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视频成年人官方app

      好玩的方多到数不清, 沈诗意辗转多家,趁此机会,全部玩遍。

      在外轻轻松松玩, 而在内的慕寒,被告知不回来后的二十多天里, 不计其数投入人力和物力,去寻找的踪迹。

      可查来查去, 只查到从s市飞去加拿大,然后没几天就飞到欧洲。

      外不于内,外找人, 无疑是大海捞针。

      始终联系不, 不知要多久能查到的具体址,加, 大概是母子心灵感应,小汤圆似乎感觉到母亲不要他, 多天没见到母亲, 哭闹场后, 开始生病, 慕寒心情天比天沉闷, 也愈发烦躁。

      对于女朋友夜消失这事, 楚南风比他舅舅有经验, 来探望生病的小汤圆, 不忘给他舅舅传授找人的经验, 由哪方面入手,容易查到他人的踪迹。

      而后,楚南风忍不住想幸灾乐祸番。

      见到他舅舅的脸庞被阴影笼罩,可能是近来没休息好, 既要工作,又要找沈诗意在哪,还要照顾孩子,显有些疲惫,透着几分憔悴,他略感于心不忍,便暂时口下留情。

      扫了眼刚吃完『药』就睡着的小汤圆,楚南风目光不经意掠过旁边桌子摆放的相框。

      照片中,沈诗意穿白『色』婚纱,脸幸福璀璨的笑容,眉眼弯弯注视他舅舅。

      顿时,楚南风有些憋不住,问:“舅舅,你们的婚纱照都往家里摆了,我实在是好奇,你当初为什么要取消婚礼?”

      慕寒在用纸巾帮小汤圆擦去额头冒出的细汗,听见楚南风的话语,不由望向他与沈诗意的婚纱照,眼眸瞬间被黑暗占满。

      婚纱照是在婚礼拍好的,婚礼取消后,婚纱照原本也应该处理掉,真怀孕后,搬进来时,叫人把照片挂在他们的房间里,又做了几摆放的相框,放到儿童房。

      这么做,表达的意思很好懂,无非是想跟他结婚。

      那时的,渴望结婚,如今,无论他发多少条消息,告诉,只要回来,他们马结婚,也不理会他。

      就像,想要的东西已经过期,他却把过期的东西呈。

      将纸巾扔到垃圾桶里,慕寒抬眸视楚南风,“因为什么,不再要了。”

      他曾介怀过欺骗他,将孩子当成『逼』婚工具。

      这切,相比的离去,丝毫不要。

      楚南风不知他舅舅为什么取消婚礼,不愿和沈诗意结婚,只知,茫茫人海中,想到人,绝非是件容易的事情。

      不幸灾乐祸,楚南风还是想说:“结婚,意味着建立长期稳定的契约关系。你不跟人家结婚,没有契约关系,人家想甩掉你就甩掉你。”

      退万步说,他舅舅和沈诗意结婚后,哪怕两人想离婚,沈诗意不能像现在这,说几句话,拿点行李,直接消失,他舅舅想找人,也找不到。

      他吃过这方面的亏,劝过他舅舅。

      结果,他舅舅非不听。

      心底涌起股苦涩的味,慕寒自嘲笑:“你妈说确实对,过度自信是自负。”

      他直笃定,没有婚姻关系,他们有孩子作为纽带,沈诗意也会留在他的边。想不到有天,什么都不要,不声不响走了。

      “舅舅,我先回去了,你好好照顾小汤圆。”楚南风不情他舅舅,情小汤圆,年仅两岁,就失去母亲。

      没有母亲,他舅舅不仅要承担父亲的职责,也要充当母亲的职责。

      这不能怪别人,是他舅舅自找的。

      ***

      初秋温差较大,白天仍有点热,晚凉意阵阵。

      小汤圆连续病了半月,消瘦不少,经过多月的调理,体完全恢复。

      看着蹲在玩拼图的小汤圆,慕寒眼浮现的场景是,每当小汤圆玩这东西,沈诗意会躺在旁边的椅子或是沙发。

      可,物是人非。

      三月了,的踪迹,仍停留在飞去欧洲。

      欧洲小林立,出入境家,相当简单,不容易留下痕迹。

      那么多的家,想要快速找到,等于痴人说梦。

      慕寒做梦也想,希望的离开,像三年,欺骗他怀孕那,想让他主动和结婚,他答应结婚,就会回来,留在他的边,哪也不去。

      每晚人躺在只有他自己的床,再也没有躺在边,睡或醒后,都能看到的笑脸,空『荡』『荡』的屋子,总会提醒他,走彻彻底底,不会回来,心中绝望油然而生。

      父亲瞬不瞬盯着自己,小汤圆不禁抬起头,开心叫:“爸爸!”

      完完全全将小汤圆的脸,纳入眼底,慕寒耳边回『荡』沈诗意抱怨过的话语。

      “为什么我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孩子,跟你长模!”

      “孩子像是你人生的,没我什么事!”

      “你们父子出去,边随便站年轻女人,别人都会以为你们是家三口吧。”

      那些抱怨,慕寒总是听着,没有给过回应。

      孩子长像谁,不是人为能干预的。

      从话语中,他听出,想孩子至少长有点像。

      如果小汤圆有点像,在要走的时候,望着与相似的那张脸,是不是会有不舍?

      但是,没有如果。

      见小汤圆胡『乱』抓着东西,想往嘴里送,慕寒走过去,将东西拿掉。

      东西不能吃,小汤圆闹脾气,要抱抱。

      被父亲抱在怀里,仍是不满足,小汤圆睁着大眼睛,“爸爸,我妈妈呢?”

      从小汤圆哭闹过要妈妈,生病后,这是第次又问他要妈妈,慕寒心底微沉,“妈妈去了很远的方工作。”

      小汤圆似懂非懂,知妈妈陪不了他去花园玩泥巴。

      此刻,冲好『奶』粉的陈阿姨,站在儿童房的门口,听到慕寒对小汤圆说的话,犹豫要不要立即走进去。

      慕寒哄骗小汤圆,沈诗意去很远的方工作,实则,慕家工作的人心知肚明,沈诗意不是去工作,是永远不回来了。

      沈诗意走的那天,陈阿姨至今无比清晰记,沈诗意给大红包,说以后也辛苦照顾小汤圆。

      当时就觉怪怪的,沈诗意出去旅游,过阵子就会回来,不必那说。岂料,沈诗意是嘱托,然后,去不复返。

      和另半有孩子,过不下去,不要孩子和另半就走了,这事点都不新鲜。放在慕寒和沈诗意的,陈阿姨也不觉稀奇,只心疼自己带了两年多的小汤圆。

      慕寒再疼小汤圆,小汤圆再粘慕寒和,他们始终无法代替沈诗意。

      陈阿姨犹豫之际,恰巧,慕寒抱着小汤圆出来。

      时,四目相对。

      陈阿姨愣了愣,“先生。”

      慕寒将怀中的小汤圆,递给陈阿姨,“看好他,喂他喝『奶』。”

      交代完毕,慕寒转下楼。

      陈阿姨呆呆看了眼慕寒的背影后,望着从手中抢夺『奶』瓶的小汤圆,暗叹气声。

      快到小汤圆睡觉的时间,等他喝完『奶』,陈阿姨会哄他睡觉,慕寒无需管他,来到楼的吧台。

      明亮灯光下,台放着他昨晚没喝完的红酒。

      那些与沈诗意起喝完红酒再睡觉的夜晚,历历在目。

      坐在吧台旁边,慕寒端起杯子,扫向固定坐的位置。

      位置空空如也,没有的影。

      红酒是最喜欢的酒,也最喜欢在睡喝红酒,开始,他抓到喝酒,总是笑意盈盈跟叫他陪喝杯,偶尔,会说工作压力大,后来,不用说,他会自动陪喝。

      如今,只剩他人,不知踪。

      喝下满满杯红酒,微涩的味在口中蔓延。

      喝酒有度,他喝酒自然也有度,但这时候,怎能控制住。

      杯又杯,酒精没有丝毫麻痹的作用,越喝越清醒,极渴望喝醉的慕寒,烦躁右手扫。

      顷刻间,杯子和酒瓶摔落在,通红片,混杂着玻璃碴子。

      准备睡觉的管家,听到东西摔破的声音,急忙寻找是哪里的东西摔了。

      没走近吧台处,看见旁边的,流淌着红『色』的『液』体,再看着脸『色』阴沉烦躁的慕寒,管家浑僵,像没有出现过,飞速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从,红酒是为沈诗意备着的。

      沈诗意离开后,喝红酒的人则变成慕寒。

      近来,慕寒人的消耗量,比沈诗意在时高出不少。

      作为拿钱办事的人,只用做好分内工作,雇主的私事,聪明人要躲开,有时候当睁眼瞎,什么也不知似的,管家这会就做睁眼瞎。

      大家都知沈诗意和慕寒没结婚,沈诗意算不慕家的女主人,的离开,没有影响慕家的运转,但影响了慕寒。

      斜扫眼的狼藉,慕寒直视管家刚离去的方向,吩咐:“管家,过来打扫干净。”

      闻言,管家又飞速跑回去,“是,先生。”

      家里哪里都有留下沈诗意的影,在家根本就喝不醉,会让他更清醒,走了,不要他和孩子,不会像从那爱着自己,永远在他边,盼着和他结婚,当他的妻子。

      慕寒咽下席卷全的苦涩,拿起桌放着的手机,边往外走,边打电话给楚南风,“有时间吗,出来喝杯?”

      接到他舅舅的电话时,楚南风也在喝酒,当即应约。

      两人到楚家投资的会里。

      消费群体走的是高端路线,客人维持的总量少,每天过来的客人也少。

      坐在二楼靠着舞台边缘的位置,楚南风不像他舅舅,专心致志喝红酒。他扫几眼舞台的表演,再喝几口味辛辣的洋酒,不时吃口下酒菜。

      没多久,桌三瓶红酒空了,全是他舅舅喝的,大有不醉方休的架势,楚南风不由问:“舅舅,你光喝红酒,不喝点其他?”

      听见楚南风说话,慕寒暂停喝酒,放下手中的杯子,盯着里面的红酒,“你觉红酒好喝在哪?”

      楚南风对红酒感觉般般,反问:“这话,你应该问沈诗意,不是喜欢红酒吗?”

      他和沈诗意喝过酒,看出,沈诗意喜爱红酒。

      慕寒痛苦闭了闭眼眸,“三月,还是只能查到去欧洲。”

      楚南风嗤笑声,“三月,哪跟哪!你没看见我花年多的时间,也没查到我女朋友去哪吗?”

      找人,若是那么好找,他用着找这么久?

      给自己倒杯红酒,楚南风嘲讽:“仅三月,你受不了?这不行!没点耐心,你是找不到人的。”

      曾经日日夜夜能见到的人,费尽力气也查不到最新踪迹,慕寒心脏如是缺失块,脸的血『色』缓缓褪去。

      似没注意到他舅舅难看的脸『色』,楚南风说:“舅舅,你的情况比我严多了。我女朋友是不想跟我恋爱,说分手后,夜消失,找到,还能谈复合。你女朋友,单看不要孩子这件事,足以说明甩掉你的决心非常强。”

      停顿会,见他舅舅不开声,楚南风口气喝光红酒,悠悠:“万在你没找到沈诗意,遇到其他男人,结婚生子了,怎么办?你不愿意跟结婚,有的是人想跟结婚。”

      霎时,寒气围绕。

      慕寒眸『色』冰冷注视楚南风,“不要在我面,做这无谓的假设。”

      楚南风剑眉挑,“怎么说是无谓的假设?难沈诗意和你分开,有义务为你守如玉?”

      想到会爱别的男人,彻底忘记他,不会回来,再要他和他们的孩子,慕寒如遭受千万只蚂蚁啃咬,密密麻麻的痛感,直让人痛不欲生。

      他咬牙切齿:“闭嘴!”

      “掩耳盗铃不可取!沈诗意那的,不会缺追求者,哪追求者让顺眼了,去结婚生子不是不可能。到时,舅舅,你就是彻头彻尾的单亲爸爸,带着小汤圆过辈子吧。”

      “楚、南、风,我、叫、你、闭、嘴!”

      ***

      秋去冬来,年已到尾声。

      今年事业更层楼,林影天都不敢再休息,抓紧时间稳固自己的位,不从当红小花的行列滑落下去。

      除夕当天,也要工作,参加b市电视台的晚会,林影待在后台做造型时,不停刷着各社交平台,愣是刷不出来条好友的消息。

      好友已经离开s市半年,点音讯也没。

      要不是慕寒说了他和好友的事情,试图想通过来找好友,隔段时间就来问,好友有没联系,他也查到好友去欧洲,几乎要怀疑好友在旅游的过程中出现意外。

      人到底去哪了?

      大爷的,都怪姓慕的!

      林影试着打好友的号码,这次,提示音终于变了。

      不是提示号码已关机,而是提示号码已过期!

      再不交费,号码要变成空号。

      没听完提示音,林影急忙给好友的号码充千块话费进去。

      有点烦将手机给经纪人,叫帮自己拿好手机后,林影:“后天回s市的机票,改签到明天,我明天想去看看我朋友的孩子。”

      拍到小汤圆最新的照片,打码,发在微博,形容下他的近况,好友看到后,会来联系吧。

      小汤圆是好友亲生的,去别的方生活,好友应该会想念小汤圆,为今之计,要用小汤圆吸引好友的关注,不然,等好友愿意理睬,何年何月何日。

      李冰不知林影要看谁的孩子,出于对林影的信任,也不必问太仔细,直接点头:“好的。”

      天,s市。

      春节是人最视的节日,慕寒按照往年的习惯,给家里的工作人员放了周假,偌大的房子,剩下他和小汤圆。

      没有陈阿姨在边,小汤圆紧跟父亲的后,宛若是条跟屁虫,眼巴巴看父亲做什么,小嘴巴不时叭叭叭。

      “爸爸,我要吃葡萄。”

      “这是什么?”

      “可以吃吗?”

      已两岁半,小汤圆的语言能力涨,很爱说话。

      稚气的童言童语响『荡』,慕寒仍觉家里安静,到处都是空空的。

      做好年夜饭,他将饭菜摆放在餐桌。

      不需要吃专门做的辅食,小汤圆差不多可以和大人常吃饭,早早坐在旁边,每看到父亲端来菜,小手会高兴在桌拍打,“爸爸好厉害!”

      当父亲说“吃饭吧”,小汤圆熟练拿起勺子,吃父亲给他夹在碗里的菜。

      吃着,吃着,发现父亲没有动筷,定定注视眼的两杯子,小汤圆不自觉放下勺子,“爸爸。”

      慕寒侧目扫视眼小汤圆,“不用管我,吃你自己的。”

      打开红酒,分别给两杯子倒满,他将其中杯酒,放在沈诗意固定的位置。有轻微的强迫症,会有固定的习惯,做什么都会比普通人讲究些,

      他们恋爱六年,每年的新年都会起度过,今年是不在的第新年。

      明知离开,他也改不了习惯,会在位置,放喜欢的红酒。

      假如,今年还在,肯定像以那般,在他忙碌时,和小汤圆起跟在他的后,他只要回头,就能看到眉眼弯弯对他笑,听到对他的称赞。

      可现在切变成泡影,家里只有他和小汤圆,冷清可怕。

      不会有人时刻对他展现笑脸,不会有人将自己的新人生计划告诉他,不会有人再对着他说“我爱你”,不会有人向他撒娇“我也是宝宝,我也要压岁钱”。

      拿到压岁钱后,眼睛会亮犹如天绽放的烟花,踮起脚尖,吻向他的脸庞,高高兴兴打开红包,看里面有多少钱,仿若是年幼的孩子,期待长辈给的压岁钱。

      忆起旧事,慕寒喝下红酒,满满的苦涩,心里全是悔意。

      他后悔了,后悔当年取消那场婚礼,后悔没有在的时候,带去民政局领证,后悔没有及时发现有离开的想法。

      ***

      行程临时有变,不能在s市待三天,只能待不到两天的时间,林影从b市飞回s市,刚下飞机,立刻去慕家。

      慕家要比家里近,先在慕家待会,再回家陪陪母亲。

      以往,林影是不会来慕家的,也没来过。

      今天是次来慕家,提跟慕寒打了招呼,车子到别墅区,物业当即放行。

      慕家似乎没有工作人员,是慕寒亲自给开的大门。

      不在镜头,也没旁人,林影不用顾忌形象,甩了慕寒白眼后,问:“小汤圆呢?”

      “有客人,他在跟客人玩。”

      好友甩掉慕寒,连带s市也不回来,林影对待慕寒,维持不住表面的客气,“赶紧带路,我忙着呢。”

      跟着慕寒的脚步,踏进屋子里,看见对年轻男女,在和小汤圆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小汤圆躲在年轻女人的背后。

      林影认这年轻女人,是慕寒的发小,叫周飞扬。

      周飞扬那两嘴贱朋友,背后说好友的话,林影至今没忘记。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嘴贱的人,朋友自然也都是嘴贱的。

      果不其然,听到年轻男人朝小汤圆说:“我们慕小少爷真聪明,不愧是慕家的人!”

      慕你大爷!

      小汤圆大名叫沈睦。

      严格来算,名字是起的。

      当时,好友生产,从头陪到尾,小汤圆的出生证,也是陪好友去办的。

      作为法律的单亲妈妈,好友苦恼小汤圆大名叫什么,灵光闪,将好友的姓和慕寒的姓组合在起。

      好友非常爱慕寒,他们孩子的名字,含有他们的姓,浪漫又有意义。

      以,诞生了‘沈睦’这名字。

      好友不经犹豫,觉名字好听,又是暂用名,先拿来办出生证,等和慕寒登记结婚了,两人再商量小汤圆的大名。

      如今,好友不知去哪生活了,慕寒竟然人把小汤圆的名字给改了。

      林影扫向慕寒,微冷的眼神无声在问:你什么时候给小汤圆改名的?

      慕寒明白林影想问什么。

      他皱紧眉头,注视周飞扬的男朋友方博文,“他不姓慕,姓沈,叫沈睦,他妈妈起的名字。”

      方博文是随口夸小汤圆,谁知忽被告知小汤圆的大名,满脸尴尬,忙不迭歉:“不好意思!”

      自己男朋友做出来的蠢事,周飞扬要打圆场,陪着笑脸,“慕寒,博文这人有点蠢,你不要跟他计较。小汤圆叫沈睦,名字真好听,是用你的姓和诗意的姓来起的吧。”

      慕寒睨了眼门口,示意周飞扬带男朋友离开。

      周飞扬看懂慕寒的神『色』,言不发拽着男朋友出去,不敢久留。

      没人陪自己玩,小汤圆走到父亲面,抱着父亲的腿,“爸爸!”

      林影朝小汤圆笑,“好久不见,还记阿姨吗?”

      小孩子记忆有限,小汤圆和林影见也少,当然不记林影是谁,疑『惑』望向父亲,希望父亲跟他说,林影是哪位。

      慕寒介绍:“是你妈妈最好的朋友,你要叫林阿姨。”

      闻言,小汤圆立刻乖巧对林影问好:“林阿姨好!”

      林影不禁『揉』了『揉』小汤圆的脑袋,“乖!”

      和小汤圆玩了会,林影直入题,拿出手机,给小汤圆拍照。

      事情做完,肯定是要回家,想到刚离开的方博文和周飞扬,林影瞥向慕寒,问:“你那圈子里的人,话是不是别多?别的还蠢死了,句话也不会说。”

      “不会说话的人,哪圈子都有。”

      “是,哪都有。”林影声音渐变,“但你那圈子不会说话的人尤其多!我最后次见诗意,遇到周飞扬的两朋友,们可遗憾了,小汤圆的母亲居然不是周飞扬,还嘲笑诗意图谋场。”

      慕寒脸『色』凛,“谁?”

      “是谁,我不认识,只知们说,跟周飞扬起吃饭,没想到会遇见你。”林影语气瞬变,开始讥讽,“慕总的婚姻大事,旁人比你『操』心多了,你怎么能让旁人失望,不赶紧和周飞扬结婚。”

      慕寒蹙眉,“刚刚那男人是周飞扬的男朋友,我和周飞扬什么都没有。”

      林影冷笑,“诗意不喜欢周飞扬,还不喜欢周飞扬全家,你知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