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播放器软件

      “......可、可以吗......?”

      语气有些颤抖。

      话说、我的问题所应该给出的答案不是只有【可以】与【不可以】两种吗?为什么会从陈述变成了疑问?

      不过,听着语气中暗藏的小小激动,我感觉瑞夜为结果终于获得成功而愉悦的表情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另一方面,我也有很多种感情涌上心头而说不出话来。

      至少、我不会觉得瑞夜是一个很差劲的女孩。

      “如果你愿意的话......”

      “愿意、我愿意——!”

      因为很高兴,心脏也噗通噗通地跳着。

      当然,也因为那形似告白的对白。

      “那我们就是朋友了!”

      “嗯~朋友!”

      这句话的后半,瑞夜并没有将弦外之音告诉了我。

      ——类似于仆人的朋友。

      ——只能听我的。

      ——我喜欢听话的朋友。

      再重申一遍,是仍然具有上下等级界限的朋友。

      经历了很多风波,结果我坐在厚重地毯上,抬头直视高坐在办公桌上的瑞夜,体会到的心情是现在那种【朋友】的直接原因。不过非理解人物关系的瑞夜本来就对没有同等权利外加刚认识不久的我心怀不了解的情绪,所以可以说现在的局面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她没坐在我的腿上算是庆幸的了——我是这样想的。

      如果是暧昧的气氛,那我可真的受不了。这样挺好的!

      “果然只有两人的话,屋子里显得宽敞多了呢!”

      “之前是有很多人在这吗?”

      “有十个吧......列车上的那次,有两个。”

      说着,瑞夜学着大人架起了腿。

      而这个角度看过去......不妙啊!

      “——!啊,瑞夜......”

      “什么”

      “内......内裤露出来啦!”

      “——!?”

      慌忙按住裙子。

      “变,变态”

      “什么!?那是你吧!很明显那件衣服就不是你的!”

      瑞夜红着脸——

      “我喜欢、不行啊!作为淑女,不都是应该有一套礼服放在衣橱里的吗?”

      不是那么绝对的吧!礼服什么的......除了经常聚会的上流人士会用,谁见过普通女性衣橱里会放完全没用的礼服?

      用于平常时候穿,那就更不可能了。

      “尺寸不太合适!”

      “这、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嗯......?”

      “因为......胸部......完全撑不起来......”

      声音越来越小,以至于我完全没有听到。

      “啊——烦死啦!你快在鳗鱼饭和牛排中选择,别管我了!”

      “啊啊啊——嗯!?不过,为什么会准备这些?”

      “因为......因为我也饿了!”

      瑞夜歪过头,露出一脸害羞的表情,纠葛地说道:

      “反、反正如你所见,鳗鱼饭和牛排已经放在这了,你想要吃哪一种,选择哪一种,都与我无关。虽然、虽然我也没有吃东西......但是,我可是西园寺家的大小姐,我的食物是专门配备的,像......像鳗鱼饭这种平民吃的东西,就......就给你吧。要记得感谢我,宗人!”

      “咦?是?”

      “牛、牛排也交给你了。营养师......不允许我......所以,宗人,你、你全吃了吧!”

      说着说着,瑞夜就把全部的事情推到我身上了。

      ......真伤脑筋啊。

      她绝对是在故意的,但又是无意的。理由也出来了,营养师、然后上升至她的父亲......鳗鱼饭和牛排也不算有失层次的食物,还是说在资本家的眼里,只有龙虾、金枪鱼之类的东西才能进入他们的眼睛。

      明明很想吃,却极力抵制。

      像极了减肥的友璃,节食了一天,打电话要求我买麦当劳这类高热量的快餐食物,吃完后将减肥失败的原因全部归结在我的身上。

      欲拒还迎——就是这类傲娇女孩的行为表现。

      “呃,不过......我也吃不完,瑞夜也来吃一点吧。”

      我将鳗鱼饭与牛排同分为两份,将其中一份放在瑞夜的身边。

      “......宗人!”

      瑞夜带着诧异的严肃,朝我看来。

      她的表情,不仅展现着【这样子会不会惹父亲大人生气?】的不安,同时也露出【可是能吃到从未品尝过的食物】的喜悦。她还是这么表里一致的女孩子啊。

      我朝她投以微笑,然后再四周扫视了一遍。

      “你说你也没有吃对吧?我也没能吃一些东西填饱肚子,很感激你呢瑞夜。周围没有摄像头,除了你和我之外,就没有其他人,所以呢,你吃了这些东西,也不会有人知道——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那、那父亲大人知道的话......”

      “就归责到我的身上吧!”

      “......宗人,你不需要为我做到这种程度的,这些本来就是买给你的......”

      尽管有些开心,但瑞夜还是露出了难以言喻的表情。

      如果要结识她为何有那种表情,简单说就是【害怕】,而且可能是对于上次奶茶事件的害怕。

      “我们是朋友哦!”

      “......”

      “既然是朋友,就尝试听朋友的一次话。”

      “——嗯!”

      终于点头同意。

      瑞夜也放下身段,托着那份【沉重】的混合料理,同我一样,跪坐在地毯上。

      可能有些不适应,瑞夜始终低着脑袋。

      我摸摸瑞夜的头,朝她微笑;也许是第一次感受到,瑞夜红着脸,以害羞而僵硬的微笑作以回应。

      嗯嗯。

      她是这么乖巧的好女孩。

      尽管从小生活在繁华之中,,但既体贴又温柔,时不时有些小傲娇可随时都能退一步关心他人,就是这样贴心的女孩。未来长大后,想必会变成一个高雅稳重、美丽温柔的拥有日本传统美德的美女,届时能成为她夫婿的家伙,也一定能幸福一辈子吧。

      但理应得到更多的快乐,体验更多的乐趣的瑞夜,家庭的行为拘束让她丧失了一些性格个性。

      这,是我唯一能挑出的毛病。

      “我......”

      瑞夜带着期盼的目光。

      “嗯?”

      “今天......我可以去宗人的家里过夜吗?”

      瑞夜带着更多期盼的目光。

      ......!?

      啊,糟糕。

      我遭受了巨大的打击,整个人都傻住了。

      即使我能确定除了我和侑以以外,没有其他人可以看到糯糯的尾巴与耳朵。但我还是很担心有人会知道我的家里有那样一位美少女的存在。苍马询问我的猫哪去了的时候,我都是以思忆文学的谎言一语带过。那瑞夜这一次,我该怎么敷衍过去?

      这是一个的问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