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乖全部吃进去

      白翎自己也没想到自己做的这么过分了,竟然不小心打击了归一门整个内门的士气。

      看到现场的各种萎靡,白翎也在想着补救方法,这种时候如果有人站出来,打算做点什么的,那一定是“主角”了吧,如果“主角”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那还算什么“主角”?

      自己已经展示了自己,如果“主角”登场,那么自己就随便应付一下,让“主角”来个大胜,将归一门众人的士气提升回去,也算是对自己做的错事的一点歉意好了。

      可是,“主角”竟然是这么个欺负过自己两次的坏人?

      不管怎样,这个“主角”的大腿自己是绝对绝对绝对不打算抱了。

      白翎将自己对洛公子的不满和归一门内门弟子的士气放在天平上,想看看该如何选择。

      ……

      ……

      ……

      白翎沉默了,因为归一门内门弟子的士气好像更重要一些。

      自己该怎么办?

      真后悔参加什么内门大比!

      ……

      白翎起身离开了。

      她走得很平静,在场的所有人将视线在洛公子和她的身上来回转换,不知道出现了什么情况。

      女弟子们自然是认出了洛公子的,但是白翎为什么忽然就走了呢?虽然这阵法的各种要点,白翎已经和她们讲过了,但是也需要白翎来进行一些指挥,去修改出现的错误啊。

      ……

      空荡荡的天平在白翎心头晃悠着,白翎挤出人群,向着熟悉的地方走了。

      围观的人群看着白翎离去的身影,没有说什么,总觉得有一丝压抑感,很怪异。但是他们更想知道洛公子能不能将这阵法解开。

      他们对洛公子有着很高的信心,只要洛公子解了阵,那么他们痛苦的心就可以得到解放,自己也将得到某种意义上的救赎。

      灵虚老人远远的看着白翎离去的身影,不知道想了些什么,也挤出人群追了上去。

      洛公子也远远看了眼那身影,心里想不明白。不过现在他有着更重要的事要做,“请指教。”洛公子向着众女弟子行礼,大声道。

      “请指教。”众女弟子回礼。

      洛公子解阵!

      加油声不断。

      ……

      灵虚老人终于追上了白翎,他看见白翎坐在她常坐着的那棵树下,抱着腿不知道在想什么。

      灵虚老人放慢脚步,轻轻走到白翎身边坐下。

      “怎么了?”灵虚老人问。

      “没什么。”白翎面无表情。

      “是因为你要找的‘主角’吗?”灵虚老人问。

      白翎没回答,她低着头,眼泪滴答滴答的往下掉。

      灵虚老人顿时不知所措,轻轻拍着白翎的肩膀,摸了摸白翎的头发,什么都没有说。不想说就不说吧,等到她想说的时候自然就会说吧。

      灵虚老人望着蓝蓝的天空,仿佛希望星象能给自己一些指示。

      ……

      ……

      ……

      洛公子解阵。

      解阵和破阵不同,破阵可以强硬,解阵则要轻缓。

      洛公子观察着这个复杂的阵法,由于阵法没有做什么把兽核埋在土里的操作,所以一目了然。那么就只要根据实际的情况一点点拆解,然后最终快速的将所有判断出来的阵眼破坏掉,不给对手修复阵法的时间就好了。

      看着没有打算阻拦自己研究阵法的众女弟子,洛公子放了心,如果对方还不断出手妨碍自己研究阵法的话,这个复杂的阵法还真不是一时半会能解的。

      洛公子观察了一会,觉得头很疼,然后拿出纸笔,画着各种符号和线条。他打算把整个阵法的内容全部记下来,然后一点点拆解判断。

      他时不时坐下思考,时不时围绕阵法边缘各种观察,时不时写写画画,即使他前世的成绩一直很好,看到这么高难度的阵法也是十分头疼。如果那个女子还在这的话,让她不断修改阵法的话,自己哪怕穷尽一生能解开这么个阵法吗?

      他忽然很庆幸白翎的离开了。

      可能是阵眼的点被不断圈了出来,十个、二十、三十个……这不算特别大的阵法中,判断出来可能是阵眼的点足足有三十二个,自己要连续快速的破坏三十二个阵眼吗?

      洛公子看着这满地的石子和木块,很有挑战性!

      所有人紧盯着洛公子,根本没在意时间到底过了多久,只知道太阳偏了很大的一段距离。

      看着洛公子起身,靠近阵法边缘,不断做着准备,大家知道洛公子已经解阵完毕了,那么接下来就是要开始破阵了。

      加油声再次响起全场,没人在意其他比赛了,都不重要了,只要洛公子破了阵法,那么一切都可以接受。

      洛公子手指伸出,指着一块石子蓄力。

      嚓,一道电光闪过,石子被电得粉碎,女弟子们一愣,那里确实是一个白翎说过的阵眼,马上有人准备向前修补。

      洛公子伸出另一只手,手掌面向那打算修补阵眼的女弟子,电光闪烁,只要那女弟子再敢上前一步,他的攻击就会击出。女弟子一愣,手里的石子掉在地上,虽然没对阵法产生什么影响,但是却再也找不到了,如果拿错了会怎么样她也不知道,因为白翎没有讲。

      洛公子右手手指电光不断,一个个石子被电碎,整个阵法里尘土飞扬,而洛公子一点伤害没有受到。

      所有人欢呼起来。

      “二十七。”洛公子小声念叨,连续快速的释放出这种精准的弱小的攻击,虽然没有消耗多少真气,但对大脑的压力非常大,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有十几个帮手一起帮他破阵,那样他就不用这样头痛了。

      “三十。”一个女弟子精准的修好了一个阵眼,然后用身体挡在了阵眼前面。

      “轰。”两道闪电飞出,一道将挡住阵眼的女弟子击倒,另一道准确的破坏了她刚修复的阵眼。

      “三十一,该死,三十二在哪,快想起来,快想起来。”洛公子念叨,一个失神,他找不到第三十二阵眼了,明明胜利就在眼前,刚刚那道击倒女弟子的电击消耗了他大量真气,他估计自己还能再击倒四人,然后就需要回过气来修整了。可是一旦他修整,那么阵法里阵眼就会被修复,那么他又要重新来过了,他的大脑到底能不能再扛下一遍这种消耗,他不清楚。

      “三十二,找到了!”洛公子眼神扫过,电击快速闪过,击碎了最后一个阵眼。

      “结束了。”他疲惫的看着阵法,可是阵法没有停止,还在运行着。

      自己有哪个阵眼落下吗?输了。即使那女子不在,自己也没能破掉阵法,她走得轻巧,难道是认为自己解不了她的阵法吗?看起来不像,她走的时候好像很忧伤。

      洛公子眼神扫过全场,想着在自己晕倒之前能不能找到解救的方法,但是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那些女弟子已经在等着尘土散去,好去修复阵眼了。

      他的眼睛来回扫视,他已经急了,渴望看到希望。

      然后他看到了一抹青色。

      在他脚下不远的位置,一枚略微烂掉的水果。

      不可能吧!洛公子心想。手指发出了又一发电击,将水果击得粉碎。

      阵法停止了。全场欢呼。

      “公子最强!公子第一!”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真的好厉害啊。”洛公子闭上眼睛向后倒去。

      “小洛!”众长老见状纷纷冲上前检查。

      围观的内门弟子们欢呼着。

      欢呼声一直传到了灵虚老人耳中。

      白翎睡着了,她哭了挺久的。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