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女友小静第5部分

      苏梦枕和他的金风细雨楼是第一个敢突袭六分半堂总部的,明明是极度冒险的操作,可偏偏他还真的就突袭成功了。

      这中间,雷媚和赵铁冷这两个卧底毫无疑问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

      宽阔华丽的总部大堂内,双方高手战成了一团。

      王小石还是对上了他的‘老对手’雷动天,雷动天乃是六分半堂明面上仅次于雷损的第二高手,如今的王小石和他也就在伯仲之间,真要决生死只可能是两败俱伤。

      一直不曾出手的狄飞惊这次也终于显露了武功,比起雷动天都要更盛半筹,一个人便托住了鹤颜发、朱小腰、杨无邪、沃夫子四人。

      不过在其他几处对决中,由于准备不足,六分半堂还是落了下成。

      薛西神赵铁冷跳反,加上刀南神、漠北神,三大煞神联手逼得雷媚‘险象环生’。

      两大帮会供奉级高手,‘一言为定’和‘后会无期’的对决中,也是金风细雨楼的‘一言为定’占据了上风。

      见状,雷媚都暗暗考虑要不要跳反了。

      不过就在她还没做出决定的时候,一个人却比他先跳反了。

      这是一个谁都没有想到的人,因为他是狄飞惊!六分半堂真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平时负责全部大小事务,就连雷动天、雷媚也需要听他指挥的大堂主狄飞惊。

      “他怎么会反?”

      “他反了能得到什么?”

      不管理由如何,狄飞惊就是反了。

      在不断的交手中,狄飞惊已经渐渐靠近了最核心的战团——正在对决的雷损和苏梦枕。

      然后在某个稍纵即逝的机会来临时,硬接了杨无邪一掌,借力猛的攻向了雷损。

      这一击实在是太快太突然了,绝大部分心神都放在苏梦枕这个大敌身上的雷损,直到掌力临身之际才终于察觉到了危险来临。

      可这是他已经无法避开了。

      “滚!”

      雷损暴怒,在尽可能的避开苏梦枕刀光的同时,调转手印的方向,全力轰向了狄飞惊这个叛徒。

      “砰!”

      “砰!”

      “噗!”

      狄飞惊中招,身体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出去,直到撞上大殿内的支撑石柱才终于口吐鲜血停了下来。

      另一边,雷损先是中了狄飞惊一掌,然后又中了苏梦枕一刀,虽然勉强闪过了要害,但也身受重伤半个身子都被滚烫的鲜血给染红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惊呆了,然后下意识的后退开来。整个大殿突然间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有一说一,狄飞惊作为六分半堂的二号人物,实力威望仅次于雷损一人,若是雷损死了,狄飞惊也叛变了,那其他人还有战斗下去的必要么?

      至少在场这些人里,没有一个是不怕死的。

      能不死,没人想死。

      “为什么!”

      雷损又是全力一印,暂时逼退了苏梦枕,双眼却是死死的盯着狄飞惊,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一般。

      可惜狄飞惊却面无表情,并没有回答他的疑问。

      雷损更怒。

      如果眼神能杀人,狄飞惊恐怕已经被雷损凌迟无数次了。

      可惜,这里是低武世界,雷损也只是一流高手,他的眼神是杀不死人的。

      一声怒喝,雷损再次冲向了苏梦枕。

      他知道,他如今唯有将苏梦枕击杀,才能抓住那以一线生机扭转局势。

      而且他知道,苏梦枕这次不会再让其他人来插手他们的对决,因为他已经受了伤。

      如果连受了伤的人都没法拿下,那苏梦枕即便杀死了他,占据了六分半堂也根本无法令他手底下的数万帮众心悦诚服。

      轰!

      原本充满禅意的手印此时被恨意所主导,如同灭世的天火向着苏梦枕当头落下。

      苏梦枕也出刀了,刀光一闪漾起一片凄美的颜色,像落花一般无依,甚至有些顺从。

      但就是这柔顺无比的刀光却轻易将那毁天灭地的怒火从中一分为二,余威再次在雷损的胸前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可怖伤口。

      血花飞溅,雷损再次倒飞了出去,最终落在了大殿内那口立着的棺材旁。

      不论是六分半堂的高层还是金风细雨楼的高层都知道,雷损每次有重大行动都会随身带着这口棺材。

      不过只有他和狄飞惊才知道棺材内到底有什么东西。

      通常,棺材里存放着一个人和一样东西,人是实力比雷动天更强一分的供奉长老‘后会无期’,一但遇到危险,‘后会无期’便可以随时出手。

      至于另一样东西则是江南霹雳堂秘制的最强火器,一但引爆威力足以将方圆三十丈内的一切夷为平地。

      很显然每一次大动作的背后,雷损都已做好了和敌人同归于尽的准备。

      这,真的是个狠人。

      此时,看着雷损退到了棺材旁,原本还一副胜券在握模样的苏梦枕,还有同样知道内情的狄飞惊、‘后会无期’均是脸色大变。

      三十丈的范围足以将整个大殿笼罩其中,火器一但引爆哪怕是超一流高手也未必能从中活下来,更何况在场诸人中无一人能达到超一流境界。

      很显然,雷损这是打算拉着在场的所有人陪葬啊。

      可惜,雷损的动作太快了,快到以苏梦枕的速度都来不及阻止。

      但,真的是这样吗?

      “哈哈哈——”

      雷损狂笑着钻进棺材启动了机关。

      “轰!”

      一阵巨响中棺材整个被炸成了碎片。

      但是,这爆炸和雷损预想的完全不一样,不但发动的速度慢了许多,威力更是差了至少十几倍。

      原本那件火器是足以将方圆三十丈夷为平地的,但是现在,火光在炸毁棺材后仅仅只波及了六七丈的范围而已,哪里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

      这时,就在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的时候,苏梦枕却是突然笑了,他笑着看向了狄飞惊,然后狄飞惊也笑了。

      是的,狄飞惊既然已经叛变,又知道了棺材内藏着这么一件恐怖的大杀器,他又怎么能不早做准备呢?

      “我把里面的火器换掉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是让所有人都忍不住心下发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