保守的社会风气下,蓝岚作为一个姑娘家,难免脸红心跳,会心有猜疑啊。

      而看出蓝岚面显迟疑,明显误会了。

      宁卫民不待她开口,就主动解释起来。

      “我可没别的意思啊,就是纯粹表示下感谢。”

      “说真的,我是觉得你人不错,帮了我不少。这是我最后一次卖铜了,今后不会再来麻烦你了。要就这么走了,不请请你,我心里忒过意不去。”

      “怎么样,咱认识这么久了,不至于连点基本信任都没有吧?能不能给个机会让我好好表示表示?”

      “你要实在不放心,就再找个姐们儿作陪好了。要真不想去……也行。你干脆就把你想要的东西告诉我,我送你件礼物……”

      如此,宁卫民的诚意,才让那对孩子气的眼睛又大胆了起来。

      蓝岚没再犹豫,很快就答应了。

      “那好,你等我一下,我换下工作服就去!”

      好家伙,这下反倒是宁卫民被蓝岚的痛快劲儿给弄懵了。

      要知道,这会儿废品收购站可还没下班呢。

      “小岚子,你没事吧?这才几点呀?”

      “那有什么?我请假!”

      嘿,蓝岚说到做到,还真地把套袖一褪,就跑去换衣服了。

      不一会儿,她就跑出来,换上了她自己的裙子、凉鞋。

      再往后,蓝岚的表现更让宁卫民吃惊。

      因为这姑娘由着自己心性来的,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本来宁卫民是想请蓝岚去新侨饭店的三宝乐吃西餐的。

      此时的京城最受年轻人追捧的餐饮场所,除了北展的莫斯科餐厅,也就是新侨饭店的三宝乐了。

      这两处,那吃的不光是饭菜,还有异国风情、小资情调和相对高级的餐饮服务。

      宁卫民是真心打算好好出一回“血”。

      然后吃了喝了也就散了,从此问心无愧。

      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事实却朝着背道而驰演变。

      就因为蓝岚请假下班太早了,餐厅没开门。

      这天反倒是蓝岚硬把他拉进了新侨饭店楼下冷食部。

      自作主张的抢着买了汽水和冰淇淋。

      原本宁卫民心里还想着,反正过会儿餐厅开门还得吃饭,也无所谓了。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吃着冷饮吧,聊着聊着聊到了电影,蓝岚说变就变卦了。

      她居然怎么也不肯吃饭了,非要去看印度电影《大篷车》不可。

      就这样,宁卫民没辙呀。

      只有顺了蓝岚的意思,带她又去了附近的电影院。

      更没想到的是,这部爱情电影实在太火,跟1998年京城放《泰坦尼克号》的盛况有一拼。压根儿就买不到票,连黄牛票放出来都遭人争抢。

      于是为了不让蓝岚噘嘴失望,最后宁卫民也只能带她去家门口的“大观楼电影院”,求米师傅帮忙了。

      所以这天,宁卫民实质上一分钱也没花,却又欠下了额外的人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