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翰辰

      陆丰敏正在给一位中年妇女讲解她的房子如何置换最好,曾瑛瑛在洪光的引导下来到了他工位前。

      陆丰敏对来到面前的两位领导笑了笑,然后继续对自己的客户说:“阿姐,你想一步到位实现心里的想法,我觉得难度可能比较大,而且你需要补贴的钱也会比较多,关键是对方不一定愿意接受。当然我们会努力帮你促合,可是这个过程需要的时间比较长,你可能会觉得太烦了。所以我帮你出个主意,你先与一个条件不是特别理想的客户达成交易意愿,然后我帮你阿姐再找到一个符合你心里真正愿望的客户,用你第一步交易中可以到手的房子,置换成最终的理想房子。这样你阿姐分两步走,两个过程中分别贴对方一些钞票,通过三个人之间的两步交易,大家都能相对满意,而你贴的钞票也不一定会多花。如果你觉得可以,那么具体的事情我帮你来沟通安排,贴多少钞票的事情,你们自己敲定。阿姐,你想想是不是这样的办法比较实在?这么做,你们三个人,特别是另外两个人会比较容易接受。”

      中年妇女盘算了一会儿后说:“阿弟,这样做的话,你不是麻烦多了吗?另外就是你愿意不怕辛苦,但你们公司会不会嫌烦呀?还有如果分两步,我要多出多少手续费?阿弟呀,不瞒你说,就怕你帮我想的好办法,最后没有办法弄,这是我担心的。”

      陆丰敏和颜悦色地对中年妇女说:“阿姐,谢谢你关心我!你的担心不是一点道理也没有,社会上服务不好,态度不好,做事情偷懒,不会客人着想的事情经常有的,我自己也碰到过不止一次两次。但我们做的是房子置换的中介促合服务,房子对一个人,一个家庭是很大的事情,所以我们的服务一定要做到让客人舒服、放心、满意。我上班的第一天,老板就要求我们这些人一定要像弄堂口擦皮鞋的人一样,必须要让客人开心满意。老板有这种要求,这种境界,你可以放心了吧?而且我们和别的公司有点不一样的地方是,我们的老板人很好,而好人必定为别人想得多,考虑得周到。另外我们这家公司背后的真正大老板是香港和东京的两家大公司,不然我们也不可能这样去做事情。至于你讲到的手续费,我会努力向公司申请优惠一些的,尽量不增加你太多的负担,只要你阿姐相信我,我就全力以赴为你做好。”

      中年妇女十分开心:“阿弟,我今天运道好的,碰到你真是福气,后面的事情就麻烦你了。今天晚上我和老公说一下,明天我们两个人一起过来办手续。阿弟,真的谢谢你。”

      中年妇女开心地离开了。

      曾瑛瑛对陆丰敏说:“小陆,你很会做服务,不错。你先忙着,晚上我们一起吃个便饭,随便聊聊。我现在要和洪总商量一些工作。”

      陆丰敏得体地说:“曾总这么客气,我实在不敢当。你是大忙人,时间宝贵,等你和洪总谈好工作,我们就在公司说吧,不用去外面了。”

      曾瑛瑛微笑着说:“听我的,晚上我们聊。六点钟你来洪总办公室找我。”

      陆丰敏点点头:“谢谢曾总!”

      ......

      曾瑛瑛看着菜单问陆丰敏:“小陆喜欢吃什么?”

      陆丰敏说:“我听曾总和洪总两位老板的,你们两位不用考虑我,我什么都吃,一切随便最好。”

      曾瑛瑛说:“我们就是吃便饭,所以我都没有要包房。好,既然你随便,那洪总你点几个有点特色的菜就可以了。”

      洪光接过菜单后问:“小陆喝酒吗?”

      陆丰敏说:“我没有酒量,也不爱好,两杯啤酒的量。谢谢洪总!”

      “小陆,以前从事过服务领域的工作吧?我看你很能说服和引导客人,很好。”曾瑛瑛貌似随意地说道。

      陆丰敏谦虚地说:“曾总高抬我了,我是从自己当顾客的经历中,体会了不少人和事,其中有受过不少气的,也碰到过好的营业员。人嘛,将心比心,谁当顾客都希望服务的人能做得好一点。何况房子不是个普通东西,一个家庭下决心置换房子不容易的,过程更是不简单的,所以设身处地为顾客多考虑一点总是应该的。另外干好了我还有提成,于公于私我都需要做好。所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这是做人的道理。”

      曾瑛瑛点点头,心里想林梦宁本身很不简单,找来的这个陆丰敏也很不一般,看来下一步千万不可大意。

      洪光问:“小陆,抽烟吗?”

      陆丰敏答道:“平常抽一点,但没什么特别的瘾。”

      曾瑛瑛说:“那你想抽就抽吧。”

      陆丰敏礼貌地说:“曾总是我老板,又是一位女士,对烟味应该不喜欢的。而且大厅中抽烟污染空气,对其他客人也不好,同时我印象中洪总是不抽烟的。因此我不抽,一个人要是整天想着自己,一定会被别人讨厌的。不过谢谢曾总!”

      洪光问:“小陆,我看你的学历是大专,学的什么专业?”

      陆丰敏说:“我是中文大专函授班毕业,混了个文凭,让两位老板见笑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