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猪视频罗志祥代言人

      轰!嘭!拳意回归天地并无花哨,寒臣每一拳冷静而发霸道凌厉,片刻便将黄绿剑气相继击溃化作漫天光华。

      “好强!”无名身形飘忽寻机而进,耽搁越久动静越大更容易惊动周边,“看来还得用剑!”念动之间轻轻牵引,右手食指、中指剑本体显露。

      两剑非金非石长四尺有余宽三寸,剑身有刃而不锋,通体黄绿而无光泽,无名双手各执一剑化作无数虚影朝寒臣涌动!

      “这是?”寒臣左右开弓打出道道拳意领悟,转身踏步无尽拳风卷起在周身形成风暴逆转而上,只若飞转大钟!

      寒臣之脸无比凝重,双眸竟是震撼之色,觉察到无数虚影中存在莫名危机,仿佛被死神锁定,眼皮不住抖动,突然之间眼前两道剑光闪现!

      防御同级无敌,竟然被黄绿之剑轻易刺破!

      “不好!”

      心口颤动肌肉绷紧,寒臣不及念转倾尽全力直线轰出,嘭!这一拳挥发无尽王者威能打出无上拳道领悟,朴素无华然而撼动天地!

      “拳头引动天地规则,足以轰杀同级王者!”

      啵!寒臣之拳轰在黄绿剑尖,突然难以言喻之疼痛自手臂卷起,蔓延至灵魂深处,嘭!手臂整条爆化随风而逝。

      “帝兵!”惊骇自寒臣双眸凝固,根本不及感慨回忆生平,“该死,我......!”

      噗!

      敌人右手之剑已透过自身胸口,心脏瞬间焚化燃烧,“灵娃,木琴......”生命最终一刻,娇妻情人容颜还未清晰,便被痛楚阻断生机顿失。

      寒臣身躯爆碎开来,连灵魂也未余下!

      眼见寒臣身死,魏老眼眸震撼但瞬间又被愤怒填满,“可恶,杀我最佳同伴,你们必须死!”

      说完不顾唐非三者,引动飞轮斩向敌人,两只大轮表面无数坑洼然而诡异无比,仿佛鱼跃龙门,跃起时华光璀璨天空,只取无名咽喉和双腿。

      无名挥舞双剑黄绿之光闪烁,呛呛!大轮应声割裂旋转停顿瞬间爆化成无数碎片,山林中传出声声哨响。

      魏老目露惊骇眼皮抖动,心口随之肉痛,“灭杀归元山满门才得到弧月双轮,竟然被毁去!”

      “我的弧月!”“小子该杀!”

      不等魏老怒火燃起,嘭!背部被唐非一刀劈中,防御震动而后朝前迈步,嘭!受伤之身又遭青狼怕打再次跌出。

      唐非惊讶,“这也太强!”“乌龟防御么!”

      咻咻!呼啦!

      数道火焰已将魏老包裹火光冲天而起,然而其人垂死挣扎双目恶毒,就如火神凌空无顾生死疯狂出手!

      “又是连死都要拉垫背之人!”无名心惊来不及多思,游身逼近引剑直刺。

      火焰已将敌手防御焚化侵入本源,噗噗,黄绿之剑相继透过魏老躯体,其身竟然还朝前迈出数步!

      魏老瞳孔有绝望燃烧也有狠厉涌动,无名震动手中两剑,其身瞬间溃散毫无波动蔓延,彻底消失在天地间!

      唐非眼见无名杀伐果决,心底有些许陌生浮起又顷刻消弭,“大哥......又斩杀荒域两人!”他面容震撼,“大哥还是曾经少年吗,鬼得很!”

      凶光内敛,青狼又是懒洋洋,它可不会多想。

      花魂飘近小脸担忧,“你没事吧。”

      无名念起之际两剑没归身体,然后看着唐非无奈道:“面对他们,我不否认杀意!”

      “大哥,以后我一定勤于修炼,未来我们大杀四方!”唐非眼中坚毅涌起,身上刀意弥漫糅合着无畏气息。

      无名苦笑,“还大杀四方,先保命要紧。”

      唐非看着无名异常镇定,“大哥,我可不怕!”

      “大家都没事,我们快走,又有五名强者靠近!”花魂小脸郁闷,“这些人烦不胜烦!”

      说完已优先飘走,唐非和青狼也相继掠出,无名殿后朝残月山脉潜去。

      山涧被大掌笼罩,对方不分青红皂白,吴丫既惊异又郁闷,人皇强大不可抗衡,然而不出手自身和小白虎必然遭受重击。

      吴丫轻抚玉手,身前浮现一把尺子,质地乌黑布满奇异白色符文,长三尺宽二寸。

      她挥动黑尺飘忽空灵,而后直指天际,黑尺之上符文跃动就如鱼群逆流而上,奇异白光闪耀之间,道道灵魂涟漪如水波般荡漾。

      小白虎眼中尽是不解,“哇,乾坤尺,帝器啊!”它盯着黑尺,咕,喉咙滚动,“那小子真舍得下血本!”

      “容貌绝世,凹凸玲珑......没错!”小白虎大眼在吴丫身上起伏游走,“姐,反正那小子没安好心!”

      “会有我单纯?”“不行,这事我要纠缠到底!”“呸,管下去!”

      要是空闲吴丫早将小白虎一脚踹出,这会无暇他顾。

      大掌拍落之时朱雀之象振翅而下,天空火云密布,深涧只如狂风呼啸而过无数林木顷刻枯萎,化作黑炭。

      刺耳焚烧声此起彼伏!

      嘭!大掌朝吴丫和小白虎所在拍下,整个山涧抖动起来山石纷纷爆裂,烈焰滚滚。

      哗啦,半边山涧坍塌下去!

      “咦?”天空之人神情意外,山涧凹陷处一名女子安静而立,发如黑丝灵动出尘,身旁一只小白虎,大眼盯着自己眼神充满警惕。

      “哦,帝器?”强者目光游动,女子手上一把黑尺闪烁着奇异符文,气势不凡。

      吴丫平静看着天际,心底思索,“对方若是强势出手,自身必然陷入生死危机。”

      天空之人一身灰衣年近五十,黑发间白鼻如悬壶,周身皇者气息弥漫不失风骨,然而眸中滚烫心思难断。

      小白虎大眼闪动,“你这人不讲理,为何对我们出手?”

      吴丫心思灵敏已明白来人只是有所克制,暗道:“对方无法断定自己来历,也担心周围有强者相随。”

      灰衣老者便是尚云堡长老白沐,此时从天空缓步而下,悬停吴丫和小白虎前方,眼神些许收敛脸上只有意外之色,“你们为何藏身于此?”

      “何来藏身一说?”吴丫平静而言,身上满是骄傲朝前走出数步,而后看着对方没有丝毫紧张畏惧。

      美目流转似乎并未将白沐看在眼中。

      白沐古井不波负手而立,再次感应四方,随后看着吴丫冷冷道:“你是何人门下?”

      小白虎同吴丫并立,气质老气横秋抬头时大眼转动,“老家伙,你管得着?”“我跟你说,快离去,否则......”

      哈哈,白沐大笑几声只问吴丫道:“这是你战宠?”

      吴丫微微一笑,万分自然。

      “否则如何?”

      白沐看向小白虎饶有兴致,心中暗自思索,“黑尺是帝器无疑!”“此女不过人王初期修为,神态骄傲自然......”“可能是某位强大存在门下,或者暗中有人守护。”

      白沐收敛贪念释放强大灵魂波动,山脉之中不乏人王踪迹,然而并无致命威胁,“难道是人帝强者?”

      “老家伙,我们还有事,你自便”小白虎自然明白吴丫虚张声势,拖延时间无用走为上策。

      吴丫收起乾坤尺安然自如,“小白,我们走吧。”

      “等一下!”

      白沐踏出几步,刚才还感知到几道气息飞速朝残月崖靠近,其中一人和目标极其相符,暗道:“不能再耽搁时间,要动手么?”

      小白虎不耐烦道:“老家伙,想动手?”“刚才你跟我姐动手,懒得和你计较!”

      “不过要是老头子到来,你想走也走不掉!”

      哈哈,白沐大笑几声,“小白虎你有趣,老头子是谁?”

      “京无缺就是老头子!”“我是他儿子,这个回答漂亮吧?”

      小白虎大眼转动心底却叹气,“念叨也无用,要不我也不用那么辛苦。”

      “那小子关我好几年!”“母亲也是,生我后就不管,闭关有我重要?”

      “不过遇到姐亦是缘分!”

      “若非姐遇见危机,不想提你,我可不怕!”“老头子,借你名头一用......”

      吴丫神情骄傲心中却疑惑,“这家伙,还真敢说!”“平时唠叨,这会倒机灵。”不过瞧见小白虎神态,自语道:“不像胡说,难道......”

      “兽帝京无缺?!”

      白沐眼眸震撼,兽帝之名谁人不知!京无缺修为人帝大圆满,肉身强大非一般人帝可敌,传闻为追求更高境界已闭关许多年。

      夫人胡茵亦是人皇圆满,闭关寻求突破!

      “可惜!”白沐认真打量吴丫和小白虎,已深信几分,“黑尺若是京无缺所传便说得通。”

      “你......当真是兽帝之子?”白沐盯着小白虎寻求答案。

      小白虎无语道:“我不计较先前之事,只是老头子异常记仇!”

      眼前女子俏然而立平静无语,小白虎神情不无天真,白沐心思念转笑道:“我在追踪无名,小子杀我孩儿!”

      “此子现身残月山脉,平日喜欢藏匿深山之中,刚才出手当真误会。”

      “告辞!”言毕白沐飞身掠出,朝无名一行追踪而去。

      听闻白沐提及无名,吴丫自问实力低微空有焦急,“走,跟过去看看。”

      “姐,我们还是溜之大吉!”

      “等我!”眼见吴丫飞身而起小白虎只好跟上,心中嘀咕,“那老家伙有什么看头?”

      无名一行收敛气息在沟壑密林中潜行。

      最大威胁还是擎冥龟背后之人,人帝震怒瞬移无用,面对人王和人皇还是有办法,然而片刻之间无名便感应到危机,有强者朝己方飞掠而来。

      速度奇快又是包围之势!

      “人皇强者!”无名心惊。“好烦!”花魂无语。

      “大哥,接下来怎么办?”唐非手握刀柄。

      无名略作沉吟,“去残月崖,我们都进入天星石乾坤葫芦。”

      “残月崖可是绝地,你确定?”大家都听过残月崖凶名,花魂小脸充满顾虑。

      “只能赌,去残月崖故布疑阵,消失!”

      花魂轻声而言,“好,交给我。”

      “走吧!”无名双眼略有迷惘心中莫名沉重。

      吴丫领着小白虎,片刻便抵达残月崖附近,然而灰衣老者踪迹全无。

      “姐,那老家伙人呢?”小白虎絮叨没完,“谁是无名小子,和你有感情?”

      吴丫转身瞪它,“你问那么多干什么?”

      “我好心大片!”“你不怕那小子找无名麻烦?”“你神情担忧,瞒不住我!”

      “不行,我要纠缠......管下去。”

      “哎呦!”“姐,脚下留情!”

      小白虎瞧见吴丫朝自身踢来,盯着美腿朝后掠过模样狼狈。

      “姐,再暴躁一点,不过不能踢我!”“母老虎难于嫁出,如此甚好!”

      “哇呀!”

      小白虎无奈扯开话题,“瞧我机灵,把那老家伙吓退,哈哈......”

      吴丫心有警惕听闻小白虎所言,瞬间气倒,“闭嘴!”

      才说完就听周围有人大笑,“有趣!”能量波动之际声到人随。

      吴丫暗道糟糕神情落寞,转身朝后方看去,来人鼻如悬壶面目淡然。

      “是你?”吴丫诧异,来人还是对乾坤尺念念不忘。

      哈哈,“正是!”白沐负手而立脸上和煦笑起,“你那黑尺借我一观。”

      “老家伙做梦!”小白虎心情郁闷正要抒发,又听见咻咻之声,几道身影飞掠而来。

      两人悬停外围天空,便是先前追击无名的荒域强者。

      一名年轻女子,衣裳轻薄面容姣好,身负毒箭手提弯弓。旁边一名中年,身形偏瘦样貌普通,不过短衣短袖双掌青绿,周身绿气缭绕。

      另外三人为尚云堡人王,先后朝白沐走进。

      前面一名中年女子颇有姿色,身形微胖一身华衣,手中提剑实力不凡。

      其后一名老者,双目空洞,看着瘦小羸弱然而气息浑厚,乃人王级中期修为。最后一名英俊青年,青衣质地不凡纹理繁复,手持古朴大刀修为亦是不弱。

      瘦小老者走近后恭敬道:“白沐长老,属下等人无能,在附近跟丢。”

      白沐扫视三人无尽威严,“无名小子在这里消失,你们再仔细查探。”说完只是平静看着吴丫,“黑尺给我看看,如何?”

      小白虎大眼转动,“你休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