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湿影院下载

      黄沙城算不上是一座城,它既没有宽高厚围的城墙也没有戎装待武的士兵。相传黄沙城与宁古塔一样是发配犯人或是逃难至此人寄居的,因为有几道山脉阻隔遮天蔽日的沙暴无法过来随时间推移才逐渐有人居住,也有了与周边各国的贸易往来,建成了这座没有城墙还极度宏达壮硕的世外之城。繁华纷乱的看的胡军眼睛有点用不过来,觉得啥都好看啥都新鲜还每每发出声感叹惊讶,王凯同样,他性格沉默少语不爱多表达,自己苦心熬练二十年才有的功绩一朝散去,没发疯已经奇迹,为什么说,没发疯已经是奇迹。

      他,他很笨,林飞扬练三天看几次就能记住掌握的招式他需要看二十几日熟悉十七八天还能学会,他还是个彻彻底底的武痴为避免自己掉队,鸡鸣天不亮起床夜半黄狗进窝才睡别人听曲看戏时候他练武别人逛街游玩时候他练武,别人调戏姑娘聚宴时候他练武,为让饭食消化的更加能在挤出点时间从来不吃饱,一狠心还酒肉戒了,该为食素,天道酬勤笨鸟先飞没有无缘无故流出的汗水他也练成副好本领。对自己长期虐待弊端也出来了,外加本身就性格清冷更使性格缺陷不爱表达经常自言自语,有性情分裂的征兆。

      张堇年私下里对林飞扬早言,“有合适引导王凯必能成为位重情重义的好兄弟,可若是没有跟对人很容易变成个疯子变成个阴险毒恶之人,敢对自己狠的对别人更无情面”。

      “看,看”!胡军嚷的,“那有团火,咱去看看”。

      人群围的严重,在中间空场里不时有簇火苗作响升空,费好大才劲挤进去才知道自己认为的人高马大,这里,高过胡军雄壮过胡军的比比皆是。在那团木火旁边有位美丽少女正在跳舞个头高挑,身材苗条亭亭玉立,显得修长。柔弱娇嫩的小脚踩在块毛地毯上翩翩曳姿,裙子上还坠有很多亮片装饰随着她的舞步飞快旋转。阳光下,她麦黄色的紧实肌肤更加洁净健康,每当她那光**人的脸转向你时,乌黑的大眼都会对你投去一瞥动人心魄。

      看的围在四周的人个个张大嘴巴,目光定定她就这样飞舞着两只纯美净洁的手臂不时高举过头顶,把一面手鼓敲得欢声高歌美丽的容色晶莹如玉好似新月生晕花树堆雪,柔情绰态的不可方物。恰在这时,这落入凡间的仙女发辫散了开来一根铜簪子飞到地上。那柔顺的黑丝配上秋水如凝的脸使众人都沉醉在她的环姿艳逸中,无法自拔。

      “军子”,林飞扬拍拍满脸高兴的胡军,“小凯有麻烦了”。

      原来在她蹲下去捡滑下的头簪时,人群中的好事猥琐之人用小石籽的打掉她肩上的细带使衣服顺胸前滑落下去。而且还有人故意找事的对她扔出赏钱,使得其他人也纷纷效仿。

      少女慌了,一手要去捂胸前衣服,一手还要去捡地上头簪并有下雨般,零零碎碎的银铜钱砸落下来光看都感觉疼。起身,后背衣物滑落。不起,要一直蹲着还要忍受四周人群对她脊背投来的炙热目光。她眼中隐泪左右无措时,王凯上前两步长衣迅速盖她躯体上。想要运气转于掌心才记起自己已经内力尽失沮丧的紧紧攥住拳头,这些也都被年轻姑娘看在眼里,也招来旁边人的谩骂。

      “哎呀~,哪来的臭虫,多管大爷美事。对啊,哪来的毛小子扫不扫兴,银子都花了,赶紧滚开,烦躁……”,闹哄哄的骂声都是对王凯指责。

      林飞扬真气控手做个收揽动作,零零碎碎的银钱被内力聚到铜盘内有十多两立前几步对人群说,“各位,今天表演到此结束,多谢多谢……”

      “充什么大瓣蒜,晦气晦气……”

      又是阵谩骂围聚的人群气哼哼的散了。

      林飞扬把铁盘递给她的,“姑娘,你跳的很好”。又扶在王凯肩上说;“于小事得道于小人成佛,会有办法的。即使现在,你也身为侠义”。

      “呵呵,谢谢师哥”

      “谢谢你,我叫拉瓦达”。

      王凯转过头,她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自己。

      “你是怎么了,刚才我见你好像很沮丧,因为我”?她那轻快的声音悦耳动听像在问话又像在等他回答。

      “不是,早些回去吧”。说完,眉在理她,走了。

      消失的背影,和他的头也不回让拉瓦达有点伤心。可能是平时的众星捧月让她产生了优越感让她对自己的容貌魅力都有了相当的信心,以为这个俊俏青年也会痴迷。可他的骄傲他冷漠让拉瓦达变得很神伤,就连盖在身上的衣服都隐隐觉得很刺痒。

      “哼,可恨的家伙。如果不是他出来搅乱,自己还能享受那痴迷的目光。敢这样对我,一定要让你好看”,气呼呼的把身上长衣扔在地上!

      这点,王凯有罪,还是大罪,美女惹不得,受人追捧得尤物更伤不得应该捧在手中端在头顶。这样才符合她们的身价也以示你的尊重。否则你的错,没有理由就是你的错,不然你别扰我啊。

      街景的琳琅让林飞扬轻轻感叹;“这黄沙城确实纷呈,身上盘蛇的,肩上挂蜥蜴的,生吃肉的,穿着古怪的,喜好同性的身上布满纹刻的。还有各种流门教派全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光这几天所听来的秘事怪新,比活这么多年知道的都多。还有吃的用的穿的住的,真是异形多样种类齐全”。

      林生则不以为然的,手摇他的纸扇;“三千大世界,万里多浮屠。是谁让你们往海安寺的”?

      “一个郎中”。

      “海安寺确实大名在外,可求他们时也要付出一定本钱”。

      胡军无所谓的;“只要能医好小凯,多大代价也付得起”。

      林生又摇摇折扇。

      在幢临街的小楼里那双炯炯的大眼有心事的盯着街上过往人群。

      “依依,别看了,起风了,刚下完雨,凉,你伤刚好,身子弱容易受风寒”。说着,这中年妇女就要把窗户关上还她端碗热汤。

      “蒋姨,留半扇吧”。

      蒋蓉听从的给她留下半扇,“我还担心你扛不住那几股内力,会筋脉受损功力震荡现在看,都是我乱想了”。

      赵依依起头,“蔣姨,我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好了。有段时间我陷入了神志不清,仿佛记得自己像是去了月亮湖,记得一个柴房还有个男人,”

      蒋蓉正细心整理桌上药草恰好药壶也滋滋响了,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依依,想不起来不用想了只要好了就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