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美记三级片

      对于刘沛然和韩兆峰来说,今天这仗大获全胜。

      小三子带来的三千士卒损失不到一百,却打败了十多万南夷,斩杀数万。不仅为镇州城的百姓报了仇,还破坏了南夷的根基,想要恢复到如今的强势,至少要过十年。

      韩兆峰写战报的时候手都是颤抖的,泼天大功,他完全可以凭借此次功劳,一举获得晋升先天八重的资源。

      至于先天九重,他可不敢想。朝廷供奉很难晋升先天九重,因为朝廷也怕尾大不掉。

      晋升到先天八重之后,朝廷就会减少天材地宝的供应,他想要晋升九重,就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就算这样,也让韩兆峰高兴的不行。

      刘沛然这边也收获颇丰,小三子成为天元城将军,就等于他的势力将触角伸出了小镜湖,可以触及到周围三州六府。剩下的,就等凌波岛的那些小家伙成就先天,慢慢积累先天高手的数量。

      此战帮助韩兆峰,只要韩兆峰在天元城巡查司尚书一天,就会给他方便。

      便宜老丈人在天元城官场人脉丰厚,就算十多年没有回来,但是想要重新建立起来还是很快。

      巡查司、将军府、官场是天元城三大势力,还有慧剑门这个合作伙伴,以后天元城都要看他的眼色行事。

      更加重要的,他和了然成为了朋友。有转世罗汉这块招牌,整个大陈想要招惹他,都要心里合计合计。

      相对于两个最大得利者,其他人的情况就要差了很多。

      各大门派,就算慧剑门也损失惨重。

      几十名精英弟子,还有两名先天弟子死在战场,差点让慧剑门一蹶不振。幸好他留了一个心眼,将一部分精英弟子留在了天元城。有了这些精英弟子,加上和刘沛然交易的丹药,花费半年的时间,就能彻底恢复。

      各大门派比慧剑门还要惨,一些门派直接一个先天掌门或者长老,直接死在了镇州,从此一蹶不振。

      比较大的门派虽然没有那么残,但是也都损失了先天高手,有的甚至是先天四重、五重的长老。

      虽然他们都得到了进入天元城的机会,但是没有了那么多先天,想要弥补回来还不知道有多久,五十年?还是一百年?

      后继乏力,就算进入天元城也有很大可能落魄下去。

      大家都进入天元城,天才拜师也要找好门派,有高手指点晋升才快嘛!

      可想而知,慧剑门这样有高手又有资源的门派,必然会门徒众多。

      一些门派为了避免传承断绝,就联合起来。最后,一些大门派也加入了进来,组成了一个联盟,以坠龙山龙首派为盟主,紧紧团结在一起,准备抗衡慧剑门等大门派。

      韩兆峰看到这样的情况,立刻加紧让朝廷派来新知府。上一任知府在南夷偷城的时候就死了,到现在天元城一直没有名义上的行政长官。

      半个月,朝廷从霓凰路调来了一个叫蒋忠贤的知府。

      掌握着巡查司和衙门之后,韩兆峰的势力暂时盖过了双方。

      慧剑门等大门派,小门派联盟还有巡查司之间三足鼎立。

      唯独小三子领衔的将军府置身事外,冷眼旁观。虽然小三子出身巡查司,但是对巡查司并没有太多的感情。

      慧剑门虽然和刘沛然关系不错,但也只是合作关系,还不足以让小三子站队。

      小三子也没有时间和这些人勾心斗角,他正忙着招募士卒,训练军队。

      刘沛然返回小镜湖之前给他留下了八阵图的简单应用方法,他要一边学一边训练,忙得不可开交,连练功都快要耽误了,哪有闲心管其他的事情?

      三角形是最稳定的图案,三方势力在没有出现一家独大的情况之前,不会出现大的纷争。所以,也不需要小三子掺和到其中。

      刘沛然没半个月都会派陆英前往天元城了解情况,每一次陆英汇报完,刘沛然都忍不住摇头。

      外敌还没有覆灭,就开始内部争斗,果然哪个世界上的人都一样。

      本来他还挺看好张无缺的,结果没想到张无缺也是鼠目寸光。

      手上掌握着大量的大还丹和一品天地绝,安心发展个几年就能独霸天元城,非得现在掺和到纷争当中?

      看来他的老好人性格完全是装出来的,是为了避免被天元城各大家族算计。

      现在天元城各大家族覆灭,慧剑门没有了天敌,立刻现出原形了。

      不过这都不关刘沛然的事情,只要他们不大动干戈,想要争斗就争斗吧!

      不争斗,怎么知道凌波岛的好呢?

      只要他们不破坏天元城的安定,不勾结南夷,刘沛然都不会管他们。但是他们要是不知收敛,刘沛然也不介意让他们知道天元城是谁的地盘。

      出去一个多月,凌波岛变化也很大。

      不过最大的变化还是人,含笑已经后天巅峰,随时都可以突破先天了。只不过刘沛然不在,她不敢擅自使用一品天地绝,所以才没有突破。

      所以,刘沛然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含笑突破先天。

      作为凌波岛第四位先天,刘沛然将隶俊天赏给了她。含笑最先换的功夫就是曹全碑,之后虽然有很多武功,但是依然每天勤学苦练。有了隶俊天之后,她也算有了趁手的兵器。

      这个小丫头是所有小家伙里面最熟悉《易经》的,几个月每天都在看《易经》。她的天资不俗,现在已经开始学习三花聚顶掌法了。

      和其他小丫头喜欢九阴白骨爪不同,她对于掌法很青睐,最开始的飞花掌,又到八卦掌、四象掌、摧心掌,都使用的非常不错。只要再三花聚顶掌法上下一番苦功的话,完全可以当做赖以成名的绝技来用。

      刘沛然之前曾经想过,只要能够学会反两仪刀法就收徒。后来想想又算了,他没有成立门派,也就没有必要正是收徒了。

      不过,对于这些小家伙他可是一点没有藏私,而且还煞费苦心,每个都给他们选择适合的武功传授。

      待遇一点不比徒弟差,更没有不要在意师徒名分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