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破解版漫画

      上书房。

      小皇帝端坐龙书案前,双眼呆滞而无神,就如同一具木偶一样。

      作为一国之君,对政务,只能旁观,对奏折,只能浏览。

      这和木偶,也没什么区别。

      是的,直到如今,他依然只能看奏折,而不是批阅。

      这些奏章所请之事,早已被辅政大臣批阅完毕,拿主意这个环节,也被朝堂诸公承担。

      他毫不怀疑,自己现在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

      之所以还给自己看奏折,是因为自己是皇帝,还需要“学习”。

      在亲政之前,一直都要这样“学习”。

      至于什么时候亲政?

      且看吧……

      康熙叹了口气,将注意力放在手中奏折上。

      这是一本表功的奏折,说是两广镇压白莲教已经进入新的阶段,不过士卒死伤惨重,需要抚恤银子。

      上奏之人他知道,倒不是皇帝耳目众多,而是这人根本不掩饰自己鳌拜党羽的身份。

      再说,也掩盖不了。

      毕竟是个人都知道,那家伙就是鳌拜亲军出身,靠着打南明余孽,一步步升到了现在的位置。

      想到这里,小皇帝又开始头疼了,心说你问我要钱,我他妈哪里来的钱?

      当这么久皇帝,我去过一次户部吗?

      你怎么不向鳌拜要钱?

      想到鳌拜,康熙又想起了今天早朝的事。

      早朝时,鳌拜咆哮朝堂,当着众臣大骂苏克萨哈。

      正常来说,这种行为属于大逆不道,直接杖毙也是可以的,但结果非常可笑——众朝臣如同耳聋一般,都装作看不见,没有任何人出来说一句公道话。

      寒心啊!

      若不是苏克萨哈装聋作哑,今天早上自己绝对下不了台。

      不过也没办法,没亲政的皇帝,面对顾命大臣,除了说好话、和稀泥,还有什么用呢?

      再次叹了口气,康熙忍不住想道:还是苏克萨哈忠君体国、老成持重。

      不过这位老臣年纪大了,身体也不是很好,若是自己亲政,想必对他也没什么影响。

      如此看来,应该和他多亲近亲近......

      正想着如何借力打力、拉拢分化四大辅臣,一个老太监走了进来。

      他弯着腰,疾步走到康熙身侧,抖开马蹄袖跪在了地上:“主子,奴才有事禀告。”

      小皇帝转过头,对这人打断自己思路很不满意,皱眉道:“什么事?”

      老太监听出皇帝语气不悦,忙说道:“若是一般事,奴才万不敢打搅主子,但这件事非皇爷决断不可。”

      听他这么说,皇帝心里舒服了许多。

      看来,自己还是能做一些主的嘛!

      于是他收了怒气,好整以暇道:“说来听听。”

      “嗻——”

      老太监俏皮的拖了个长音,这才解释了起来。

      “主子,尚膳监首领太监死了。”

      见皇帝没有反应,他知道主子估计不知自己说的是谁,随即又补充了一句:“就是海大富公公。”

      刚开始,小皇帝还有些心不在焉,直到听到名字,他才惊讶道:“海大富?”

      “主子明鉴!”

      老太监赞了一句,低着头回道:“正是海大富。”

      康熙皱眉道:“这奴才前几天还陪......陪朕逛了园子,今天怎么就死了?”

      他思考片刻,忽然道:“不对啊,这老奴才不是练武的么?身子也不差,到底是怎么回事?”

      海大富是尚膳监首领太监,虽然官职只有四品,但好歹是内廷二十四监之一。

      内官可是皇帝家奴,突然暴死,皇帝决不能不管不问。

      老太监回道:“主子明鉴万里,海公公确实有一身武艺,可问题也就出在武艺上。”

      见主子详细追问,他也不敢藏着掖着,浑水摸鱼、安排手下人掌握尚膳监的想法,也暂时收敛了起来。

      “据海公公手下太监小春子说,海公公最近不知在练什么邪法,把尚膳监小太监杀了十几个。

      今天早上海大富发疯,要去杀小春子,两人厮打时,小春子不慎把他杀了。”

      海大富疯了?

      听到这个消息,皇帝第一反应是不信。

      但想起前段时间两人去丽春院时,海大富大白天还带着个墨镜,又觉得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这老东西,从先帝爷去世之后,一直不是很正常。

      小皇帝皱眉道:“如果海大富真在禁宫修炼邪功,倒也是死不足惜......你查了没有,他到底是不是在修炼邪法?”

      老太监头也不抬,回答道:“回禀主子,奴才派了手下去看,确实见到十一个七孔流血、如同僵尸的小太监。”

      说完,老太监便一言不发,也不多做主观评价。

      还真有这事?

      小皇帝露出一丝讶色,随即又有些气恼。

      这海大富怎么恁地不争气?

      一身好武艺,本来朕还准备重用你,让你助我杀鳌拜呢!

      现在你这一死,朕的计划岂非鸡飞蛋打?

      狗奴才,真是可恨!

      康熙本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心中愤恨之下,更是不会顾念同逛青楼的情谊。

      “着内务府,将海大富三族抄家,发配宁古塔……”

      他略一思索,继续说到:“速将海大富及横死太监尸首焚化,再叫喇嘛去做场法事,驱驱邪祟。”

      “嗻。”

      老太监领命,又小心翼翼问道:“主子,海大富手下还有一个小桂子、一个小春子,这两个奴才怎么安置才好?”

      “发放俸禄,赶出宫去。”

      话刚出口,康熙就后悔了,小春子身上有几分武功,对付鳌拜肯定用得着。

      迟疑片刻,他才说道:“这样,小春子留下听用吧,毕竟是他杀了海大富,算是有功之人。”

      小皇帝端起茶盏,脑中思绪不断翻腾,知道只要自己未亲政,就只有内廷之人可用。

      小春子虽然有些傻,但大体上还是有用的,。

      这奴才武功虽不如自己,但朕乃天子,真要对付鳌拜,也不能亲自上阵。

      不过,到底怎么安排这家伙呢?

      让他留在尚膳监,似乎有些不妥,小太监都要做事,不能及时响应自己召唤。

      调到自己身边,似乎也不太好。

      这小子这般憨直,说不定我刚说完杀鳌拜,他就恨不得冲上去。

      被鳌拜打死倒不算什么,关键是如果泄露了自己的想法,让鳌拜心生警惕就不好了。

      “皇帝哥哥!”

      正思索间,建宁公主闯了进来,蹦蹦跳跳来到龙书案边。

      “奴才参见公主,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老太监高声问候,低着头不敢直视公主。

      建宁瞥了眼跪着的奴才,小声问道:“哥哥,今天你还和小春子布库吗?”

      看到妹妹,康熙福至心灵。

      小春子的安排,有着落了!

      于是他转头说道:“这样,将小春子调到长春宫,让他伺候建宁公主。”

      嗯?

      将小春子调到我宫里来?

      建宁欣喜若狂,几乎要笑出声。

      不过她还是有几分心机的,知道不能这么开心。

      听到好消息的一瞬间,就立刻绷着脸,强忍住快要溢出来的笑意。

      “嗻,奴才这就去办。”

      老太监领了命令,后退着膝行至上书房门口,这才起身退了出去。

      外人一走,建宁立刻先发制人:“哥哥,你把小春子调到我宫里,那咱们不就暴露了吗?”

      皇帝叹了口气:“这事儿也瞒不了多久了,海大富练邪功死了,小春子按律应该赶出宫去。

      不过鳌拜最近越发嚣张,我有心将他捉拿下狱,趁机收权亲政,小春子我还用得着,只能暂时安置到你那里。”

      说罢,他露出一个惋惜的表情:“看来从今以后,我再也没法和他好好比武了,真是可惜。”

      “这样啊~”

      建宁公主点了点头,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哥哥,你放心,我一定好好调教小春子,让他对我忠心不二。”

      随后,她在心中加了一句:要他去杀鳌拜还是算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