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四虎影视最新免费

      玄龙四人也一起上马,徐徐向前行去。刚走了十来里路,就见前方路上飞奔来两骑,马上的人正是李莎和泰山。他们身后两、三里路跟着七、八十骑的人马直奔玄龙他们而来。玄龙和李莎他们会合后,只来得及说了一句话,对方人马已追至面前。李莎和泰山说的哪句话就是:“对方也是‘筑基境’一层的功力。”

      玄龙让过李莎和泰山,马缰绳一提来到前面,对方一个黑面虬髯大汉,五十上下的年纪,瞪着一对牛眼大的眼珠子,一扯马缰绳,胯下黑马咴咴一声长嘶,人立而起,后蹄着地在原地打了个转,方才落地。马上大汉手一扬,他身后人马陆续赶到,在他身后雁翅排开。大汉高喊一声:“呔,对过的小娃娃,哪个出来答话?”玄龙一提马缰绳上前两步说道:“尊驾何人,为什么拦住我等去路?”大汉说道:“我乃饿虎庄庄主章猛虎是也,你们哪个卖弄手段用火烧死了我儿子,赶快出来受死。”

      李莎听这个什么饿虎庄庄主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咄咄逼人的让人受死,不由的火往上撞。没等玄龙开口就抢上前说道:“原来你就是哪个目中无人,满嘴喷粪的小子的爹。有你这样的爹,那小子的家教就可想而知了。姑奶奶就是替你管教儿子的人,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姑奶奶我都接下了。”

      章猛虎哈哈大笑:“我章猛虎活了五十多年,还头一次见到这样毫无廉耻的丫头,你们谁对这个丫头感兴趣,上前替我擒下她,我就把这个丫头赏给他。”

      章猛虎刚说完,一个人应声道:“庄主,弟子愿往。”说完拍马奔到阵前。手提一把月弧神刀,向李莎说道:“小娘子,何必动气。打打杀杀是男人们的事,你一个娇滴滴的小娘子何必参与其中,不如跟了我,庄主会饶恕你杀子之仇。你和我咱们花前月下,甜甜蜜蜜,恩恩爱爱。岂不强似在此打打杀杀。”

      一席话只说得李莎面红耳赤,怒火中烧。手指一点,火灵术发出,一个大大的火圈将这个小子连人带马笼罩在内。一瞬间火圈内传来人喊马嘶的声音,章猛虎一看这个情景,立刻掐诀念咒,一个大大的水圈笼罩在火圈上边,就要浇下来灭火。玄龙早有准备,抢在对方前面手一挥,祭起日月乾坤罩,把火圈保护在内。任由一团大水浇在日月乾坤罩上,罩内却安然无恙,滴水皆无。不一会儿罩内没了声响,玄龙收回日月乾坤罩,发现李莎所发出的火圈已然熄灭,人和马都已烧成焦炭。

      章猛虎怒发冲冠,他发现玄龙是这六个人的头,手一扬,一对离别钩就直冲玄龙杀了过来。玄龙祭起九幽淬寒剑,迎上离别钩,叮叮当当地杀做一处。章猛虎的一对离别钩,玄龙的一把九幽淬寒剑,杀得难解难分,势均力敌。章猛虎也是筑基境一层的功力,和玄龙一样。雪儿和李莎等五人也分别找对手厮杀在一处。一时间刀剑横飞,各种符箓的爆炸声不绝于耳。

      章猛虎带来的人虽多,但绝大多数都是锻体境的低阶弟子,根本插不上手。也就五、六个锻体境七、八层的弟子上前帮忙。所以场面上一时处于一种短暂的平衡。

      章猛虎虽然和玄龙一样是凝丹境一层的功力,可他就是个散修,五十多岁了,自己修炼多年也就是筑基境一层的功力。哪像玄龙,才十六岁就已是筑基境一层的修为。而且一明一暗有两个师父,象他刚才使用的日月乾坤罩就是他义父天一真人担心他路上受什么伤害,临上路时送给他的,以加强玄龙的自保能力。

      虽然同是筑基境一层的功力,但武技上的高低就不可同日而语的了。

      玄龙一会儿扔一把冰锥,一会儿左手剑,右手惊雷手,惊雷滚滚。把章猛虎弄得手忙脚乱的。章猛虎一看形势不对,心生怯意,就要想法脱身。

      玄龙因放过朱旭,差点让雪儿姐姐遇害的教训历历在目,哪容章猛虎逃走,章猛虎从怀里掏出一张雷火符向玄龙面门一晃,在雷火符爆炸声中转身欲逃。玄龙身上穿着师父赠予他的护身宝铠,根本不在乎敌人的灵符攻击,在雷火符的轰然爆炸声中一个箭步抢上前去,右手的破苍穹指挂着呼啸的风声点向章猛虎的后脖颈中间,一指点中,章猛虎如遭雷击,立时倒地,气绝身亡。

      章猛虎的儿子们看到父亲被杀了,马上崩溃了。有的号啕大哭,有的疯狂的拼命。玄龙收拢人马,将拼命的人逐一杀死。而章府其他人则四散而逃。

      玄龙说道:“咱们赶快打扫战场,看有没有咱们有用到东西,然后咱们就该上路了。”于是,大家分头打扫战场。

      玄龙把章猛虎的储物袋拿过来,放出神识一看,并没有功法书之类的东西。玄龙把储物袋倒过来,把里面的东西都倒出来,见有五、六十块晶石,其中有二十多块中品晶石。还有一叠银票。玄龙微微有些失望,又搜索章猛虎的怀里,果然搜出五张符箓,其中金木水火土属性的各一张,玄龙毫不客气地全部塞进怀里。

      一会儿,李莎拎着一把宝剑过来说:“这是被我烧死的那人所用的兵器。那么大火愣没烧坏,可见是把神兵利器。要不我带着它?”玄龙问:“莎姐,可知它叫什么名字?”“不知道,用它的人没说。”“给它起个好听的名字,莎姐,你就用它吧。”

      泰山把号啕大哭的两人捉到玄龙面前,问出两人是章四郎和章六郎。原来章家共有七匹狼,连章猛虎在内共是一虎七狼。在乾铁州一带嚣张跋扈,无恶不作,没人敢惹,甚至连官府都不敢惹他们。尤其章猛虎还是个修仙之人,会几手仙术,所以更加没人敢惹了。久而久之,形成了章府比州府还大的局面。所以他们刚遇到玄龙他们的时候才敢于那么嚣张。

      玄龙和大家商量怎么处理这两个人。李莎说道:“有什么好商量的,杀了算了,省的以后再害人,也算为乾铁州百姓除了一害。”

      雪儿说道:“李莎姐姐,咱们也没必要赶尽杀绝。杀了他爹和其他的几匹狼,也算给了他们一个教训了。这两个小子就放过他们算了。”

      这两个小子一听这个女人有放过他们的意思,赶紧跪地求饶,磕头如捣蒜。

      玄龙厌恶的看着这两个小子的丑恶表演,只想让他们赶紧从眼前消失。于是手一挥,两个小子见玄龙挥手放他们了,赶紧站起身来,一脸谄媚地向玄龙他们打躬作揖,一边向后退去。

      这时泰山大叫一声:“站住。”这两个小子赶紧跪倒口呼:“上仙,不知上仙有何吩咐。”泰山说道:“就这样放你们走,太便宜你们了。不如这样,你们自废武功,省的你们以后再害人。”章六郎说道:“上仙,怎么自废武功?我们不会呀。”泰山说道:“不会没关系,你们给我磕三个响头,说请上仙废我武功。我受点累代劳了。”二人果然跪下,规规矩矩磕了三个响头说:“请上仙代劳废我武功。”泰山哈哈大笑道:“请起,请起。不必这么客气。你们在我面前站直了,闭上眼。”二人规规矩矩站在泰山面前,紧紧地闭上双眼。泰山朝大伙得意的一笑,捏紧拳头在二人丹田处狠狠地一人一下,二人立刻象大虾一样弯曲着身子倒在地下,不停的抽搐。泰山恶狠狠地说:“还不滚,还想让我代劳吗?”二人立刻忍住疼痛,从地上爬起来,一路跌跌撞撞,连滚带爬地跑了。

      众人这才大笑出声:“这才是恶人自有恶人磨,泰山这一手真解气。”李莎笑道:“我就说泰山弟弟人小鬼大,机灵得很。也就他能想出这损招捉弄那二人,真给我解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