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感方程

      “……大概是因为活不长了。”

      “……”林染眼神波动了一瞬, 微微抬头,“什么?”

      确实如他们推测的那样,林染怕是都没和杜秋钏正面接触过, 就诱导了这一系列案件的发生。

      “他患了癌症晚期。”

      “……幸好。”林染反而笑了, “幸好没那么便宜他, 癌症死去可比这轻松多了。”

      傅生蹙了眉头, 林染的理状态确实不太好。

      “是不是觉得疯了?”林染轻松地坐栏杆, 一条修长的腿在栏杆旁轻轻晃悠着。

      “不。”傅生淡然否认,他不觉得林染疯了或是怎样, 遭遇那些后, 无论林染处于什么样的状态, 都该是正常的,那都是他们罪有应得。

      只是裁决的权利不该落入个人手中, 如今是法制社会,有罪的人自有法律会去定义。

      “从那里出来的人,么变成了一个任人摆弄的玩偶,么选择了逃离这个世界——”

      “么和一样,和须瓷一样,疯了些。”

      傅生蹙眉:“……他很好。”

      “希望你能一直这么觉得。”林染也不反驳,轻轻一跃落在地上,她朝傅生走来, “带你参观参观。”

      参观一下这栋、葬送了无数年轻灵魂的房子。

      傅生看了眼时间,还是跟在了林染身后。

      “这是普通禁闭室。”

      林染轻轻将门打开,门是铁制的, 很厚重,整个屋子里没有窗户,没有透光处, 空『荡』『荡』的,什么家具都没有。

      只要把这个门一关,里面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只剩下一团漆黑。

      “数过,进来过四十七次。”林染安静地注视着墙的抓痕,“其中在里面过夜十五次。”

      傅生的狠狠地疼了一瞬,既是怜惜林染的遭遇,也是代入须瓷后对他的疼。

      “须瓷在这待的天数少,但进来的次数可不少。”

      林染拂了一把门把手的灰尘,转身去往下一间禁闭室:“他是我见过倔强的‘病人’,哪怕连续三天被关在这里,饿了也有一块饼干和一小杯水,他依旧一句服软的话都不肯说。”

      明明只要说一句同『性』恋恶心,很恶心,他就可以离开这『逼』仄的阴暗中,可他从不曾妥协。

      于须瓷而言,傅生就是那天的皎月,和他在一起是一件很美好的,恶心这个词太侮辱他们在一起的那三年了。

      “这是升级的禁闭室。”

      这个房间相对普通禁闭室而言,多了一张床,床有枷锁。

      “不听话的时候,就要被绑在这里,有时要一边承受着电击,一边还忍耐着那双油腻的手在身滑动。”

      林染围绕着床慢腾腾地走了一圈,眼神没有聚焦,像是在回忆这里曾发生过的一切。

      床落了一层厚厚的灰,被褥不止浸透了多少汗『液』,原本坐落在一旁的电击仪器已经消失,而床对面墙的位置,是一个投影银幕。

      “他们会一边放着片子一边『摸』你,问你有感觉吗?还喜欢女人吗?”

      他们会说恶心的话——你喜欢女人只是因为还没被男人碰过,们这么做是为了治疗让你感受男人的好。

      “……”傅生不自觉地握紧拳头,一想到须瓷也曾躺在这张床,被迫遭受着电击的绝望,他就恨不能给自己一耳光。

      “不过男病人和女病人待遇不一样,这里的医生都很讨厌同『性』恋,所以对男患者多是打骂羞辱。”

      “……”

      “这是男『性』的二级禁闭室。”

      “没进来过这里,但听别的患者描述过。”

      这里和之前女生使用的那间禁闭室布局一样,都是一张床,一个投影银幕,一台已经被搬运走的仪器。

      林染蹲下身,捡起地上的皮鞭:“他们会被『逼』着看投影中那些恶心的交缠画面,不可以闭眼,因为闭眼会遭受到抽打,同时还承受着电击……”

      这样时间久了,就会让‘患者’潜移默化地认为电击的痛苦是因为自己看到视频里那些令人作呕的画面产生的。

      从这出去以后,再看到类似的情形,或是再被同『性』接触,就会不由自主地排斥,甚至恐惧。

      这就是所谓的治疗。

      “畜生。”傅生深吸一口气,仿佛看到了过去那个绝望的、缩在角落里的须瓷。

      傅生头一真切地感受到自己对姜衫的恨意,有任何都可以冲他来,去这么对待一个和她毫无血缘关系的青年,于心何忍?

      “电击这些在常人看来或许离谱,但送们来的父母未必不知道这些。”

      林染领着傅生朝地下室走去:“再带你看看外人不知道的地方。”

      这里已经断电了,地下室很黑,傅生打开手机手电筒才勉强看清。

      “这里是贵宾区——是杜秋钏为那些人提供服务的地方,而们就是服务的筹码。”

      傅生看着一间间打开的房门,手电筒灯光照过去,可以看见一个个暴『露』恶俗的q/q用具,每个房间里都有床,设施齐全,甚至还有双人房。

      “们生活的区域都有监控,贵宾们除了单次受用外,还可以花钱认领,只要一直续费,们就一直独属于个人,他们同时能得到监控授权,随时随地观察们的动态。”

      就好像是在养宠物一样,只是宠物是人而已。

      傅生低喃:“疯了……”

      “抱有这样肮脏变态思的人不在少数,只是多数人没有能力也没有财富能满足自己变态的猎奇欲/望而已。”

      又或者说,有些人能控制得住自己,而那些控制不住自己又有金钱财富能满足自己的人,才为恐怖。

      而须瓷也曾险些落入这些贵宾手中,如果不是周伯……

      “是我害了他。”傅生『露』出了些许疲『色』,如果不是他,须瓷又何至于被姜衫『逼』到这种下场。

      “别这么说。”林染歪歪脑袋,“他曾亲口说,和你在一起是最幸运的。”

      那时的须瓷手腕的伤口还没痊愈,眼神空洞麻木,说这话的时候虽然面无表情,但却一字一顿,很认真。

      大概是因为上天亏欠他,把他父母家庭没给他的温暖都用傅生弥补了来,为了得到傅生的爱,那受点苦难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

      “好了,参观就到这里。”林染朝傅生笑了笑,“你该走了。”

      目的没有达到,傅生自然不会轻易离开:“你呢?”

      “?”林染转身看向这里环绕的灰『色』高墙,“两年前的某一天,林染就已经死在了这里。”

      她出不去了。

      “孩子呢?”

      “杀了。”

      见傅生蹙起眉头,林染才:“开玩笑,厌恶他,自然没法好好抚养他长大,送人了。”

      傅生没再多问,知道的越多,里就会越压抑。

      “如果林染已经死了,那就换个名字,换个环境,重新生活。”

      那里会有阳光,有星辰大海,会有更好的人爱你。

      不会有人知道你的过去,不会有人掀开你沉痛的伤疤,而出现在你身边的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治愈伤口的良『药』。

      “如果你需,可以帮你。”

      “为什么?”

      见傅生默然,林染了然:“你怕他知道的结局后,会受到影响?”

      “是。”

      “……”

      傅生耐地等待林染的答,一阵长久的沉默后,林染突兀地说了一句:“别怪他,他只是太害怕你会离开他。”

      ——

      今天大概是须瓷ng次数最多的一次。

      “你平时表现都很好,怎么一离开傅生就不行了呢?”江辉苦口婆,“你不能把全部注意力都给傅生,也在其它地方用点心思……”

      “只有他。”须瓷直接打断了他,周身气压已经很低了。

      月『色』当空,今晚的星星很多,明天应该是个好天气。

      须瓷怔怔地望着天边的皎月,连江辉喊了他好几声都没听见。

      江辉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也不好对须瓷说重话,毕竟须瓷平时有傅生在的时候,表现都很省,谁还没个状态不好的时候。

      陪着一次次ng的人是白棠生,他好说话,知道须瓷的情况也没说什么,在一旁跟江辉说:“让他休息一下吧,连续ng六次了。”

      “行。”江辉看了眼时间,已经十点了,傅生还不见踪影。

      乌柏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片场,白棠生见状立刻迎了去:“你怎么来了?”

      乌柏舟跟白棠生说话的语气和平时有着显而易见的差异:“酒店待不住,来接你。”

      “后一场了,你再等一会儿。”

      “好。”

      “第八十一场一镜一次!”

      ……

      后一场戏堪堪赶在十一点之前结束,须瓷慢腾腾地脱着衣服,繁琐系绳不知道怎么得打了个死结,怎么都解不开。

      越是心躁越是『乱』成一团,什么都做不好。

      好不容易等他整理好自己,外面的人都快走完了,白棠生和乌柏舟手牵着手,自然得像一对老夫老妻,没有避讳任何人的视线,慢悠悠地散着步往酒店方向走去。

      为什么又到了初的样子呢?

      为什么只要一离开傅生,就什么都不会了……什么都做不好,只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废物。

      江辉见须瓷从更衣室出来,刚准备迎上来送他去,就见须瓷直愣愣地望着前方。

      他了然回头,果然是傅生风尘仆仆地回来了。

      傅生走得很快,朝着须瓷的方向张开手臂,须瓷迟疑地站在原地,眼眶泛起了红。

      傅生见状没有停留,直接了当地来到须瓷面前,把人拥入怀中。

      被熟悉的气息包裹着,须瓷好半天才抬起手,攥着傅生的衣服:“你怎么才来?”

      傅生低头吻了一下须瓷的额头:“抱歉,来晚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