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奶子大黑逼

      安南远也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这叫叔叔伯伯怎么和你争,年纪大了,这种不要脸的话我们羞于出口啊!”

      “天龙哥哥,他们怎么也是我的堂姐和姐夫。要不你就随便动动手指头,帮帮他们,免得他们以后没饭吃,在外面给我们安家丢人现眼。”

      安小茹撒娇的抱住姜天龙的胳膊,好像是很关心凌晨和安清玉的样子。

      姜天龙看了一眼未婚妻,会意道:“小茹,就这样的堂姐和姐夫,不是我不想帮忙。主要是这家伙吹牛不打草稿,肯定就是坨扶不上墙的烂泥呀!”

      “够了,都被说了!”

      安老夫人心累的揉了揉太阳穴,挥挥手道:“好了,我已经决定了,明天就让清玉去。”

      听到老太太这话,安小茹和父亲相视一眼,心中暗恨,这老太婆到底是看上安清玉哪里了?

      “安老夫人,此言差矣!”

      姜天龙站出来表示反对:“老夫人,这本来是您安家的事情,晚辈不应该多言。不过不瞒您说,我们姜家的代表正是我,我完全可以和小茹一起过去,这样对提高安家的地位是不是有好处?”

      这话说的安家其他人都是眼睛一亮,看向他的眼神越发讨好。

      姜天龙得意的环目四顾,笑着说:

      “陈会长可是绝世无双的人物,明天想要在他面前露脸的人如过江之鲫。老夫人您可以偏心安清玉,但是让她去了,能拿出什么好东西吸引到陈会长的关注?还是她安清玉有什么能力?”

      “万一安清玉不仅没有给安家争光,还上不得台面,丢人现眼,那不是给安家抹黑吗?”

      “比如像这样的礼物,上得了台面吗?”

      姜天龙一边说,一边用脚踢了踢安清玉脚底的礼盒。

      “我的礼物上不了台面,也比你那假人参好得多!”

      凌晨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像是投入水面的炸弹一样,引起一阵骚动。

      “什么假人参?”

      “该不会是说姜少爷献给老太太的那支吧?”

      “这个凌晨,肯定是胡说八道的,要是假的,咱们安家这么多人能看不出来?”

      “就是,我们安家可是医学世界,要是连假药都看不出来,那还混什么?”

      众人议论纷纷,用鄙夷眼神看着凌晨。

      而姜天龙,却脸色一变,眼眸中有一丝不自然划过。

      “你别乱说!”

      安清玉有点慌了,赶紧扯了扯凌晨。

      可凌晨只是笑笑,他还真不是在胡说八道。

      什么假药能逃过他的眼光?

      在姜天龙拿出来那支假人参的时候,凌晨只是瞟了一眼就看出这山参不对。

      他只是暗暗摇头,安家这医学世家确实是没落了,没几分水准,连假山参都看不出来,仅管这支假山参确实造价造的很高明。

      “凌晨,你再胡说八道,我拔掉你的舌头!”

      姜天龙受到质疑,愤怒的咆哮起来。

      “林家的一个上门女婿,区区一个保安,还在医学世家面前班门弄斧,也真是不嫌害臊!你这么说,就是故意挑唆我和安家的关系,真是其心可诛!”

      这时,安南池也到那支老山参面前,还掏出放大镜,装模作样的仔细看了好一会,然后哼了一声,冷冰冰的对凌晨说:

      “小子,你就算恼羞成怒,也不要这样陷害别人,我这人参根本就没有问题!”

      所有人心里的天平,都倒在姜天龙这边,完全不相信凌晨的话。

      “我就说他是乱说的,南池都说没问题了!”

      “也不知道这家伙是哪里来的勇气,在我们医学世家面前,还敢拿药材做文章。”

      “呵呵,我看他就是故意的,也许是安清玉在后面指使,和他狼狈为奸,就应该赶出安家!”

      就连安老太太,此时看向安清玉和凌晨的目光,都变得不善起来。

      她虽然喜欢安清玉,但是更不喜欢有人在她的寿宴上故意捣乱。

      “都怪你!你给我闭嘴,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安清玉有点慌了神,脸色苍白的埋怨凌晨。

      而凌晨却怡然不变,郎声道:“看来你们安家,这医学世家这名头确实徒有其名,水平没几分,水分倒是挺大。”

      “放肆!”

      安家人全部都愤愤的瞪着凌晨,好像要用目光把他撕碎一般。

      不只是安家人生气,就连安清玉都忍不住了,大声喝道:“凌晨,你还不给大家道歉,乱说什么?”

      安老夫人冷冷的盯着凌晨:“呵,看你这一本正经平价我安家的样子,难道你还懂医术?”

      “确实是略懂几分。”

      凌晨傲然道。

      他转身指着安南池:“你安南池,年纪也老大不小了,为了床笫之间那点事,天天吃那么多大补之物,小心别把自己补坏了。”

      安南池立刻面色胀得通红,心里面就开始打鼓。

      他确实是喜欢去花街柳巷,不会是安南辰告诉他的吧?

      “还有你,安南远,肝硬化已经在朝你招手了。最好去医院检查一下。”

      “安小茹,你脸上抹再多的粉也没用,流产太多,总是会导致内分泌不调。如果以后还想要孩子,建议你洁身自好,尽早就医。”

      “姜天龙,你好不容易调好的身子,就这么和安小茹一起玩坏了,要是你求求我,我说不定会救一救你。”

      凌晨噼里啪啦,就像打机枪一样,完全没有给其他人说话的机会,连指着他们诊断了一通。

      安南池等人居然哑口无言,从他们尴尬,疑惑,震惊的神情来看,都被凌晨说中了。

      一时间,大厅里雅雀无声。

      凌晨整个人身上,散发出一种自信,傲然,高不可攀的气场,彻底镇住了所有人。

      “混账东西!你……你别得意!”

      安南池气得身体直哆嗦,“这肯定是老二告诉你的吧?好啊,看来安南辰是非要帮着外人嘲笑我们,要撕破脸了!”

      “你胡说什么?这关我岳父什么事?”

      凌晨冷笑。

      “除了安南辰,还能有谁告诉你这些?”

      安南池也是一脸冷笑,“我都差点就信了,老二真是好手段,到今天还想骑在我们头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