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模拟器2018

      宴席散后,平西王小王府密室。

      “爹,王叔……叶烁是不是真的幕后指使?”雷定晏到现在还有些不相信叶烁就是幕后指使。

      “二叔你是什么时候知道他是凶手的?”雷定兴一脸疑惑,“可是他为什么要接二连三的刺杀廷剑呢?”

      “就是,即便他是皇室安插到我们府上的卧底,但是这十几年爹你如履薄冰,规规矩矩的,怎么会落下把柄?”

      雷定晏摸摸后脑,“这几十年相处下来,即便没有友情,也该有交情,也不至于谋害廷剑呐?”

      平西王雷镇山默不作声,听着雷定晏和雷定兴你一言我一句的一连串问题,面无波澜,那饱经沧桑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悲喜。

      就在一个时辰前,平西王雷镇山还和叶烁喝的伶仃大醉,这会儿去跟没事人一样。

      “另外,如果阿尔金白狼真是人为操控的话,再加上赵骅,我们雷神堡真的被渗透成筛子了。”雷定兴感觉到后背发凉。

      “嗯,这些年,寡人怠慢了,这事怨寡人!”平西王雷镇山慢悠悠的说道。

      “侄儿怎敢抱怨二叔,这只是……”雷定兴诚惶诚恐,赶紧起身想解释。

      “唉,定兴坐下,不必恐慌,咱就事论事。”平西王雷镇山摆摆手,示意雷定兴坐着说,

      “自从三王之乱以后,我们西北道暴露了实力,即便有功,也引来了猜忌,更别说寡人成了实力最强的王了,而且还是异姓王。”

      “唉……寡人那发小本来就多疑,不防着我们才奇怪呢,也就那时候,他激活了你们王叔,为了不让你王……叶烁为难,寡人确实退让了很多。”

      平西王雷镇山深情寂落的说道。

      “寡人原以为一时退让,可以换来和平安定,毕竟寡人死的只是一个儿子,可寡人身后还有数万雷氏族人!”

      “可谁想朝堂之上那些人,想要的是赶尽杀绝,不光派人来恶心你,还没事找事,骨头里挑鸡蛋!”

      “这些我都能忍……”平西王雷镇山眯起了眼睛,眼缝里露出一抹狠色,“可他们越来越没底线了,居然把手伸到寡人家人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既然他不仁,就别怪寡人不义!”雷镇山将手中的两份名单分别递给雷定晏和雷定兴,“这里面的人,就让他们悄然消失吧!”

      “爹,你早就知道?”雷定晏看着手里那份名单,上面的名字都是平王府内的佣人,甚至还有侍卫!

      而雷定兴手里的名单更长,那是雷神堡数万人里面的卧底,甚至不乏雷氏一族的成员。

      “啊,二叔,这……五叔家的那小子居然……”雷定兴随着一个一个名字,双手忍不住颤抖起来,“居然还有十三岁孩子……”

      “二叔,这都得处理么?”雷定兴清楚,一旦都清理掉的话,那必将是血雨腥风。

      “唔……十六岁以下本姓弟子,调出核心位置,安排去外围吧,并明言警告,看他日后表现!”

      平西王雷镇山眯眯眼睛,终究还是睁开了。

      “至于其他人,欺师叛族,罪该当诛,找各种理由让他们在一年内消失即刻,不用着急。”平西王雷镇山眯着眼睛,狠狠的说道。

      “一年意外死二三十人,应该没问题……”

      雷镇山的眼神令雷定兴不寒而栗。

      “只是赵骅并不在此列,所以还是没挖干净!”平西王雷镇山幽幽的说。

      “爹,你还没说你怎么发现王叔……叶烁是幕后指使?”

      “你王叔并不是幕后主使。”平西王雷镇山语气坚定,“当今皇上也不是幕后指使,我信他们!”

      “什么?”

      雷定晏和雷定兴眼睛瞪的铜铃一样大。

      “那爹为何要……”

      “此事说来话长,只要不是我们自己窝里斗……”平西王雷镇山拉长音调,目光盯着雷定晏和雷定兴,警告味道很浓。

      看着眼前为了雷神堡操碎了心,已有白发的雷定兴,又看看自己仅存的儿子,雷镇山叹了口气,这才幽幽的说,“那就是外姓人,虽然仇恨我们雷氏的大大小小家族很多,但是只盯着廷剑的,不多!”

      “谁?”雷定晏和雷定兴异口同声的问道。

      “你们看廷剑像谁?”平西王雷镇山突然问道。

      “啊,这……和廷剑接二连三遇刺有关么?”

      “那还用问,当然像我哥了。”

      “嗯,廷剑眉毛像定清……”

      雷定兴和雷定晏不明就里,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不,不是问你们廷剑像不像他爹,而是像不像当今圣上,也就是寡人那发小。”

      “这还用问么,当今圣上是廷剑亲姥爷,像一点也很正常啊!”雷定晏不明白雷镇山说此话何意。

      “好,那寡人再给你们将个故事。”平西王雷镇山表情痛苦,似乎被揭开了心中疼痛。

      “定清遇刺那年,一同遇难的还有太子妃,也就是我的女儿晓静,还有嘉琳公主,也就是当今圣上爱女,再就是和廷剑同月的皇孙!”

      雷定晏和雷定兴静静的听着,这些往事他们自然知道。

      “太子身受重伤,却被毁容,但不致命,后因突遭此横祸,性格大变,精神出了问题,便被废了太子位,然后太子位空缺至今!”

      “这些你们都知道,也都清楚。”

      “最后的调查结果,你们也清楚,那就是叛军余孽报复定清,波及太子!”

      平西王雷镇山突然语气加重!

      “为什么结论是刺杀定清,而不是刺杀太子呢,你们知道理由么?”

      “这个自然知道,定清不幸遇难,太子只是身受重伤!”雷定兴说道。

      雷定晏也跟着点点头,表示认可。

      “错了,你们都错了,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所以才得出刺客的目标是定清的结论。”平西王雷镇山顿了顿,喃喃道,“定清是个好孩子啊,可惜,那年他才二十三岁呐!”

      说起往事,勾起平西王雷镇山永久的痛,某一瞬间,连呼吸都是痛的。

      “爹,保重身体要紧!”

      “二叔,事情都过去了,咱雷神堡还指望您呐,保重身体啊!”

      雷定晏和雷定兴赶紧劝阻道,不敢追问那个原因。

      “寡人没事,十几年了,还有啥放不下的,容寡人缓缓……”

      平西王雷镇山此刻就是一位老年丧子的小老头,双眼饱含泪水,平复着心情。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雷镇山感觉心态恢复了,话到一半,还是说不下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