拽丫头与校草同居全文免费阅读

      埋尸只能说算的上一门发家致富的道路,但也谈不上有多么开阔,毕竟主要还有强的竞争对手,这城里一天也死不了多少人,谁能保证干下去就翻身地主把家做了呢。

      秦枫前一刻还听的滋滋有味,后面就没有了太大念想。

      照这样看,还不如回头找找刘管事呢。

      兴许做做酒楼股东也不错。

      凭他那滚瓜烂熟,倒背如流的舌尖上的中国,在这里开创一些名菜,信手拈来。

      就是开头比较难。

      不过有一点让秦枫比较心动的是,这活儿阿,有灵晶可以吃,不像其他,来来回回只是些散银,忙碌半天没个尸体可以收。

      这没尸体,他的修为就难以提升。

      真靠一门心思的修炼,怕是阳寿都耗费完了,他也提高不到哪里去。

      所以想来想去,秦枫觉得埋尸的生意得做,不过不是主头,门头还得其他来做。

      “埋尸行当得找帮手,李寿似乎不错,其他之人不放心。”

      秦枫在心里思索道。

      很多事情目前还不能暴露,比如他曾为仵差的身份,以及能够驱散邪魅。

      知道的人多了,对他往后行事不利。

      李寿还算勉强能够放心,但和王二一同开个埋尸店还需要更为准备周全,如此后方才能安稳。

      应下王二的应酬,秦枫与王二两人大致撮合一下准备事项,比如店铺如何开,以及置办物品和门面的事情。

      两人想了想,棺材的铺子得留,毕竟还算本家生意,后面亏了也能卷土重来。

      埋尸门面随便找个小房,装饰一番,挂个门牌就行。

      其他的,就等主家上门来询问了。

      中午饭店,秦枫去了东巷早摊店。

      打听之后寻到了李寿的踪迹。

      他沿着小巷找到李寿偏门,进了门唤起几声。

      “秦铺主,你怎么来了?”

      李寿正在里面泡日光浴呢,邪魅缠的他腰身腿疼,听说泡澡可以减缓症状,所以一到中午,他就迎着太阳。

      “别问,到铺子说。”

      李寿白花花的身子从桶里站起来,幽怨的看了一眼秦枫背影,仓促穿好衣服,跟随上前。

      没多久之后,两人一同来到棺材铺,秦枫大致把王二说的事情讲了一遍。

      比如如何置办门面,以及招揽生意,等等诸如此类,与王二的想法统统道出。

      李寿听了后,拍了拍脑门,觉得有戏。

      他正愁没家当事可做呢,抓水产的事是行不通了,自从被邪魅缠身后,他就丧了胆,下定决心再也不敢触及城外之间的事。

      但没了水产门路,他肯定也要找寻另门生计,没有想到泡着澡呢,秦枫就找上了门。

      此刻骤然一听,觉得倒也是们出头的门路,心里也起了念头。

      不过面对死人,李寿也有着忧虑,只是回头一想到秦枫能驱散邪魅之后,他又放心了。

      有秦铺主在,诸事可平。

      没有多久功夫儿,王二就揣了一个大包上来了。

      里面银两叮当响,听得出来足有一百来两。

      “东巷的铺子不贵,也就二百银来左右,即便回头生意失败,铺子也能盘出去。”

      王二笑眯眯道,揣着银两放在了地上。

      回头又仔细看了看多出的来人,两眼一望,顿时腿脚有些不听使唤,吓得原地哆嗦。

      “你你你……你是人是鬼!”

      王二神情惊恐,这人……不就是那晚敲门买棺材的那位吗,怎么两天过去还在这呢。

      不应该是见阎王爷去了?

      李寿来买棺材之前,去王二店铺置办棺材的正是李老头和刘管事等人。

      王二平日里贩卖,自然会多关注这些主家,那姓李的他可是明白的很!活脱脱被邪魅缠身了,到了半夜就被索命七窍流血而死了。

      他这名侄子,隔天也来寻买棺材,当时在窗户口扫了几眼,那气息,和老李头身上所出一物,按道理他也要被邪魅索命了。

      可这会儿功夫儿,李寿非凡没有被邪魅缠死,反而还出现在了秦枫的店铺,王二震动的同时,下意识以为自己白天遇见鬼了。

      东巷里卖棺材卖咒符的,对邪魅清楚的很,没多少时间就会赶上一趟,王二接触这类东西惯了,自然慢慢在直觉上有了敏锐,因此对于李寿当天被邪魅缠身,他记得记忆犹新!

      “他是活人,王二,不必如此惊慌……”

      秦枫打开岔子,略带尴尬的将两人分开,显然那天李寿在东巷买卖棺材时,被王二察觉到了。

      这倒是他没想到的,他以为只有修者才能发现邪魅的踪迹,凡人对这类是没有感官的,没想到王二竟然还有这种敏锐。

      “咦?活人?”

      王二停下步子,狐疑的上前瞅了瞅,仔细看了看后,确实没有当晚那股的邪魅气息了。

      李寿没好气,看了一眼王二便不再搭话,那晚他清楚的很,没看铺子的就有这个主家,此刻当然给不了几分好颜色。

      王二倒是没有那般尴尬,收敛之后,便又念头重新放在了开埋尸生意的心思上,对于邪魅如何从李寿身上消失的,倒是没有多问。

      又或许,压根就没有注意到。

      “秦掌柜,这店门还是开在东巷,路熟,相互好照应,行事也方便。”、

      王二指了指桌上的皇城的地图,大致比对上了一个区域,上面所选位置正是离他们这棺材铺不远。

      “你们商量吧,这些我就不参与了,如何行事,你二人探讨就行。”

      秦枫踢了个皮球,压根没想管这些事,鸡毛蒜皮之类的,交给李寿解决就行,他只负责出钱,后面有了出力的事情再说。

      从房内暗门里取来银财,秦枫交予给了李寿,与王二又琢磨了会儿,定下一些相关事宜后,不再多问。

      剩下就交给王二解决了。

      对于深谙东巷的他来说,这些门清。

      交给王二也放心。

      秦枫与王二商量过了,棺材铺还是得管,因此他二人还得做着主家,埋尸的铺主就交给李寿来做,一是因为可以错开招揽生意,二是因为李寿常年混迹于五临四舍之中,拉拢关系推销埋尸行当来说,更为方便。

      这等既不出钱,又省了力的办法,秦枫与王二求之不得。

      一天下去,李寿和王二都没有再露过面。

      秦枫数了数堂内剩余的二十几口棺材,重新摆了个位置,空出一些区域,之后在房间里等着孟琳婕回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