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夜直播官方下载

      观悟完龙族书库,盘王来东海龙穴的任务就完成了一半,只需要拿到四海龙珠,这一行就圆满结束了。

      盘王向头顶一拍,无穷力量破开时空,轰击出了一片时空不存的特殊所在。

      每一个宇宙,每一方天地,都是由时空,以及无数层比时空还要深邃的结构组成。

      这些结构被统称为时空之上。

      他一个闪身,进入了时空之上。

      时空之上,时空不存,他一踏足此其中,身躯和元神内存在的时空就被抽离,分解成无数法则。

      盘王身形怪异,以一种难以理解,难以描述的方式在其中移动。

      时空的结构极为复杂,要在时空层面寻找敖洪三龙,困难无比。

      敖洪三龙是大罗金仙,能够随意在各个时空中遨游,时空无穷无尽,还存在比无穷无尽更多的时空夹缝,要寻找到他们,几乎是不可能。

      站在时空之上,就等于在岸边看河水里的鱼,任你在上游还是下游,深层还是浅层,都一目了然。

      盘王还是第一次体验到此等奇妙的感觉。

      大罗金仙进入时空之上是不具有半点意义的,因为大罗金仙还不足以看破时空层与时空之上的隔膜,在大罗金仙眼中所见,无尽时空一片浑然,晃晃荡荡,看不真切。

      唯有准圣人,以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超脱物质世界的境界,才能看清一切虚妄。

      时空之上,盘王无限大,时空无限小,感觉既奇特又怪异。

      盘王不管这些,神念穿破隔膜,在无垠的时空中搜寻起来。

      敖洪三龙老奸巨猾,与盘王遭遇过后,他们三人就分出了无限他我,将除现世以外的各个时空都占据得严严实实的。

      以图鱼目混珠,令盘王无从寻找。

      不过,三龙有所不知,在先天阴阳神塔的光辉照到他们身上的那一刻,他们就注定无法隐藏。

      盘王一早就在他们三龙身上种下神塔标记,三龙除非是舍弃了真龙之躯,不然就无法摆脱。

      真龙之躯,是同巫族肉身一般珍贵,一般玄妙的。寻常修士的肉身碎了可以重塑,真龙之躯或者巫族肉身丢了,基本上无法恢复了。

      祖龙精血或是祖巫精血,每一滴的价值都堪比先天灵宝,换不来的!

      况且,重塑肉身所耗的精血也不是用滴能计算的。

      盘王不相信,三龙有这等魄力,他们又不是后土。

      距离现世二百三十万年前,无边的龙穴虚空,漂浮着不可计数的宇宙微尘。

      在某一粒微尘的中心,敖洪三龙悄悄开辟出了一个大千宇宙,厚厚的界壁与微尘融为一体,抵挡着外界的一切窥视。

      敖洪脸色不好看,端坐在一张铺满凤羽的宝座上,右手车着两颗珠子。

      敖裂与敖尊坐在敖洪对面,三人不时地朝对方看,氛围很压抑。

      “诸事不顺!东王公和西王母突然杀到,在这个时代种下病毒,让我龙族损失惨重。其后,又趁着我三兄弟分心,盗走祖龙权杖。气运低迷,实在太糟糕了!”

      敖裂是个盐酱口,张口就来,在其他两龙的伤口上撒盐。

      敖尊看了敖洪一眼,跟着说:“我们龙族每况愈下,祖龙权杖是唯一的希望所在。我们要不惜一切,将它抢回来。”

      说到此处,敖尊有些惭愧。

      三族决战之时,龙族的大部分人都迷失在了一统洪荒的野心之中,不愿意撤离洪荒。极少数明白龙要离开龙族,到祖洲为龙族开辟新的驻地,结果遭受到了战争绑架。

      敖尊,当时非常年轻,行事冲动,也是狂战分子的一员。

      他还记得,一条太乙金仙境界的龙带着数十条金仙小龙求见祖龙,要前往祖洲,被他给抓到了大营,以祸乱军心的罪名,打了十万八千军棍。

      敖洪眉头一皱,用一只手撑着头,做思考者的模样。

      他是真的在思考。

      应龙老祖临走之时,将祖龙权杖和四海龙族都交给了他,让他好好保管。

      敖洪当时就不理解,应龙老祖为何不亲自出手,攻下祖洲,作为龙族以后的大本营。

      现在,他更加迷茫了。

      应龙老祖的行为,就像是故意将权杖和四海龙珠交给外人的。

      这个念头一闪出来,就再也挥之不去。

      他越想,就越觉得可能。

      气运低迷的情况下,人在龙穴坐,祸从外界来。他不敢去想,他们要是真的劳师动众,带着族人去攻打祖洲会有何等下场。

      很可能,他们刚一出龙穴,就会被洪荒中的其他大能盯上。等他们与祖洲本土生灵斗得两败俱伤时,洪荒中的大能就会跑出来摘果子。

      “龙族陷入了一个死循环。想要提升龙族气运,必须要攻下祖洲,反过来,要坐拥祖洲,必须要有足够的气运。”

      “龙族有这个气运吗?没有!”

      敖洪想着想着,眼前就出现了一片亮光,豁然开朗。

      当然,想到归想到,他不会说出来。看破不说破,才是一条合格的老龙。

      “敖洪族兄,小弟有些担心。万一祖龙权杖落入了那位神秘的准圣人手中,我们怎么拿回来?”

      敖尊露出担忧的神色。

      听到敖尊的话,敖裂也是一惊。西王母的昆仑镜妙用无穷,神秘准圣却拥有一件极品先天灵宝,西王母二人逃脱的希望不大。

      “敖尊族兄,洪荒中的准圣不是都离开了吗?这尊准圣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不错!应龙老祖说过,天地大变,新的时代到来,老一辈的准圣无法再留在洪荒。这一代的先天神圣没道理修炼的如此之快。”

      三人相互之间陷入了沉默,一片死寂。

      难题之所以是难题,就是因为它超乎了常理,难以被理解。

      盘王晋升,开了不少的挂,还是不完全的晋升,无数次的巧合相乘,就成了不解之谜。

      “让贫道来告诉你们吧!”

      一个神秘的声音骤然从微尘之外传了进来,然后由声音凝聚出一个身影,正是盘王。

      轰然!

      三龙反应迅速,千分之一个刹那,就离开了座位,站成一排,同盘王对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