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是心非困倚危楼

      “哗啦啦……”

      云柒拧干毛巾的水,放在九朵的额头上,九朵躺着床上,微微发烧,云柒在一旁照料着她。

      “嗯?”云柒看到九朵脖子上的挂坠。

      “这是另一半珏。”

      云柒想起了记忆中白泽带来的那个孩子,将自己的珏取了下来,与九朵的那块比对了起来。

      “完全吻合,真的是你,你真的来找我了。”云柒抚着九朵的脸。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云柒有些疑惑,但此时的九朵根本没有办法告诉云柒究竟发生了什么。

      云柒来到了沙滩,看着眼前另一艘飞船。

      继承者号平稳地停在沙滩上,说明不是幻觉,决定进入继承者号探寻一番,云柒检查了每一个部分,整个飞船空无一人,所有的设备都在正常运作。

      “难道九朵是一个人来的?”云柒不断涌现出疑问。

      “嗯?”云柒从副驾驶上发现了一个普通的背包,打开了它并将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

      “这是?我的日记?我不是送到时间胶囊里了吗?白泽的光盘?她怎么会有这些,白泽让她来的?难道白泽已经成功拯救地球上的人类?这艘飞船是接我回去的?”

      云柒感觉这个事情越深究疑点就越多。

      云柒打开了操作助手,看起了飞船资料与航行日志。

      “一艘没有正式名字编号的飞船?难道它和开拓者号一样,也是非法启动的?嗯?这是什么?曲率驱动引擎?这怎么可能?这还只是存在于想象中的东西。”

      云柒从白泽那里了解到过曲率驱动引擎这种超乎想象的东西,它能用极短的时间跨越天文单位的距离,白泽做梦都希望它能够实现。

      “飞行记录,发射于核后纪元2020年。这是什么历法?”

      云柒紧张的咬了咬嘴唇,想到了白泽有会设置语音助手的习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说出了指令。

      “启动信息系统。”

      “信息系统已启动……”

      不知从何处传来语音助手的声音。

      “搜索字条,核后纪元。”云柒下达指令。

      “新纪0036年,全球核战争爆发,进入核冬天时代,改元核后纪元……”语音助手如是说道。

      “核后纪元2020年,这艘飞船是我离开地球两千年后发射的!”云柒惊讶的坐在了驾驶座上。

      ……

      “起床了,九朵。”

      “嗯?”九朵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发现自己上的是在一片草地上,头顶是无垠的蓝天在远方与一片绿色相接。

      小铃铛正站在自己的身前,微笑的看着自己,手里还握着一把鲜花。

      “姐姐,这是哪啊?”九朵问。

      “我也不知道啊,不过我要走了。”小铃铛说。

      “去哪里?”九朵问。

      小铃铛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整个人瞬间变成了一团光消失了。

      “姐姐!”

      九朵猛的惊醒,整个人都被汗浸透,心脏还在砰砰的跳动,仿佛要跳出胸膛。

      “这是?”

      九朵看着周围的环境,自己躺在一个木屋里,竹子做的床垫着柔软的棉花和芦苇,一根精巧木棍支撑着木窗,凉爽的微风徐徐吹进屋里,屋里的陈设十分的简单,都是一些原始的家具。

      “你醒了?”

      云柒掀开门帘走进来,手里还端着一个陶碗。

      “云柒姐姐?”

      ……

      “所有的事就是这样。”

      九朵复述完发生的所有事情,沮丧的低着头。

      云柒也是一阵感慨。

      “没想到,小铃铛竟然……”

      “云柒姐姐,我们能救回她吗?”九朵问。

      云柒思索片刻,摇了摇头。

      “按照你的描述,曲率驱动器几乎在瞬间将小铃铛压死了,即使她是机器人的状态,她的尸体也被空间曲率推到了黑洞的视界之内,一旦进入了视界,即使是光也无法逃逸出去,她再也回不来了。”

      九朵懊恼的低头说:“如果不是我任性提出来这里,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云柒轻轻的拍了拍九朵的肩膀。

      “你要记住,小铃铛也是为了你的安全才同意来到这里,也许她觉得在地球上可能会更危险吧,现在你安全了,我会保护你。”

      九朵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躺下,转过身背对着云柒,轻声啜泣着。

      “唉……”

      云柒叹了口气,来到了木屋外面,仰望着天空,看着空中的两个太阳。

      “她终于去了那里了吗?”就在云柒沉思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

      云柒快速站起身,回头看去,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白泽?”云柒惊讶的说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来人穿着一身奇异的紫色铠甲,头发和眼瞳都变成了蓝色,还有一个紫色的披风,如同话剧中的人物一样,和记忆中的白泽一模一样,但是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而白泽此刻面无表情地看着云柒,云柒。紧张的看着对方。

      “我是埋葬者。”白泽说。

      云柒眉头微微一皱,“埋葬者?”

      白泽点点头。

      “我们会从不同的文明当中选出一些已经死掉的拯救文明的人作为继承者,将自己的意识灌输到他们的躯体当中,继承他们的记忆,来更好地了解各个文明,大概两千年前,当然以你们的地球为参考系,我见到了白泽博士,给了他珏,后来他跟我一起走了,我就把自己的意识传授到了他的身体中,二者合为一体,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因为埋葬者的真面目你理解不了,而且我本来的样子会吓到你,所以你叫我白泽也没有关系,他仍然有一片意识,在我的脑中。”

      白泽说完还指了指自己的头说。

      云柒无力的坐在地上,虽然自己已经知道人终有一死,白泽肯定会早于自己去世,但是真相真的来临的那一刻,云柒不禁哀痛起来。

      白泽淡淡的说:“他很伟大,我钦佩他。”

      云柒抬起头,看着熟悉的面容说:“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白泽说过,你们都是来清除掉灭绝的文明的,我也要被清除了吗?”

      白泽摇摇头说:“是珏召唤了我。”

      云柒疑惑的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珏。

      “不是你的这一块,而是屋里的那个,和那个人。”

      “什么意思?”云柒问。

      白泽继续说:“珏是一个十分神秘的东西,它不仅仅是我们用来挽救文明的救世主,也是我们的出生之地,一切文明的起点,再一个宇宙诞生的大爆炸之时,珏就已经存在了,不过那个时候它只有一块,在它的内部,一个不受旧的宇宙和新的宇宙影响的独立宇宙,我们的先祖躲在里面,躲过了大爆炸时的危险,等到一切稳定之后,我们的先祖从里面走出来,用岁月史书记载的上个宇宙的信息,建设这个新的宇宙,在那之后,随宇宙一起进入新的轮回,这时,珏会封锁掉内部的宇宙,我们又会将珏分成个无数个子体,将自己的知识存入其中,散播到宇宙每一处,努力让文明延续,为下一个宇宙做准备,在珏封锁的期间,它会诞生一个守护者的存在,这个守护者是任意的样子,在不定的时间不定的场合出现,只有守护者才能破除珏的封印,开启通往另一片宇宙的通道,我们称这块珏为钥匙,称守护者为珏之守护者,每当守护者出现,我们就会立刻注意到它,其实在这个女孩刚刚诞生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注意到她了,只不过我们没有干涉,希望通过她能够找出守护者每次出现的规律,但是很遗憾,她的出现并没有带给我们什么有效的信息,每一次守护者都是以不同的形象出现,而且,每一任都不会对前一任有任何印象,也就是说每任守护者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所以,她是出现就是一种奇迹,可遇而不可求,在她来到这个星球的时候,她展现那一瞬的力量,是来自于珏,我感受到了这股力量,所以我赶来了这里。”

      云柒目光凝滞,但内心世界活跃无比,一副宏大的宇宙蓝图在他眼中缓缓打开,起点是宇宙的起点,终点是宇宙的终点,勾勒出了无数岁月的历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