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人妻露脸

      李萌看到我们突然出现在眼前,吃惊不小,轻声问道:“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我们来看看梁曼有没有在这?”小洁回道。

      “梁曼确实被我们找到了,不过已经被我哥带走了。”

      “什么时候带走的?”我忙问。

      “就是今天下午,不,应该是昨天下午,我们找到她的时候我哥也在。我哥他们现在也往这边移动了位置,和我这相隔不远,两个小时就能到。你们要找她就去那里吧,别的我帮不上忙了。”

      “你们发现梁曼时她还好吗?”我问道。

      “不好,好像受了什么刺激,不让我们靠近,又打又咬的,身上衣服也破破烂烂,还有很多血。”李萌感慨道。

      “好,谢谢你,我们走了。”我说完拉着小洁出了帐篷。

      一阵小跑,早上五点多时我们到了秦雪他们的帐篷附近。我让小洁在林子里等着,我放下背包,拿出匕首,悄悄来到了第一个帐篷后面。在帐篷外听了听,里面都还在睡觉,我割破了帐篷,从缝隙往里看了去,没发现梁曼。

      又来到第二个帐篷外,同样割破了口子,里面都盖着被子睡得呼呼的。然后是第三个,里面依旧如此。

      挑破第四个帐篷,看到帐篷左边是秦雪和她男朋友正在睡觉,右边地上埋了一个木桩,木桩上绑着一个披头散发满身是血的女人,低着头,坐在地上,身子向一边倾斜着。梁曼!这个女人就是梁曼。

      是被打的还是自己摔的?我已经顾不得去想了。现在的任务就是把她救出来。

      我蹑足潜踪来到帐篷门口,撩开门帘慢慢走了进去。梁曼背对着我,一动不动坐在那里。身上缠着好几道绳子。走到她身边,发现她正处在晕睡之中。

      我小心翼翼割断了绳子,慢慢把绳子从她身上去掉。失去绳子支撑的梁曼,头一栽,往下倒去。

      我忙扶住她,她一下就惊醒了,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就是刺破耳膜的尖叫。再想去捂她的嘴已经来不及了,她跳了起来,退到帐篷边上,不停地叫着,两只手在空中一个劲地乱抓着。

      秦雪和那个男人也都一下坐了起来,他们上身是赤裸的。看到我拿着匕首站在面前,也都惊叫了一声,连忙拉起被子护住身体。

      “你是什么人?”男人惊慌的声音有些发抖。

      “你不需要知道!”我压低了声音,变了一种腔调回道。

      “你想干什么?”男人问。

      我没理他。看了一眼蜷缩在被子里的秦雪,我冷笑了一下。

      又扭头看向梁曼,梁曼已经精神失常,无法与其交流。

      帐篷外传来了脚步声,但是没人进来,都在外面叫嚷着。

      “怎么了?”

      “没事吧?那个疯子又犯病了?”

      “出什么事了?”

      我向门口看了一眼,捡起地上的绳子向梁曼冲过去。在梁曼拼命的挣扎中,把她给绑了起来。她胳膊被绑着不能动,竟张嘴乱咬起来。

      我用匕着柄在她后脑敲了一下,她就瘫软了下去。我把她扛在肩头,在帐篷上划开一个‘便门’就冲了出去。

      我没想到这么容易,或许是我的相貌把他们吓住了。

      小洁正在焦急地张望着,看到我回来,就迎了上来,说道:“总算回来了,她怎么样了?”

      我把梁曼放在地上,叹息道:“她看起来是真的疯了。”

      小洁同情地望着地上的梁曼,感叹道:“她也怪可怜的。”

      “看她浑身的伤,像是被什么抓的。也许她就是过度惊吓大脑受到了刺激。慢慢恢复一下可能会好起来的。你先帮她把衣服换了,伤口也包扎一下。我到那边等你。”

      “嗯,好的。”小洁打开包,掏出药品来,看到我已经走出了四五米,在后面喊道:“你别走远了,我怕她一会突然醒过来。”

      我回头说道:“我就在前面,我看看他们追来了没有,你抓紧时间。”

      小洁很麻利地给梁曼处理了伤口,又换了身衣服。

      我再次看到梁曼时,她还在昏迷,身上衣服已经换过了,伤口也包扎了起来,脸上的油泥也被洗去。

      我从她换下来的烂衣服上,撕下来一块布蒙在头上,只露出两只眼睛。然后蹲下来摇了摇梁曼,又叫了几声她的名字,梁曼缓缓睁开了眼。

      梁曼看到我和小洁,突然大叫起来,“鬼呀……鬼呀……”从地上站起来转身就跑。

      我追上去一把抓住她,说道:“是我,刘寒。不是鬼,我没死。”

      梁曼停止了叫喊,歪着脑袋呆呆地说道:“你是刘寒?你没死?”然后大笑着又喊了起来:“哈哈哈……刘寒没死!他没死!”

      “饿吗?来,我给你好东西吃。”

      “好东西?饿!我要吃好东西。吃好多好东西。”梁曼傻笑着。

      小洁把梁曼自己买的一包饼干递给了她,梁曼抓起来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塞。我打开一瓶水给她喝了几口,她满嘴残渣冲着我傻笑了一下,又大口吃起来。

      “她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小洁也不忍心再看下去,把脸扭向了一边。

      我给梁曼捋了捋头发,没有说话,又给她喝了几口水,然后我也转过了身,后悔道:“就不应该带她来,她太爱玩了,好奇心还重。”

      小洁说道:“秦雪一开始把我们都骗了,我感觉你就是不带梁曼来,秦雪也是会带她来的,她就是你的一个软肋。小萌说秦雪就是她嫂子,但是她不喜欢秦雪,两个人也没怎么说过话。”

      我想了一下说:“这么说的话,那个男人就是小萌的哥。我觉得整件事情看起来,表面是小萌的哥在指挥,实际是秦雪在操控。”

      “我也有这感觉。小萌她不坏,她说她哥也不是坏人。就是被这个秦雪给迷晕了。”

      “我们现在也顾不上秦雪是什么样的人了,先把梁曼带回去找家医院治病是主要的。”

      我们正说着,就听到四周有枯枝被踩断的声音。我和小洁立刻向四下看了一圈,就发现秦雪和那个男人带着一群人把我们围了起来,每个人手里拿着各种武器,有棍子,匕首,铲子,还有绳子。我让小洁看着梁曼别动,然后握着匕首走向前去。

      “刘寒,大白天怎么把头给包起来了?”秦雪笑着对我说道:“你肯定也知道不少事了,我也不再骗你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老公,他叫李明。希望你别嫉妒别吃醋哦!”说完冲李明笑了一下。

      李明也向前走了一步,带着笑对我说道:“兄弟!不好意思,之前是有些误会,你也不用紧张,我们就是想请你帮个忙。”然后又对其他人说:“大家都把家伙放下,这是我兄弟,一家人。”

      我冷冷地说道:“误会?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不知道我能帮你们什么忙。现在我朋友要去医院,有事的话以后慢慢谈。”

      李明还是带着笑,说道:“这个好办啊,我们人多,我们帮你把她送医院,你在这给我们帮个小忙,举手之劳而已。你放心,你朋友我们会好好照顾的。”

      秦雪阴笑道:“你救过我一次,帮我吸蛇毒,我上次也放了你一次,我已经不欠你人情了,要不然你现在在哪都不一定呢,所以你最好听我们的,否则你不爱惜自己的命,你也要为你的朋友着想一下是吧?”

      秦雪说完,瞟了一眼小洁,然后又对我说道:“我后面这些人对男人有手段,对美女更有手段,你舍得你这如花似玉的女朋友吗?。”

      我知道秦雪能说出来就肯定能做出来,现在首要的就是要保证小洁的安全。

      我说道:“你们要我帮忙可以啊,既然是举手之劳那我就帮你们一次也无妨,只是我要见一个人。”

      “什么人?”秦雪问。

      “那个假小洁”我回答。

      “噢?你要见她?”秦雪问道。

      “你见她想干什么?”李明也问道。

      “我的条件已经说了,对你们不是难事。你们没有一点诚意。我也就爱莫能助了。”我转身走到小洁跟前,小声说道:“有什么事你带着她先走,别管我。”

      “不走。我要和你一起走。”小洁紧紧拉住了我的胳膊。

      背后的秦雪又说话了:“我答应你,我已经让人去叫她了,你们等一会,很快就来了。”

      我回看了秦雪一眼,没再和她说话,又对小洁说:“现在只有那个李萌能帮咱们了。一会她来了你就带着梁曼跟她走,就算我出事了,我相信她也会保证你们的安全的。明白吗?”

      “那你怎么办?”

      我握住了小洁的手,说道:“我没事的,他们很可能就是想从那个山洞进到密室里去,密室我都去过两次了,比他们熟悉情况,只要进到密室,我就能脱身,你放心吧,我保证回来见你们。”

      “你答应我,一定要回来!”

      “我答应你!我一定回来。这把匕首你留着,要是有人伤害你,你别客气。我背包里也有一把刀,你都带在身上。记住,有危险时你别手软!”

      “嗯,我知道,我要一个就可以了,你带着匕首吧。”

      “这匕首太大,他们也早就看到了,带着也会被没收了,我身上还藏的有。放心,那个怪物是我朋友,下面是我的朋友家,有朋友帮我我怕什么?”我笑着给了她一个很自信的眼神。

      “我会等你一起走的!”

      “好!”我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梁曼,她正蹲在地上傻笑着,手里玩弄着包装袋。我对小洁说道:“她就麻烦你照顾了。”

      “我不照顾,你担心她你就回来自己照顾。”小洁撅起了小嘴,故作生气状。

      我笑着轻轻捏了一下她的脸,没再说话。

      此去生死未卜,但是为了小洁和梁曼的安全,我必须去。我给不了小洁百分百的承诺,能给的只有希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