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视频下载地址APP

      得知太孙被掳,文帝快马加鞭来到大营,看着太孙营帐中的地洞,一股怒意涌上心头。

      忽然文帝看到了什么,匆忙走到太孙床榻,伸手捡起了一个木制小剑,看着上面刻着的“玉龙”两字,表情不由狰狞起来。

      “小龙儿,皇祖父一定会把你带回来的,等着皇祖父。”文帝痛惜道。

      看着文帝表情,群臣已经做好接文帝的怒火了,只听文帝咬牙切齿道:“立刻封锁全境,全国每条关卡加两倍入手,一当发现异常,给朕先扣留下来审查。另外,即刻回京,朕要发兵,小龙儿不回来一日,我就让他北赵永无宁日!”

      “陛下,此举万万不可啊,眼下马上就要秋收了,此时贸然开战,还需要从百姓中征调民夫,到时就无劳动力可秋收了。”左丞相吴伯宗道。

      兵部尚书梁奇章也跟着出列规劝道:“是啊!陛下,如今已是九月初了,集结大军,可能时间已进入十月,到时寒风凛冽下,我大齐将士攻城必将损失严重!”

      众臣纷纷附议,虽然此时没人想触文帝怒火,但是为民生计,不得不如此。

      看着群臣纷纷建言,文帝捏了捏拳,压下心中怒火。过了许久,才道:“那就依诸卿家所言,今年东郡、泰山、济阴、济北、东平五郡秋收的赋粮全部运往聊城,明年开春兵发北赵。”

      “臣等附议!”

      文帝挥了挥手,让众人下去,于是众人告退,纷纷回去收拾行囊,准备回京。

      待众臣走后,文帝幽幽道:“小言子,你即刻顺着地洞下去,与许英汇合,朕现在就回宫,我会让锦衣卫尽快与你汇合,由你全权负责。”

      “老奴明白!老奴一定把太孙殿下带回来。”

      “去吧!”文帝点了点头。

      看着王言进入地洞,文帝对一旁的夏归道:“令沿途郡县出兵协助余铁生捉拿刺客,另外八百里加急命徐祥率十五万右武卫前往聊城,与黄策营汇合,由镇北大将军汪宗林统一调配。”

      “是,陛下!”

      ……

      再说许英等人,下了洞口,走了一柱香时间,来到了一处开阔的路口,此时面前出现了四条路径。

      许英见此,当即将大内分成三组,自己只留两名抱丹高手。四组人马各探查一条路线,沿途做标记,如有发现即刻派人直接回洞口上报。

      一众大内纷纷领命,看着众人进入洞口,许英当即带两人进入最后一个洞口……

      而此时的黑衣人,自劫持太孙下了地洞后,一路顺着其中一个地洞走了半个时辰,来到了另一侧出口,此地正好是在一片树林里,黑衣人辨别方向后,当即施展轻功向北而去。

      为了防备齐军,黑衣人没有选择走道路,而是一路顺着山林前行。

      过了两个时辰,此时黑衣人已经离齐国大营二十里了。修整片刻后,其正要起身赶路时,突然感觉道了什么。不由阴笑道:“小子,这么快就醒了啊!放心,老子现在不会杀你。”

      果然,背上的布袋动了一下,太孙司马玉龙早就醒了,只是迷香原因全身乏力而已。

      黑衣人好歹是宗师,百米内就可以感受道一个人的呼吸,刚刚将司马玉龙背起时,后者呼吸突然加重就被其感受到了。

      “你为什么要抓我?我皇祖父不会放过你的。”一声童音从袋中传来。

      “怕司马龙城那个老匹夫,老子就不会找你了”黑衣人说完,也不等司马玉龙回话,一指过去,后者身子就软下去了。

      当即施展轻功,向北而去,一路上一发现司马玉龙清醒过来,除了让其吃喝拉撒外,就是一指下去,也不等其说话。

      这样过了三日,此时黑衣人已经到了寿张县郊李家村外,待天色已暗,当即来到李家村乡绅李根天家后墙,轻轻一跃,就进入到了宅院内。

      这是,突然一道银光从一侧射来,黑衣人见此,一个擒拿就将其抓住,原来是一支银白色长枪。

      “什么人?鬼鬼祟祟,深更半夜私闯民宅,是行窃还是采花?”这时,从一侧出来了一个中年胖子,对着黑衣人质问道。

      熟知中年胖子的李家村村民一定会很惊讶,此人居然是乡绅李根天,谁也不知道那个平日嘻嘻哈哈的胖子居然是一个抱丹境的高手。

      “是老夫!”黑衣人撤下面巾回道。

      李根天看清了黑衣人的脸,大惊:“东平分舵李根天参见徐供奉!不知供奉大人大驾光临,为此出手,请供奉大人恕罪!”

      “起来吧!带老夫去隐秘处,老夫有要事吩咐你去办。”

      “是,大人!”李根天闻听此言,忙回到,当即引领徐供奉往书房而去。

      到了书房,只见李根天径直来到书架,拨开了第三排书架上的书,按动了其上的按钮,随着一声“咯吱”声响,书房一角的地板随之打开,漏出了一个带着地阶的洞口。

      “大人,请跟属下来”说完,李根天当即顺着地阶走下地洞,徐供奉背着布袋紧跟其后。

      随着李根天走了一柱香时间,徐供奉看到了一个开阔的地下大厅,只见里面有各式珠宝、绫罗绸缎,其后还有一扇大门。

      “大人,这些财宝是属下的一点心意,请您收下。”看到徐供奉注视着大厅,李根天当即说道。

      “哼!这些东西你留着吧,老夫不需要这些阿堵之物,无需多言,快带老夫去静室!”徐供奉不屑道。

      李根天明白马屁拍在马腿上了,讪笑道:“大人里边请!”。随即来到大厅门口,推开大门,引着徐供奉往前行进。

      只见里面有一处放了被褥的石床,一方石桌以及四座石凳,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徐供奉很满意此间石室,当即放下手中布袋,打开其上的绳子,揭开布袋,漏出了其内司马玉龙,只见后者此时正处于昏睡状态。

      徐供奉细细感受了一下,片刻后,将其放在石床上。

      做完一切举动后,看着一旁疑惑的李根天,缓缓说道:“这个小娃娃就是齐国太孙。”

      “什么,难怪这几日城里派出军士驻守寿张各地道路,还有县衙捕快通知我等,发现有可疑之人立刻上报县衙,原来是大人您抓了齐国太孙啊!”听了徐供奉所言,李根天震惊道。

      “现在齐国已经封锁了,纵然老夫这身修为,也无法短时间内徒步横穿齐境,此次寻你,是需要你帮忙!”徐供奉说道。

      李根天当即拜道:“大人尽管吩咐,属下一定办到!”

      徐供奉听后,点头道:“如今,老夫在想撤离已是困难重重,索性老夫待在此处,等风声过去,在出发不迟。

      老夫需要你去办两件事,其一,你持老夫的玄镜司令牌,去城中的福园客栈,找到掌柜。命其通知此次随我出行的几个玄镜司宗师,让他们兵分几路,立即回归北赵,记住让他们给齐国造成太孙已掳往北赵的假象。”

      “属下明白!”

      “嗯!其二,你立刻通知齐境总舵主铁雄,把太孙已经被我拿下的消息告知于他,他明白该如何做的。”

      李根天闻言,当即郑重回道:“大人放心,属下明日一早就进城去办。”

      “嗯!此事辛苦你了,一切为了大业。”徐供奉拍了拍李根天的肩膀道。

      “一切为了大业!”李根天激动的道。

      “好了,这令牌你拿着!”徐供奉将腰间的一块令牌取下,递了过去。

      李根天连忙双手接过令牌,似乎想起了什么,当即说道:“不知大人可用饭了,属下下去给大人准备。”

      “不用了,老夫已用过了,以后一日三餐,你按时送来即可,此间之事不足外人道也!”徐供奉道。

      李根天当即回道:“大人放心,以后都有属下为大人送餐。今日天色已晚,属下就不打扰大人了,您早点休息。”

      徐供奉点了点头,对着李根天挥了挥手,后者当即作揖拜别。看到李根天走远了,徐供奉看了看床上的司马玉龙,当即来到一处墙角,盘膝打坐……

      待到次日一早,李根天送完早餐,当即向着城内而去。

      而此时洞中正在用餐的徐供奉,对着某处的道:“小娃娃,醒了就过来吃点,饿坏了肚子,老夫可不会负责。”

      话音刚落,床上的司马玉龙动了动,当即爬了起来。下了床,径直来到石桌,也不管其他,抓起桌上的糕点就往嘴里塞。

      “小娃娃挺有种的,你不怕老夫吗?”徐供奉看着司马玉龙的动作,诧异道。

      “哼!大不了就是死,做鬼也要做个饱死鬼!”司马玉龙挥着小胖手,嘟嚷着嘴道。

      徐供奉听了也不气,随即对付起手上的粥来。到了他这个年纪,怎么可能会与一个小娃娃计较。

      再说李根天带着家丁,坐着马车向寿张城去。刚出李家村不久,就遇到关卡。

      好在守卡的县衙书吏认识李乡绅,在掂了掂衣袖中的银两后,当即让人将其一行放行。

      一路经过三道关卡,李根天终于来到寿张城。

      进入城后,李根天径直来到福园客栈,当即进入客栈,找到伙计,说找掌柜有要事相商。

      伙计以为是有生意相谈,当即领着李根天进入二楼雅间,添了茶水后,就去找客栈掌柜。

      客栈掌柜周世海闻听有生意上门,当即随着伙计前往雅间。

      待进入雅间后,看到是李李根天,当即道:“我说是谁呢?原来是李员外啊!”

      “哈哈哈,多日不见,周掌柜的气色是越来越好了,看来周掌柜最近生意兴隆啊!”李根天当即拱手道。

      “哈哈哈,都是托老主顾的福!不知李员外光临蔽店,是有何要事相商!”周世海笑道。

      李根天听闻此言,脸色一正,对着周世海道:“不知此间可隐秘,小弟有要事相商,此事只能止于你我!”

      看到一脸郑重的李根天,周世海不禁诧异道:“此雅间隔音极好,李员外但说无妨!”

      李根天闻听此言,高深莫测的一笑,也不语,当即掏出怀中的令牌,递到周世海面前。

      见到李根天的表情,周世海一脸懵,当其看到令牌,不由大惊,周世海连忙抬手道:“大人,请跟我来!”

      周世海说完,当即带着李根天往后院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