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浪视频无限观看版

      “我的母亲是联邦公民吗...”

      马洛斯的字根本打不进去,刚刚的问题再次出现。

      “是否接受代理先遣船长身份?”

      “是/否。”

      马洛斯又尝试了一次,但依然面临同样的问题,很显然,不接受这个船长的身份,对方就不会给予任何配合。

      “是。”

      按下了选择之后马洛斯立刻得到了一段特别

      “恭喜联邦公民马洛斯,你已接任先遣一号代理船长职务。”

      “这是你光荣职业生涯的起点!”

      “联邦万岁!”

      马洛斯并不理会这些,他再次打入了刚刚的问题。

      “我的母亲是联邦公民吗...”

      “是的,马洛斯代理船长。”

      马洛斯沉默了几秒钟,他还是回忆不起母亲更多的信息,但是这已经足够了,这个联邦公民的身份不是那么容易得来的。

      “我的公民身份是因为母亲而来的吗?”

      他继续写到。

      “根据联邦公民法,公民的子女自动拥有公民身份。”

      “我的母亲是怎么死的?”

      “涉密信息,仅限正式船长浏览。”

      “我怎么才能成为正式船长。”

      “在登陆辅助系统的协助下处理先遣船一号面临的紧急情况,并完成联邦防卫军军官或者联邦公务员考试。”

      考试?

      马洛斯不知道这到底是啥意思,但一个商户的正式员工都那么不好当,这个正式船长肯定更不容易了。

      他稍微吸了一口气,然后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思绪,他一定要成为正式船长,要搞清楚妈妈的情况。

      每一个人都有这种需要,从小怀疑妈妈是不是爱自己的马洛斯不可能没有。

      还有这个联邦公民权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作为一个罗马公民,马洛斯一贯是很自豪的。

      不仅因为这个公民权给了他能够在绿蟹镇里生活的权力,抓住机会能够得到免费的净水,也是因为罗马共和国胜过周围政权的文明程度。

      恐怖草原上只有可汗和他的骑兵,还有他们的奴仆,从没有听过还有公民啥的。

      马洛斯拥有罗马共和国公民权让他在罗马共和国里拥有各种经济和司法权力,月收入一个苏勒德斯金币以内不用纳税,可以经营企业,参与公民大会,担任陪审员,担任证人等各项权力,也有担任省内公职、参选省元老和城镇长老的资格。

      不过要参选共和国的元老,那就需要有首都新罗马的公民权,这个马洛斯是没有的。

      据说那里的居民还能得到免费的蘑菇面包和马戏,马洛斯没看过马戏,整个罗德半岛只有首府黄钟城有歌剧院,据说有新罗马城公民权的话,甚至还有名为赛车的高级游戏可以看。

      对于自己拥有的罗马公民权,他已经很感激父亲,这是他一生奋斗的结果。二十年前的废奴法令之后,共和国内就没有奴隶了,不过三分之二的人民都只是自由民,没有公民权。

      罗马共和国除了要面对恐怖草原上的可汗之外,另有一个主要敌国,在新罗马南面的科恩斯帝国,之所以解放所有奴隶就是为了应对后者的入侵,还有其他几个中小城邦,并没有哪个以联邦为名。

      但是这个联邦对于公民态度显然是和罗马共和国一样严肃的。

      有了这个联邦公民权,居然直接就当船长了。

      “哔哔哔!”

      然而马洛斯没有太多时间怀念,也没有太多时间思考,一阵凄厉的蜂鸣声钻进了他的思绪。

      “联邦探索舰队,先遣船一号,代理舰长马洛斯,请接收紧急情况通告,先遣船船长张德禄在一千零二十五个本地标准日前因公殉职,本船最高权限空置。”

      “在最高权限空置期间,登陆辅助系统根据《紧急情况暂行管理条例》可以自动提升做出贡献的临时辅助人员,给予他们正式辅助人员身份和低等权限账户。”

      “三十日前,有低级权限账户不顾警告,尝试绕过操作协议控制高级权限,意图强行获取张德禄船长的探索日志,因此登陆辅助系统激发紧急情况防护协议,切断所有低级账户权限,并启动代理船认证。”

      “紧急情况下,船只智能操作系统建议代理船长立刻切断各个辅助人员的操作权限和通信管道,冻结各个辅助人员储存的能量,以避免先遣船受到进一步侵害,保证先遣任务的顺利实施,智能操作系统的正常运转和代理船长本人的人身安全。”

      “是/否。”

      这么重要的紧急情况,怎么只有一个暂行条例呢??这不应该细细讨论,好好研究之后有一个超级可靠的法子才对嘛!

      看完内容的下一秒,很是埋怨的马洛斯就连忙按下了“是”。

      然后整个腰带上一阵荧光闪烁,绿色的字迹变得极为清晰。

      “建议代理先遣船长是否要安抚部分辅助人员,临时辅助人员只有最低限度使用空气净化系统的权限,没有登入操作系统的权限,不可能非法操作。”

      这个问题马洛斯思考了一下,他刚刚冻结了人家的能量...人家肯定很慌乱。

      临时工真惨啊...

      这些临时辅助人员是投入了很多能量才得到的兑换权限啊,他们该多担心啊,作为一个好船长可不能辜负了他们。

      “储存的能量有多少,我能提取吗?”

      好船长马洛斯决心不辜负他们的金币。

      “有0.85份标准能量,船只能量将用于船只的隐蔽和代理船长实力的提升。”

      “在没有联邦委员会征用令的情况下,代理船长不得调用船只能量,也不能征用临时辅助人员的私人能量。”

      这个回答不算马洛斯最期待的,但是说明了联邦算是很有底线的,有底线的组织才让人信任。

      不过看着亮得晃眼的绿色文字,马洛斯很快想到了什么。

      “智能辅助系统...你怎么能使用储存的能量?”

      没有一点间隔,回答就出现了。

      “智能辅助系统为协助代理船长工作,保持船长通讯能力,隐蔽先遣船只,可以调动仅限于必须范围之能量。”

      这个答案没有什么问题,不过马洛斯注意到,腰带上的荧光绿似乎黯淡了不少...

      他正要问所谓的必须范围到底怎么界定的,智能操作系统上催促了起来。

      “五名正式和临时辅助人员正在请求通信。”

      “建议代理先遣船长和两名位阶不高,最近得到临时辅助人员身份,没有任何操作权限的请求者通信,他们的位置介于船长和先遣船之间,能够提供对先遣船需要的气候信息,对先遣船和船队的使命至关重要。”

      为什么居于船和自己之间的人是至关重要的?

      马洛斯来不及再问,因为眼前有更紧急的情况。

      “同时建议暂时屏蔽实力较高,有低级账户的正式辅助人员,避免泄露代理船长的身份和位置,在调查结束后再行开放权限。”

      这些建议看上去都很合理。

      马洛斯想了想之后接受了通信请求。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恐惧而紧张的中年人和一个好奇而紧张的年轻人。

      ...

      新罗马附近的阿德莱银矿,这是罗马共和国一个很大规模的国有矿场,是铸造塞斯特斯所需白银的重要来源。

      副矿长拉尔斯正在底舱中巡视,在奴隶制被取消前,这里只有奴隶工作。

      许多曾经的奴隶至今在这里工作,不过他们的待遇好了很多,虽然地下依然又闷热又潮湿,还有同样想要白银的怪物在暗中觊觎,但是他们身上没有锁链,也没有哪个矿工面黄肌瘦或者满脸怨气,在这里工作一天有六个阿斯的收入,还有一份葡萄酒和加了肉的蘑菇干供应。

      这些矿工有吃有喝,干起活来挺卖力。

      丁零当啷的声音很快,很稳定,鹤嘴锄和矿脉不断碰撞,白银矿石被一车一车开采出来。

      浊白之季是最适合采矿的季节,地下水很稳定,各种怪物都比较虚弱,这个矿场又是个国营大矿场,在宁静之月就在夜间采矿,在纯紫之月也给足染料,大部分时候几乎可以说就是个辛苦活,谈不上危险。

      最让人担心的是浊白之季结束的时候,下一个季节很可能就不适合采矿,如果和元老院月的后几天碰到一起就可能引起很大的风险。

      月份是规律的,一个宁静之月,一个纯紫之月和一个元老院月,前两者分别是是三十一天和三十天,最后者是二十天左右。

      但是季度就完全不同了,非常难以预测,很可能突然之间坑道里的灯火就成了要命的燃烧源,或者矿工互相之间的攻击性会成倍增加,昨天的工友今天就成了仇敌。

      所以总体来说,矿洞里的工作依然是一个苦差事,哪怕薪水不算食物就扛大包多一倍,但马洛斯也完全没有考虑过。

      需管理人员经常安抚,拉尔斯是所有管理人员中最勤奋可靠,每次下井的时候都不偷懒,按照规定所有矿工们一天在地面下待十几个小时,而且经常和地下的怪物作战,所以在矿工中名声不错。

      不过今天负责安抚任务的拉尔斯自己却是一副心惊肉跳的样子。

      “拉尔斯矿长,你怎么了?是这个好季节要结束了?”

      “唉呀,这才是浊白之季的第二个月,不应该那么快啊。”

      “拉尔斯副矿长也许就是憋了,哈哈哈,矿长请假,他已经连上十几天班了。”

      拉尔斯矿长瞪了他们一眼,然后挥挥手:“好了,好了,都别瞎想,好好干活。”

      他又在坑道里了几分钟,很是勉强地说了几句话,就心事重重地把自己关在了坑道里的休息室。

      ...

      罗马共和国,首都新罗马,一处繁华闹市中的小楼内。

      科科尼斯正在伏案写字,他面前一个布满了小孔的方块忽然闪烁了起来。

      科科尼斯看到之后立刻拿起这个放上苏勒德斯之后就能得到净气的部件,下一秒,他就身处于一个到处是莹绿色线条的灰色房间里,面前有一个灰色的金属长桌,身边是一个面目模糊的中年男子坐在同样灰色的椅子上。

      而在金属长桌的尽头,坐着一个比自己略高一些的神秘存在,他完全置身于灰色的金属之中,只露出一个模糊的五官轮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