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番ACG纲手的熟蜜姬训练3

      侯方伯府邸外,一群头裹红巾的赤备,手持长矛站立着。

      府邸内,高有才、高镰正与侯方伯商谈,讨论着眼下的局势,还有高家的出路。

      高有才一生没有进入明朝官场的高层,只做到七品,就被贬官回乡,心中对朝廷,对体制始终存在畏惧。

      现在高欢造反了,高有才心中没底,总想着上岸,便给了侯方伯机会。

      这时,高欢在一群精锐士卒的簇拥下,来到侯府外,守门的赤备军立时打起精神,站直了身体恭候高欢驾临。

      高欢骑着骡马,在门前停下,翻身下马,然后便往里闯。

      “行礼!”门口的赤备腰杆挺得笔直,高欢挥了挥手回礼,匆匆进门。

      侯府后宅花厅内,高家父子还在与侯方伯商谈,桌子上摆着糕点、茶水,气氛比较融洽。

      “高兄放心!”侯方伯拍胸脯道:“这次都是误会,是王独山和马家勾结,官逼民反!俺会如实告知大司农,请朝廷诏安!这些年来朝廷对流寇,常用招抚之策,何况是高兄。”

      马家父子死了,王独山估计也活不成,侯方伯便把自己推得一干二净。

      高有才忙感激道:“如此就太感激侯兄了。”

      两人正交谈,忽然有个声音传进来,“哈哈,看来侯县丞对现在的处境十分满意,与俺爹很谈得来啊!”

      三人一起扭头过来,便看见高欢信步走来,高有才和高镰连忙起身,侯方伯则身子微微颤抖起来。

      通过与高有才和高镰的交谈,侯方伯已经明白,赤贼是高欢说了算。

      现在,钱粮都控制在高欢手中,高有才没钱没粮,连地都被高欢分了,得看高欢的脸色才领得到钱粮,自然硬不起来。

      如今这世道,谁手里有钱有粮,谁的腰杆就硬,赤备军和登封百姓都听高欢的,高欢才是赤备之主,才是能决定他生死的人。

      侯方伯被软禁在侯府,不过对于外面的情况却很清楚,知道高欢杀了马家父子,还砍了十多个士绅地主,简直又是一个闯贼,他看见高欢心中自然恐惧。

      “欢儿你来的正好!”高有才站起来道:“为父正有事情和你商量!”

      高镰也站起来,看了高欢一眼,低头叫道:“哥!”

      高欢哈哈一笑,如今家庭地位,一目了然。

      这时高欢眯眼看了侯方伯一眼,后者忙走到一边,让出主坐,高欢一屁股坐下,徐黑虎、齐大柱如两尊门神一般,按刀站在他的身后,令人感到恐怖,气氛不太融洽。

      高欢笑道:“都坐吧!刚才商议什么了?”

      各人坐下,高有才兴奋道:“欢儿,侯县丞答应为父,愿意为你牵线搭桥,促成朝廷招安。届时不仅你能获得朝廷武职,为父也能被朝廷赦免,重新为官!”

      高欢闻语笑道:“呵呵~爹,俺没错吧!这才打下登封,他们的态度就变了。这比爹百般巴结如何?”

      高有才没有在意,高欢说他之前拿银子巴结侯方伯,结果却被县里牺牲的事情,而是欣喜道:“这么说,欢儿你同意接受朝廷招安!”

      侯方伯见高欢进来,屁股都不敢坐实。

      现在他听见高欢有意接受招安,便忽然觉得有所依仗,于是屁股坐实,人也轻松自得起来。

      从方才的交谈中,侯方伯对高有才已经了解,他并没有反叛朝廷之心,就是一个急于接受朝廷招抚的宋江。

      高家既然想要朝廷招抚,那侯方伯的作用就大了,侯方伯的优越感便又回来了。

      “俺同意招安!”高欢点点头,随即又道:“不过却不是现在!”

      侯方伯闻语忙道:“公子若是心向朝廷,侯某愿意游说,侯某伯父乃是~”

      “俺让你说话了?”高欢锐利的目光看下侯方伯,骇得他连忙噤声。

      高有才道:“欢儿,侯县丞愿意帮忙,你还等什么呢?”

      高欢看了他一眼,朗声道:“俺同意招安,但不是现在!既然打下一个登封,侯县丞就愿意游说,那俺们何不在打几个县,再谈呢?到时候,爹做个布政使,俺封个侯,岂不快哉!”

      高有才和高镰听了高欢的话,微微一愣,侯方伯却身体一颤,屁股又只坐了半边。

      这个高欢绝不是普通的毛贼、土寇,侯方伯听了高欢的话,便知道自己绝对唬不住高欢,他心中早有打算,眼下不可能接受招安。

      如果说高有才是宋江,心里没想反,那么他这个大儿子,就是朱全忠,造反和接受诏安,都是他谋取更大利益的手段。

      这样的人,即便接受诏安,也不会真心效命朝廷,今后定然是朝廷祸害。

      这时高欢微微一笑,看向侯方伯,“侯县丞,这一天下来,你想清楚没有?”

      侯方伯蠕动喉结道:“不知高公子是什么意思?”

      高欢冷声道:“自然是为我做事!”

      侯方伯额头冒汗,内心天人交战,一方面是自己的性命,一方面是东林党人的气节。

      虽说他一直挖朝廷墙角,偷税漏税,赚取大量财富,却逃避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但是他还有东林党人,却没有想要明朝灭亡,暂时也没有通敌的意思。

      侯方伯明白了高欢的心思,知道他不是宋江,而是朱全忠,一咬牙,拿出了文人士大夫的气节,忽然拍案而起,板起脸道:“你死心吧!我东林党人,为国为民,绝对不会为反贼效力!”

      高欢闻语冷笑,“那我就不能留你了!”

      高欢一挥手,身后铁塔般的黑虎,便走上前,拔出了大刀。

      高有才和高镰见此大急道:“欢儿,刀下留人啊!”

      侯方伯脸色煞白,心头震惊,不商量挽留一下的吗?

      高欢却冷哼一声道:“登封粮食不多,我不养闲人。既然不为我所用,那就是敌人了,留他何用!黑虎,把他砍了!”

      侯方伯只觉得肩膀一沉,一把鬼头大刀,便架在他的脖子上,他腿一软,身体无比诚实的,“噗通”一下,硬生生的直接跪在地上。

      这个速度,连侯方伯自己也没想到,纯属本能反应,高有才和高镰也是目瞪口呆。

      这一跪,花厅内突然安静了,高欢笑道:“侯县丞这是?”

      侯方伯真心想硬气一把,做个有气节的大明官员,无奈真的怕死,实力不允许他硬气。

      “我不会为反贼效力,但是公子为民请命,且有归附朝廷之心,我愿意为公子尽绵薄之力。”侯方伯跪在地上,内心羞耻道。

      高欢满意颔首,“那就写一封效忠书吧!”

      高镰很有眼力劲,拿来笔墨纸砚,“哥,东西准备好了!”

      当下侯方伯只能提笔,写下一封书信,并按了手印。

      高欢拿过信,看了看,然后对垂头丧气的侯方伯道:“侯先生请起吧,不用行此大礼。”

      侯方伯尊严全无,无法在高有才父子面前摆姿态,而高有才也明白过来,侯方伯在高欢面前,什么都不是,更不用去巴结。

      高欢将书信收好,“侯先生放心,这封信我会收好,并且你投靠我的消息,也不会传播出去,对外你依旧是被我软禁,依旧是大明的忠臣,东林党的楷模!”

      侯方伯愣住了,不过遂即心头却庆幸不已,若是如此对他来说,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否则他会被东林骂死,还可能被侯家除名。

      “那公子有什么事情,要我去做?”侯方伯知道不可能有这样的好事。

      高欢道:“我需要你的关系,从南方购买粮草。”

      侯方伯面露为难之色,“公子知道的,东南士绅虽然逃避赋税,不为朝廷出力,但是也不会支持义军的!”

      高欢伸出两根手指,“只要他们将粮食运来,我便以高于市价两倍,来收购粮食。”

      赤备一下抄了十多万两现银,高欢现在有钱的很。

      “两倍于市价?”侯方伯眉头一挑,“这件事公子,也别去找南方的士绅了,交给我侯家即可。”

      高欢露出满意的微笑,银子对他来说是死物,粮食才是关键。

      现在李自成已经逼近宜阳,明年初就要打洛阳,赤备军熬过今年,说不定也要插一脚。

      (求收藏,求大家多投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