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福导航向日葵

      “大师兄你是了解我的!如果我是内鬼,那根本就不可能!”

      陈无禁摊手道:“我是内鬼?我怎么可能当内鬼?我要是内鬼,那全天下都是内鬼了!

      我这么被动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去做吃力不讨好的事?”

      这个人害怕惹事,凌云霄心想,又看向了张立阳。

      张立阳微微笑,抬头道:“大师兄你也是了解我的,以我的手段,我要是当了内鬼,没有任何人能够知道这件事。”

      这个人心狠手辣,凌云霄接着又看向了李无仙。

      李无仙怔了怔神道:“额,我只知道该怎么修炼,这个……”

      这是个练级狂人。

      凌云霄又看向了黄阿九,黄阿九左右看了看,指着自己道:“我也要回答吗?我才来没多久啊……”

      凌云霄咳嗽了声道:“你就假装你是掌门好了,你会怎么回答?”

      黄阿九闻言坐直了身子,一拍桌子喊道:“我都是掌门了我还当什么内鬼?”

      说完她悄悄对凌云霄道:“是不是这样?”

      凌云霄点了点头,看向了林语徽。

      林语徽趴在桌子上无力的道:“别看我,我死了。”

      最后又看向了玄灵妃。

      玄灵妃低头抓紧了裙摆,有些犹豫的样子。

      凌云霄正打算宣布到此结束回去交差。

      玄灵妃忽然道:“我,我承认,其实我就是内鬼,我,我是受玄灵一族委托,来刺探灵霄派内幕的……”

      结果大家根本就不当回事。

      陈无禁手撑着下巴道:“早就知道了。”

      张立阳更是笑道:“我们派老七去也是同样的意思。”

      凌云霄闻言露出微笑,摇了摇头道:“没事的,你的事大家都知道。”

      唯有李无仙惊的站了起来,喊道:“你居然是内鬼?”

      大家又都望向了李无仙,这个家伙啊,反应莫不是慢半拍?

      就连林语徽都说:“这我都知道,你是不是脑子练坏了?”

      官方派出的内鬼能叫内鬼吗?

      玄灵妃眨了眨眼,有些结巴的道:“都知道啊?”

      “那是为了增进交流而互相派出的使者!”抬头看一眼众人,凌云霄为此次短暂的聚会下了定义:“那也就是说,没有人是内鬼,就这样了,大家各自解散吧!”

      “等一下!”张立阳忽然抬手道:“大师兄你还没有说呢!”

      “我还要解释?”凌云霄指着自己,咳嗽了一声道:“我看我就没必要解释了吧?”

      张立阳带着玩味的笑容:“是你要找大家开会,不能这么草草结束啊,今天你有点反常啊,是不是二师兄?”

      “嘶!”陈无禁摸着下巴,上下看了凌云霄一眼道:“是有点反常,好像更亲切了,以前都是冷冰冰的!”

      凌云霄一时冷汗淋漓,这要是被当场戳穿了可还怎么过?

      他心里带着惊恐,惊恐到了嘴边就转变成恼怒,只说了一句话:“我要是内鬼,你们还有的活吗?!”

      “这才对嘛!”

      陈无禁这就起身离开了,早已经习惯大师兄的强势的模样。

      张立阳也点了点头准备离开。

      其他人也纷纷起身离开,临了凌云霄忽然喊道:“三师弟,你留一下。”

      张立阳回过身来,似乎早有预料,点点头又坐了下来。

      房间里只有凌云霄和他两个人。

      凌云霄觉得有些古怪,他怎么针对起自己来了?

      张立阳答道:“我可不是在针对你。”

      凌云霄点点头,忽然反应过来,怎么我还没说话他就回答了?

      顿时一身冷汗。

      张立阳摊手笑道:“不错,我是会读心,你在想什么我都知道。”

      凌云霄顿时觉得晴天霹雳,那自己不是大师兄这件事情他也知道了?

      “是的,我都知道。”张立阳点了点头坦白说道。

      “能不能让我说一句话!”

      凌云霄怒吼一声,恼怒不已,一巴掌按在了桌子上。

      被人看破思想,甚至一句话都没办法说出口的感觉非常难受。

      “但说无妨!”张立阳倒显得很淡定的模样。

      凌云霄深吸口气,平缓了情绪后才道:“你好像不生气,甚至还很开心?”

      “对,我是很开心!”

      张立阳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答道:“我能看穿任何修为不超过我的人,我能毫无阻碍的知道他们的想法,这让我感到舒心,让我有种能掌控一切的感觉。

      但唯独面对你的时候,我是一点都看不穿,对你,我是又害怕又尊敬,我既看不穿你,又害怕自己想法被你知道。

      现在我能知道你在想什么,我怎能不高兴?”

      凌云霄皱了皱眉道:“你不介意么?”

      “介意什么?”张立阳紧接着道:“介意你是不是我原来的大师兄?有这个必要吗!我并不在乎谁是大师兄,我只在乎这个位置的人能不能为我所用。”

      “所以你不打算暴露我吗?”凌云霄在乎的是自己能不能安全。

      “我干嘛要暴露你?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吗?”张立阳说的是云淡风轻,甚至从背后掏出了一壶茶来,倒了两杯,抬头道:“来一杯么?”

      凌云霄一拍桌子喊道:“你这是打算威胁我了?”

      “不不不,不要误会。”张立阳喝了杯茶笑道:“我是怕你威胁到我门派生存,只要你不做出格的事,不管你是谁,那就是我的好大师兄。”

      说着他弹指一挥,把一杯茶弹到了凌云霄桌子前,杯中茶水旋转着,一滴也未洒。

      “那你也应该知道,我现在没什么实力,对你可没什么帮助。”面对能看穿自己思想的人,凌云霄只得把话说明白。

      “相比起来,还是你之前比较难控制,实力太强有时候也不一定是件好事。”张立阳抬手道:“喝了吧。”

      凌云霄拿起杯子来,犹豫片刻,又道:“难道所有人都不在乎吗?”

      张立阳点点头道:“是的,没有人在乎,他们在乎的只是你的位置。”

      “那二师弟怎么回事?”凌云霄有些搞不明白了。

      “他呀。”张立阳叹口气道:“他才不管呢,他就是喜欢大师兄这个位置上的人,至于是谁当大师兄,他不在乎。

      他就是享受这个过程,别看他那么年轻,实际上早就有资格做长老了,你以为他当这么多年二师弟图个什么?”

      凌云霄皱了皱眉道:“那四师弟呢?”

      “呵。”张立阳收起茶水来道:“他只懂得修炼,一直以来都只尊重强者,什么大师兄二师兄的,他根本都看不上,别看他对我们那么尊敬,一天到晚憋着想打败我们呢。”

      “那五……算了。”凌云霄郁闷的将一口茶一饮而尽,抬头道:“我知道了,你们各个都藏龙卧虎。

      那其实没人喜欢大师兄了?”

      “是的,他这个人太压抑了。”张立阳笑着指指他道:“所以我更喜欢你这样的。”

      “因为我更好控制?”凌云霄嘴角露出苦笑来。

      “因为你更像个人。”张立阳交叉着双手道:“原来的你,太不近人情了,不像人,像个神仙,让人只可远观,不敢接触。”

      “你想让我怎么做?”

      凌云霄咬牙道,感觉命运被人掌控了一样,这让人分外不爽。

      “保持原样,就当没事发生。”张立阳站起身道:“毕竟我和你无冤无仇,我也不会要求你做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好好做你自己就可以了,更何况……”

      “更何况什么?”凌云霄脸色阴冷。

      张立阳露出阳光般的笑容道:“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修炼了什么特别的法术而导致了失忆。

      一开始我还以为你被什么人夺舍了,但一想又不可能,没有人能对先天道缘之体夺舍。

      刚才这一杯茶里边有我附的神识,就是为了查探你的身体用的,还是那副身体没错。

      今天和你说这番掏心掏肺的话,已经是我在冒险了。”

      凌云霄想了想道:“你为何不直接翻我的记忆?”

      张立阳笑了笑:“我最多只能是知道你当时在想什么,记忆这个东西,没有大神通还真没人能知道。”

      凌云霄不想再和这个人接触下去了,甩手就要走,什么都被人知道的感觉很不爽。

      张立阳忽然道:“你放心,你走出这个门后,我就不会再查你的想法了。”

      凌云霄回过头道:“你不是不喜欢看不见别人想法吗?”

      “不能知道和不想知道,是两回事。”张立阳拱手道:“恭送大师兄!”

      凌云霄挥袖便走,心底想要变强的感觉更浓烈了,至少也要比这个张立阳更强,否则心底总不是滋味。

      也莫名松了口气,他不是大师兄这个秘密,终于有人知道了,好像没那么孤独了。

      但很矛盾的,紧接着他又感到了更加浓烈的孤独。

      原来的他竟是这么寂寞吗?

      没有一个朋友,身边所有人都忌惮他的威名,不敢显露出真心,小心翼翼,恭敬谨慎,就好像皇帝一样。

      因为没有人能是皇帝真正的朋友。

      帝王之心自古寂寞。

      凌云霄浑身颤抖,紧紧的握紧了拳头,双目含着热泪,心底有着一个声音。

      “我,只想成为我自己……”

      在这一刻,一股遥远的记忆涌上了心头。

      那股源自灵魂的悸动,那是饱受煎熬的内心,那是紧紧握住的拳头,那是不甘命运被掌控的愤怒。

      血色残月,云雾漫天。

      那是一段让人恨不得彻底遗忘的记忆,那是一段被称为‘血色灵霄’的年代。

      在这一刻,凌云霄终于明白,为什么一个门派能够一夜之间变得风清气正,变得不再混乱。

      这一切的根源,就是凌云霄的横空出世。

      从此再也不需要依靠那些不齿的手段存活下去。

      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传承下去,为了门派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灵霄派之所以需要不择手段,是因为天底下的所有门派都是这么做的。

      但凡稍有心软,一天都存活不下去。

      不止凡人世界有战乱,修行世界也同样有着战乱。

      几乎每隔数十年就会有一场大战,在这样的大战当中,实力不济的门派就会被毫不留情的消灭。

      一旦有第一个门派开始不择手段,那么其他的门派为了自保,就不得不开始那么做,没有谁能够例外。

      世道浑浊,怎容得下你独自一人清白?

      你既然如此清白,为何不白日飞升,直接当神仙去?

      你不想当神仙,自有别的人送你去当神仙,不过是死后立一个神仙牌位的事情。

      如此反复,天下大乱。

      终于在四百年前,无边的混乱不止限制于修行界,整个天地间的生灵都席卷其中,史称‘混沌天灾’。

      每当修行界有大乱,紧接着就是凡人世界大乱,数百年混乱不绝。

      他开始记了起来,自己是缘何来到这灵霄派的。

      他在战场上被捡到,作为资质极佳的弟子,被前任掌门秘密培养,用尽了各种手段,包括进行无边的杀戮。

      从小开始,每年都会有无数人死在他的手上,直至那一年雨夜,面对万人杀阵,凌云霄再也无法忍受命运被控制。

      “我,只想成为我自己……”

      那一夜,灵霄派彻底变了。

      周边各个大小门派一夜消失,无数人陨落,甚至连前任掌门都被他一掌灭掉了修为。

      也是从那时候起,他的出现彻底奠定了灵霄派未来几百年的安稳。

      他的事情只限定于少数几人知道,但从那以后,‘血色灵霄’这个称谓也消失了,灵霄派变得温和了起来。

      之后,凌云霄更是一力夺得了青玄大会的胜利,使下一届大会可以在灵霄派举行,目的就是为了改变天下各大门派对灵霄派的印象,甚至有望能彻底改变修行界乱局。

      但知晓了这一切,凌云霄并不感觉高兴,反而捂着胸口震惊的道:“内鬼竟是我自己……”

      他得到了更关键的一段记忆,那是他被带上灵霄山以前的记忆。

      记忆模糊不清,但似乎有个声音在说着——

      “你千万别忘了,你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毁灭灵霄派,借着他们的手,掀起天下大乱!”

      凌云霄分外的不敢相信,瞪大了眼睛。

      还好他这段记忆出现的晚,否则被张立阳知道了,不知道会怎么对付他,他可是一心为了门派的安危呀!

      忽然间,一只手按在了凌云霄的肩膀上,正是张立阳!

      凌云霄大惊失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