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芽TVMiYa126

      阿依努尔不愿意再被奴役,被控制,不愿意在绝望中卑微的活着,因而,她发出了呐喊声,用自己的行动对阿托路说不,说我绝不会再屈服。

      这声音如此响亮,犹如划破夜空的光束,宣誓着阿依努尔的决心。

      睡梦中的人被惊醒,鬼祟的身影被惊愕。

      声音响起时,齐三响几人已经搜索了大部分房屋,正在往阿迪里家靠近。

      “谁!”齐三响停下了脚步,看着声音的方向惊疑道。

      颜西北的人正潜伏在阿迪里家外面,默默的监视仇天魁他们的动静。

      “女人的声音!”颜西北的人目光移动,注视着黑暗的彼端。

      王凯的斥候们围绕在村庄外围,掌控着村庄的一举一动。

      “出事了!”王凯的斥候道,他紧张的站了起来,似想隔空探个究竟。

      阿迪里家,声音响起时众人刷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仇天魁顿感有事发生,惊呼道:“是谁!?”

      “是谁遇上了危险?”

      阿依努尔那歇斯底里的呐喊,无不昭示着她遇上了危险,所以仇天魁从这声音中感受到了阿依努尔的处境。

      就在众人惊疑的时候,一直待在屋子里的尼路拜尔冲了出来,她对阿依努尔的声音非常清楚,她说道:“是阿依努尔,是阿依努尔遇上危险了!”

      在尼路拜尔的提醒下,众人想到了同一件事,孟天浩面露凶光,怒斥道:“绝对是阿托路又去找阿依努尔了!”

      “这个混蛋,定是他让阿依努尔遇上了危险”

      阿托路白天去找过阿依努尔,晚上就听到阿依努尔的呐喊,这还猜不出因果,岂不白活了。

      仇天魁刷的一下提起了陌刀,开门的时候怒吼道:“这个混蛋,本来想让他多活一两天的,既然他现在想死我就成全了他”

      孟天浩手拿着双刀,跟着仇天魁一起冲了出去,走的时候,孟天浩还不忘提醒大家道:“你们守在屋子里,要是出事的话我们很快就会赶回来”

      与此同时,南村陆续燃起了灯火,每一户人家都有人起床陆续走出房门,阿依努尔的阿爸也被惊醒,他连忙跑到阿依努尔房间查看,空无一人,窗户大开。只见他惊呼了一声,也冲出了自己家。

      人越来越多,这也让潜伏者们感受到了威胁,他们怕随着时间推移,被排外的村民们发现,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旋即,颜西北的人决定暂退暗处,躲过人们视线再说,齐三响几人也在同一时间想到了这一点,也选择了躲起来,于是乎,两拨人前后之差,在同一个黑暗角落撞在了一起。

      “谁!?”齐三响惊呼。

      “什么人!?”颜西北的人惊呼。

      在同一时间,两拨人都扒出了兵器,警惕的看着对方。

      “马家帮!”颜西北的人道,齐三响在巴丝玛杀了沙依然,他们岂能不知道齐三响是谁。

      在这时候,仇天魁也跑了过来,这不是说仇天魁发现了他们才过来,而是仇天魁寻着阿依努尔的声音在跑,又恰巧这两拨人也在同一方向,所以再一次撞到了一起。

      “什么人!?”几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在黑暗中对峙,仇天魁一眼就看到这些人,大呼道。

      旋即,孟天浩也赶到,三拨人同时处于同一位置。

      “是你们!”三拨人同时认出了对方,又同时如此叫道。

      变化只是眨眼之间,只见齐三响大叫一声:“跑!”,马家帮几人拔腿就跑。

      齐三响已经见到了仇天魁,也看到了仇天魁过来的方向,所以要推断出仇天魁现在的住所,只需要用一点排除法就可以得到答案。再则,齐三响不敢面对仇天魁,对付仇天魁与杀沙依然完全不能混为一谈,所以齐三响当即脚底抹油,先跑为上。

      与此同时,颜西北的人也蒙头开跑,毕竟敬佩归敬佩,立场却无法改变,大家都是生死仇敌,此景除了跑别无他法。

      “追!?”仇天魁在同一时间叫道。

      “追谁?”孟天浩双刀握在手上,发现了一个大问题。

      现在他们只有两人,如果要救阿依努尔,那么至少需要离开一人,只能让剩下的一人追其中一拨人。

      仇天魁也是慌了神,孟天浩一问让他明白过来,今天晚上只能追一拨,放一拨,于是仇天魁牙一咬,道:“我去救阿依努尔,孟翁去追马家帮的人!”

      “好!”孟天浩听言,追着齐三响几人而去,仇天魁不甘的哎了一声,再次奔向了阿依努尔的方向。

      这一切发生都很短暂,从相遇到四散分开,只不过几个呼吸而已。

      ……

      阿托路破烂的房子里,阿依努尔颤抖的用匕首指着阿托路,心中一直祈祷乌依古尔给他战斗勇气。

      阿托路怒火攻心,他看着柔弱的阿依努尔,再看了看周围。

      灯火已经燃起,阿依努尔那一声惊动了全村人,迟早会有人赶过来。但是,让阿托路就这样离开,他自己也做不到。

      阿托路要给阿依努尔一个教训。

      旋即,阿托路冷哼道:“就凭你也想伤我!”

      “在村民赶过来之前,足够我收拾你了”

      阿托路在伊吾卢那里学了些本事,不但学会了潜水,还练就了一身不错的战斗本领,所以,阿托路对阿依努尔的行为不以为然,不惧体型柔弱的阿依努尔,也不惧阿依努尔手中的匕首。

      阿托路双手做爪子,露出恶狠狠的表情,走向了阿依努尔。

      “别过来!”阿依努尔再次尖叫,她晃动着匕首,无序的挥舞着,胡乱的刺向阿托路。

      阿托路左右晃动,目光一直注视着匕首,距离越来越近,阿依努尔也越来越焦急,大叫着,被阿托路逼到了墙角,退无可退。

      就在此时,阿托路突然发难,他猛的一冲,引诱阿依努尔匕首刺出,然后阿托路半途急停,身体一蹲,于阿依努尔匕首刺出没有收回那一刻,反手抓住阿依努尔手腕,止住匕首,再用另一手来了个锁喉,也抓住了阿依努尔的脖颈。

      反抗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谈何战斗,在说,阿依努尔也不会战斗,就算她手持匕首,也无法像乌依古尔一样打的伊吾卢夺门而逃。

      所以,阿托路毫不费力,就制服了阿依努尔。旋即,阿托路一用力,锁喉之手紧扣,抓着阿依努尔顶在了墙上,让阿依努尔双脚离地。

      “臭女人,敢用刀对着老子,老子现在就掐死你!”阿托路恶狠狠的说道,手上力道大了几分。

      脖颈被掐住,阿依努尔呼吸困难,她脸颊涨得通红,眼泪不停流出。

      阿依努尔也想反抗,但她力量太小了,身体太柔弱了,根本不是一个健壮男人的对手。

      阿托路是真的要掐死阿依努尔,旋即,阿依努尔大脑失氧,意识开始模糊,她的脑海中只回响着一句话。

      “我也像你一样勇敢吗?”

      乌依古尔的背影开始模糊,越来越远,阿依努尔挣扎变弱,已经到了生死之间。

      “畜生,放开我女儿!”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伴随着怒吼,一根木棍打了过来,一棍打在了阿托路头上,那是阿依努尔的阿爸来救女儿了。

      阿托路突然吃了一闷棍,顿时被打的头晕目眩,松开阿依努尔的时候,被木棍打翻在地。

      “你这畜生,打死你!”木棍落下,打在阿托路身上,阿依努尔的阿爸气急之下,连连打了阿托路好几棍,每一棍都打出闷响,打的阿托路在地上惨叫不已。而且,阿托路还用手臂抵挡木棍,结果两棍落下后,阿托路的手臂直接被打断,耷拉着拖在地上。

      一个练武的水鬼,被一个护女心切的老农打的毫无招架之力,让阿托路只能趴在地上惨叫,当真是再恶的猛虎,也能被乱棍打死。

      待到阿托路躺在地上不动弹之后,阿依努尔的阿爸才罢手,他连忙抱起阿依努尔,焦急的呼唤着:“阿依努尔,我的孩子,你醒醒啊!”

      咳咳!!

      营救很及时,阿依努尔剧烈的咳嗽,躺在阿爸怀中,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气,不过意识还没清醒过来。

      但是,谁都没想到阿托路在装死,只见他满脸是血,悄无声息的爬了起来。

      阿托路杀意四露,血红的双眼看着这对父女的背影,从腿上扒出了短刀。

      阿托路恨啊,今天真是阴沟里翻了大船,先是遇上了阿依努尔反抗,又被人一顿乱棍打的头破血流,还被打断了一只手臂。

      阿托路要杀了这对父女,否则,今日这口气怎么可能咽下!

      阿托路的短刀散发着寒气,慢慢靠近,父女两都没发现杀机在背后。

      “阿依努尔!”村民相继赶到,手中火把照亮了破败的房屋,仇天魁也在其中。

      阿托路手持短刀的样子落在众人眼中,仇天魁见样,爆喝一声,吼道:“小畜生,今日留你不得!”

      仇天魁刷的一下抽出陌刀,几大步杀向了阿托路,到此时,阿依努尔父女两才知道杀机就在背后,那冷血的阿托路居然在刚刚差一点就杀了他们两。

      见仇天魁手持陌刀追来,阿托路知道在磨蹭下去绝无活路,于是他咒骂一句。

      “老子一定还会回来!”

      旋即,阿托路顾不得身上流血不止,从另一边断墙翻了出去。

      “哪里跑!”仇天魁杀意正盛,那能就此放过阿托路,于是他一跃就跨过断墙,追着阿托路消失在黑暗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