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链接是什么

      所以这几年,马尼拉的西班牙人就开始当起了鸵鸟,对社团在大员的发展不闻不问,反正大员公司也不象荷兰人那样阻止明国海商来马尼拉贸易,只要这边能正常买到货物,总督府和大主教的收入能正常入兜,那就行了,至于说和大员公司还处于战争状态,他们都选择性的忘记了。

      不过大员可没有忘记,依据执委会的指示精神,去年改组的军工集团在大员建立了铸炮厂和火铳加工厂,以及特种子弹和炮弹生产厂。为此,送过来几台蒸汽机成立了金属加工车间,并在格兰港附近的一条河畔建立了厂区。

      刘星林一直惦着马尼拉的西班牙人,很想出一出那口恶气,无奈社团这几年一直忙着各种事务,腾不出手来,最近辽海那边消停了,这不北美移民还是忙得很,估计这一阵忙过去,就该去马尼拉转悠一圈了。

      军工集团在大员的布局就是为了应付东海可能发生的高烈度冲突,有了武器生产能力,哪怕被封锁,也能取守势关键时刻反击。

      这里的铸炮厂除了铸造130毫米口径舰载长炮外,还生产一些诸如佛朗机炮,将军炮等外贸小炮,供海商们武装自己的商船,不过这里可没有水压机锻造成型和深钻孔技术,这是社团所掌握的核心工艺当然要保密,不能轻易示人。

      大员的火铳厂主要生产民用版火绳枪,也生产一部分民用版的燧发枪,采用了标准化生产工艺和流水线后,质量上去一大截,成本有一定程度降低,在南洋具备了竞争优势,已经参与了各国的军贸活动。

      这个火铳厂还生产民用版的燧发手铳,发射20毫米口径的铅弹,这种单发手铳被淡江镖局卖了一部分给同行镖局,现在非常受追捧。

      秋风萧瑟,长江武昌河段,一个内河桨帆运输船船队正缓缓的往上游行进,船的吃水线不深,但船上的货物堆得高高的,北面河岸不远处的农田已经一片金黄,在秋风的吹拂下,稻浪一波接一波的向远处涌去。

      这一只船队装载的全是社团货物,金河纺织的雪纺呢绒布、肥皂、玻璃、皮革制品还有白砂糖、红糖等,以及从遥远的北美新大陆发运过来的面粉。

      这些货物是从扬州起运的,金启钱庄在扬州有一个码头,码头上的仓库向各大商行开放,这个船队的货物就是在码头租赁仓库的同江商行发运的。

      这个同江商行是仪征卫指挥使家的产业,在江南,官宦聚集众多,卫指挥使只是一个小角色,同江商行也仅仅在指挥使管辖地面上能做生意,不过,指挥使大人善于察言观色,早早的在金启钱庄开了户,还在扬州租赁了金启钱庄的仓库,并开了分号,拿到了雪纺呢绒每年五千匹的购买量。

      这几船货物是武昌城里的楚王府订购的,按理说指挥使和王府做生意是麻杆套狼,两头害怕,指挥使怕王府收了货赖着不给钱,而王府呢又怕指挥使收了钱却不发货,在人家地盘也不好发作。除非是长久做起来了,有一定的信任度才行。

      但是有金启钱庄就不一样了,楚王府在武昌的金启钱庄开了户,合同签订之后,金启钱庄锁住账户里相应的资金数量,给扬州方向开出信用证,类似于现代的互联网第三方支付,而同江商行拿到信用证以后,立即雇佣金启钱庄认可的船行,组织发货。

      而金启钱庄对船行的认证也很复杂,第一就是船行的规模必须达到一个标准,也就是得有多少条船,多少有经验的船工等,第二就是在行业内口碑很好,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金启钱庄开户。不开户也不行啊,运费没法付。

      金启钱庄还开设了保险业务,对运输的货物进行估值保险,如果买了保险的话,出现货物丢失和被劫夺等情况,金启保险全额赔偿,当然,保费的数量跟航线的安全程度成正比的。

      同江商行和楚王府的交易是定在武昌交货的,所以同江商行买了全额的保险,反正在货物价格上找就行,自己可不能担这个丢失货物的风险。

      而金启保险确定了保单之后,也不能白白收钱啊,就雇佣了淡江镖局,由淡江镖局提供货物的安保服务。

      淡江镖局接了金启钱庄的押运业务后,一般都发包给别的同行,比如这一次同江商行的业务就包给了振威镖局,也就是说,如果这一船货物被人劫夺,振威镖局是要包赔损失的。

      振威镖局当然很重视了,这个镖局的规模也不小,他不象别的镖局主要业务都是陆路,他的主要业务都是在长江沿线,所以轻车熟路的派遣了二十名镖师,分驻在四条船上。

      这些镖师全部都穿着黑色的棉布褂子,敞着怀,两胁各插着一把大员产民用版燧发手铳,因为用的是普通铅弹,所以,铳口都塞着一个软木的塞子。

      因为普通的铅弹口径比铳管略小,所以在铳口朝下时,铳弹在铳管内容易掉下来,社团出产的子弹外面都包着一层麻布,用以填满铳弹和铳管间的空隙,但是为了保险,一般铳口加上一个木塞子。

      镖师的两只手铳都是上了膛的,只是没有插入荆刺信管,以防走火。除了手铳外,每人还有一只大员版民用燧发长铳,用于远射。不过为了避嫌,这些长铳都放在船舱里,没有拿出来。

      能被金启钱庄认证的安保公司,振威镖局在长江上也是赫赫有名的,镖局大掌柜曾经是黑道的龙头老大,背后隐约还有大士绅支持,基本上没人敢惹,镖师们防的是那些不开眼的小毛贼而已。

      船队已经到达武昌城东的东湖码头,这里是金启钱庄武昌分号的专用码头,因为此处是在武昌城外,为了安全考虑,金启钱庄的仓库就是一座堡垒,四座角楼全部是铁筋混凝土框架结构,就算用大炮近距离轰击都不见得能破坏。

      船队卸载完货物之后,还要去装载王府粮行的稻米,还有一部分从襄阳转运过来的移民。

      这批移民是从河南过来的,现在农户家里的人口越来越多,负担也越来越重,佃种士绅或王府的土地要交一多半的地租,给自己家剩下的寥寥无几,一遇灾荒之年,就立马走投无路。

      现在这样的人会被有心人引导,前往襄阳,然后坐船顺江而下到达扬州或松江,然后转海船出海前往大员或干脆去了北美新大陆,为建设社团做贡献。

      但是王府和大士绅阶层是不愿意这种情况出现的,手下的佃户要都跑了,他的田给谁种啊,向谁收地租啊,剩下的佃户有了别的选择,再交那么多的地租就不干了啊。所以明里暗里压制这种情况,搞得淡江镖局的移民局面一直打不开,还是小规模,偷偷摸摸的进行。

      今年的局面好一点,因为在去年的不少地方遭了旱灾,很多农户一下子衣食无着,而当地士绅的救灾能力有限,只能听任走投无路的农户成为流民,最后被引导进入襄阳,使得今年的移民数量大大增加。

      这些移民特别好办,因为身无长物走投无路,为了一口吃的,都签下来一堆的还款合同,非常顺利的去到北美新大陆当垦殖户,当然,这些人都是非常勤恳的农民,就算在那边种地的收入,还清这一堆阎王债是没有问题的。

      淡江镖局现在最主要的业务并不是分包押运任务,而是利用金启钱庄的贷款从受灾的各地收集,引导移民或沿江,或沿淮而下,在大员或马场港交割移民,北海钞行铺的摊子太大,顾不上这边,利用金启钱庄的贷款也是社团的初衷。

      金启钱庄也愿意,虽然是短贷收益有限,但是没有风险啊,移民只要到达大员或马场港,立即由北海钞行接手,资金利用效率高,只是现在移民的数量不能让金启钱庄满意,因为金启钱庄账上趴着大量的钱。

      随着金启钱庄网点的增多,各处的存款想潮水一样涌来,在武昌的分号,楚王府的存款就有合一百多万枚团结银币,这还是王府商行日常周转用款,其他商户的周转用款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在明朝其实贷款渠道是很狭窄的,各地方是有很多人需要贷款,但是金启银行就算是魏公公的后台,也不敢去碰地方上的传统金融服务,那都是王府和大士绅和勋贵们的地盘,他们的高利贷是除了收地租之外的一个最赚钱道道,要是碰了他们的禁脔,分分钟就给你好看,让你在地方上寸步难行。

      就是那种高利贷也不能满足这些贵人的资金出路,他们还有大量资金存进金启钱庄吃利息,金启钱庄现在拥有了大量的资金却只能冲击狭窄的社团贸易货物渠道和国内移民贷款,这让一众董事会成员没有想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