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儿子对我有非分之想

      云萌嘴上示弱,心里却嫉恨得要死。

      想不到爸爸居然为了这么个什么都不会的纨绔大小姐做到这般地步!上次买下第八名,这次直接买了第三!下次是不是就是第一了?

      连她自己不论什么比赛都从未得过第一!

      同样是女儿,爸爸怎么可以这般偏宠偏爱,待她这般不公!

      心下越是嫉妒成狂,面上越是柔弱可欺,如风中飘摇欲坠的一株白莲,引得进出食堂的男生们一个个心中不忍,想上前劝说一句。

      奈何云恬一个凌厉的眼神扫过来,就都识趣地选择闭嘴逃离了。

      季清领着沐泽来食堂时,看到的就是云恬阴狠着一张脸,将一名弱不禁风的女同学困在食堂门边,任其如何瑟瑟发抖地求饶,面色也未缓和一分。

      旁边还有一株“风中白莲”摇摇欲坠,她也丝毫不为所动。

      所有进出食堂的学生全都目不斜视,自动颤巍巍地避开三米远,自远处的侧门进出,给她们三位留出一大圈可以发挥的空地。

      季清仿佛又看到了云恬周身亮起的璀璨光芒,如熊熊燃烧的烈日,即将闪瞎他的双眼。

      他激动万分,“不愧是我恬姐!凶狠暴戾,无人能敌!”

      沐泽嘴角勾着一抹邪魅的弧度,眼眸里似聚有万丈风云又似一潭无波静水。

      他盯着云恬看了几秒钟,淡定从容地抬脚继续往食堂大门走去。

      云恬眼角瞥见有个胆大的自身侧半米处走过,一句轻讽飘入耳畔:“呵,小小年纪就知道用脸吓唬人了。”手下一个力度不稳。

      “啊——”

      乍然一声尖叫响彻食堂上空。

      吓得食堂里还在颤悠悠吃着饭的同学们立时风卷残云般解决掉餐盘里的饭菜,抱头逃窜而去。

      今天是谁约他来食堂吃饭的?他要和那坑货绝交!呜呜呜……这死女人太可怕了!::::>_<::::

      “抱歉,需要我陪你去医务室接一下骨吗?”云恬松开被捏断了手腕痛得撕心裂肺、吓得魂不附体的俞妍妍,诚心正意地道歉。

      俞妍妍连连摆手(另一只未断的手),咬牙忍着剧痛,颤颤巍巍地努力往医务室移动。

      待走远了,敛眸遮住猝了毒的瞳仁:云恬!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

      云恬转头,阴冷的眼神望向尤立在身旁却已面若死灰的云萌。

      还未开口,云萌抢先一步喊道:“你不怕我告诉爸爸吗?你敢动我,爸爸不会轻饶你的!”

      “爸爸?”云恬嘴角划过犹如刀锋一般的冰冷弧线,“你也配?”

      “怎么,跟着你妈在云家才住了一年,就忘了自己的出身了?”

      云萌手脚冰冷、背脊发凉,生怕云恬直接在这里就将她的身世公之于众,那她今后在学校便再也抬不起头,有的只会是无尽的嗤笑和欺凌。

      她强装镇定,“别忘了你答应过爸爸的。”

      “哦?我答应爸爸什么了?你倒是说说看。”云萌靠着墙,双手抱胸好整以暇地歪头看她。

      “你……算你狠!”云萌一跺脚,挥泪跑开。

      几个不怕死的同学还躲在远处观望,奈何距离太远听不清她们的对话,只看见云恬在拧断了一个小女生的手腕后,又对着身边的另一个小女生龇牙咧嘴地威胁了几句,那娇弱的女同学立马被吓哭,抹着眼泪跑走了。

      自此,云恬在圣元高中再添新外号——“地狱少女”,“辣手摧花小能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