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直播福利合集ftp

      kp的实心敷衍并没有动摇沈凛的决定。

      他角『色』卡上的幸运是80点,困难的幸运是以40为标准的检定,只要他扔出40以下,就可以在这里获得有效线索。

      沈凛沉了呼吸,轻轻触碰骰子,两枚黑白分明的骰子转动起来,最终停下。

      3点。

      大成功。

      kp:“!!!”

      沈凛说:“你可以开始编了。”

      “好吧好吧。”kp妥协,他沉默下来,世界恢复正常运转。

      “抱歉,打扰了。”有人出声打破了僵持的局面,他穿着绅士的马甲背心,裤腿熨烫得笔直,拄着一个镶嵌着黄金和绿宝石的手杖,挂着单边眼镜——这是个斯文儒雅的中年男人。

      “我能问下你为什么会对小镇的旧文字时代感兴趣?”

      沈凛谨慎地说:“因为这是属于月沉乡的文化宝藏,改变是从什么时候发生的我不知道,但我看到的是月沉乡已经完全被外面的文化所污染了。人们取便,也不仅仅是为了取便,学着外乡人说话,使用他们的文字,甚至是学习他们的社会结构和生活习惯,我们的人生变得一团混『乱』,”他平静地看着男人,说,“先生,我认为,这是不对的。”

      男人怔了怔,周遭听见沈凛说话的人都在低声议论,沈凛依然平静地看着男人。

      弗洛伊无法做到在这么多审视和指责的目光中视若无睹地站着,他不由自主地往沈凛背后缩了缩,低声说:“他们看我们的目光非常不友善。”

      过了片刻,男人变了脸『色』,慈祥亲和的面容冷了下来:“外乡人的一切在神明面前都不值一提,我们之所以做出这样的改变都是神的指引,你是哪里的孩子,居然说出这种蛊『惑』人心的话,来人。”

      几个安保人员围了过来。

      弗洛伊一下子慌了。

      沈凛对kp说:“心理学。”

      心理学是个暗投的检定,玩家无法得知检定结果,只能从kp给的回应判断检定是否成功。

      沈凛观察这位先生的神『色』,从他眼神里读懂了无奈的暗示,于是沈凛说:“这是我的见解,与我朋友无关,我们只是游『荡』在街头的无家者,我可以跟您回去接受审判,但请让我的朋友离开。”

      他点了点头:“你要感谢你的朋友。”绅士先生看向弗洛伊。

      弗洛伊问:“你一个人去?”

      “放心,”沈凛低声说,“我刚过了个心理学,他没想对我怎么样。”

      弗洛伊只好点头。

      沈凛说:“让他们不要担心,顺利的话我晚上就能回来。”

      随后,弗洛伊离开,沈凛在安保人员的盯视下,跟着绅士离开。

      他们乘坐马车停在了一座三层独栋别墅面前,这栋建筑比其他建筑都要华丽,拥有一个大花园,蔷薇科植物的藤蔓一路从门口蔓延,顺着爬到二楼的『露』天阳台,喷水池喷洒出来的水珠在日光下泛着粼粼的波光。

      绅士从马车上下来,对沈凛说:“跟我来。”

      沈凛跟在他身后走进别墅。房间很大,光是客厅就有莱莎租的那栋楼房上下两层加起来那么大,装修得富丽堂皇,墙壁上甚至镶嵌了璀璨的宝石,这彰显了眼前男人身份的不一般。

      管家和女仆前来迎接,绅士将外套、帽子和手杖交给他们,对沈凛说:“孩子,来。”

      他褪去了冷厉,变得温和慈祥。

      沈凛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女仆送来一杯热可可,男人说:“我女儿很喜欢喝这个,你叫什么?”

      “……麦克。”沈凛再次用上了这个名字。

      男人点了点头,看向沈凛:“你知道我是谁吗?”

      沈凛有许多猜测,他说出了最有可能的那个答案:“镇长。”

      男人眉眼舒展开,『露』出笑容:“是的,你很聪明,也很大胆,我是镇长罗德森。”

      沈凛:“您为什么要邀请我来这里?”

      “因为你的那些话,”罗德森神『色』变得严肃,“在这里,很少有人会有这样的想法,大家都被同化了,几百年来,外乡人的思想在蚕食着我们,所有人都渐渐接受了一切,没有人再关心我们之前是什么样子。”

      “这是一种控制。”沈凛在心里说,“外乡人的控制。”

      罗德森:“你看起来真像那些外乡人,如果不是先听到你说这样的话,我一定会把你当成外乡人。”

      沈凛:“为什么?”

      罗德森:“这是你们不该知道的秘密,有时候知道得越少,越容易活下去。”

      沈凛沉默了片刻,他问:“那镇长先生,我有机会接触镇子的曾经吗?”

      “当然,”罗德森递给沈凛一把钥匙,对他说,“那些书有部分在圣堂,另外一部分则在我的藏书室,这是钥匙,你可以随意浏览里面的书籍。”钥匙被交到管家手里,“带他去藏书室。”

      “感谢您的信任。”

      “这是对好孩子的奖励。”

      “父亲!”在走向走廊深处的时候,女孩子的声音从二楼响起,高跟鞋飞快踢踏地面的声音清脆作响,一个年轻的女孩从环形楼梯一路飞奔下来,扬起的裙摆像是一朵绽放的百合。

      “是多伦纳来了吗?”女孩急匆匆地问,“我听说您带回来个金发碧眼的男孩,一定是多伦纳!”

      “亲爱的,只是位小客人,”罗德森无奈地笑着说,“不是多伦纳,你究竟是在哪儿认识的多伦纳?你的鞋子要掉了,淑女该有淑女的样子。”

      “这是我和他的秘密,”少女期待地看着罗德森,“我想见一下那位小客人。”

      几分钟后,红『色』卷发柔软地垂落在脸颊边的少女紧紧盯着沈凛。

      沈凛正在翻看一本用绳子穿钉成册的书籍,这是月沉乡古时文字的字典,里面记载了一些常用词语的用法,可以看出曾经应该是用来教授后代的课本,上面的文字复杂,而且和沈凛熟悉的横平竖直的方块字不同,笔画都很崎岖,若是大片的文字连起来看像是一条正在蠕动的触须,吸盘紧紧地扣在纸面上。

      这些书籍都很老了,誊写文字的纸单薄脆弱,这让沈凛不得不小心翼翼。

      女孩第三次问他:“你为什么不理我?”

      沈凛说:“我在看书。”

      女孩沉默,咬着唇盯着他,过了一会儿说:“你可以一边看书,一边和我说话。”

      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个地步的,沈凛不知道,但女孩作为一个颜控,百分百合格,而且,除了颜控之外,她还是个重度的金发控,根本不需要沈凛做任何事情,她就自动贴到沈凛面前,从见面到现在,她感慨了不下十次——

      “你的发『色』真好看。”

      沈凛正对照着从羊皮卷上誊写下来的文字,查找这些文字在字典里的含义,他之所以要耗费时间枯坐在这里做这种细致耗时的活是源于他投了一次失败的历史。

      失败的代价是要他耗费十个小时,才能从这本字典里面找出对应的文字。

      十个小时!明明文字不多,但他每次查询时总是能感受到这些文字非凡的影响力,这种影响力让他脑子嗡嗡直叫,他觉得十个小时过去,他顺利解读出来,人也十有八.九疯了。

      他开始后悔没带弗洛伊一起来,当时想着至少要保证一个人能自由活动,通知其他人做好准备,现在想来……他用力捏了下羽『毛』笔的笔杆,他应该拖也要把弗洛伊一起拖来。

      少女名叫莉莉娅,是镇长的女儿,她一直在盯着沈凛看,目光太过灼热,又带着几分怀疑和审视,看得沈凛很不舒服。

      沈凛长出口气,放下笔,抬头看向少女:“您没有别的事情做了吗?”

      “什么事情?”莉莉娅眨了眨眼,突然想起了什么,说,“我有钢琴课,但我不想去,你的发『色』真好看,像是洒下来的阳光。”

      沈凛无语,低下头继续看字典。

      莉莉娅托着脸颊看沈凛:“你是不是想把这本书带走?”

      沈凛一顿,说:“你为什么这么说?”

      “你在反问我,”莉莉娅理直气壮地说,“班森叔叔说,这是心虚的表现,我现在确定了,你想把这本书带出去。”

      沈凛啧了一声,他靠在椅背上,双手环胸,挑眉看着这位淑女:“你能帮我?”

      “我能,”莉莉娅骄傲地点了点头,“只要把它藏在我的裙摆下,没有我带不出去的东西。”

      沈凛:“……哦牛『逼』。”他很快又说,“一旦这本书丢了,我是最有可能的凶手,我从镇长家里偷走了书,这个罪该怎么算?”

      “那就不要让他抓到你,”莉莉娅冷哼,“你在外面藏一阵子,他很快就会忘记这件事情,没人在意这本书,它不过是本过时了的破烂。我父亲守着它,只是因为镇长的责任,马上就是祭祀日了,他有很多事情要忙。”

      “那么,代价呢?”

      “你很聪明,”莉莉娅笑了起来,甜美可爱,“我希望你帮我留意一个人,他叫多伦纳,按照我们的约定,他应该已经来了。”

      她明亮的双眸失去神采,郁郁寡欢地说:“但是他没有来找我,我也没办法出去找他,想要离开月沉乡的人都会死。”

      她看着沈凛,眼神深邃:“这是诅咒,世代流传下来的诅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