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mbc直播

      不愿意?

      还推荐江摩诃?

      苏大为的回答,有些出乎裴行俭的意料。

      裴行俭的确是想要让苏大为接手不良帅的职务,而不只是单纯的玩笑。

      不良帅,是县衙中最为强大的力量之一,尤胜三班。他们大多熟悉地方,对于很多阴暗或者灰色的力量了解。他们的手段大多属于常规之外,面对的敌人也大都是大奸大恶之流。这样一支力量,虽然说口碑不好,确实最为有利的武器。

      裴行俭接手长安县一载,也遇到过很多事情。

      一切依照律法?

      大部分时候可以,但是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就必须要使用非常手段。

      苏大为年轻有朝气,且身家还算清白。在对诡异一战里,他展现了非凡的勇气和能力。特别是当诡异冲上街头的时候,这小子不要命的冲出来,与之搏斗……这种责任感,也是裴行俭最看重的。把苏大为提上不良帅,也有利于他的管理。

      可他竟然拒绝了?

      “你是不想,还是不敢?”

      “既不敢,也不愿。”

      “为何?”

      苏大为没有回答,只低着头,一言不发。

      他是真不愿意做那不良帅!

      一方面是不愿意,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很清楚,他不是老爹苏钊,也压不住那些不良人。

      鬼见愁为什么要说那番话语?

      苏大为现在明白了,那是在警告他。

      苏钊当年可以成为不良帅,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他已经做了十余载不良人。

      十余载光阴,足以让苏钊对不良人的路数门清。

      十余载光阴,也足以让他压住其他人,即便是魏山,也只能把不满藏在心里……那是资历,也是一种沉淀。他一个十八岁的小青年做不良帅,就算江摩诃不反对,他能斗得过其他老油条吗?弄个不好,人家挖个坑,就可能把他埋在坑里。

      这种出头鸟的事情,他坚决不会去做。

      与其当出头鸟,被其他人排挤,倒不如把江摩诃推上去,他藏在后面,闷声发大财。这样一来,不良人的不满也就被平息了,江摩诃还会因此,对他感激不尽。

      所以,苏大为很坚决就拒绝了裴行俭。

      哪怕会引起裴行俭的不满,他也在所不惜。

      裴行俭让苏大为走了。

      狄仁杰走出来,在裴行俭对面坐下。

      “我说过,阿弥不会同意。”

      “他……”

      裴行俭话说一半,突然笑了。

      他当然清楚,如果把苏大为推上不良帅的后果。

      没想到这小子很机灵,居然把持得住,没有被那诱惑乱了方寸,倒是一个可造之材。

      “玉枕案需要尽快解决,只要把找回赃物,就可以交差了。”

      “可是这件事,涉及诡异之力,我心里有点没底。”

      “放心,昨夜李淳风已经动手了。”

      “太史令动手了?”

      狄仁杰诧异道:“难道,他已经找到了鬼卒背后的人吗?”

      “没有!”裴行俭道:“不过他找了荧惑星君。”

      “那是谁?”

      “长安十万诡异,都听命于荧惑星君。李淳风昨晚和他做过一场,荧惑星君已经答应,会令长安诡异配合,寻找那鬼卒背后之人。李淳风神通广大,再加上长安十万诡异。如果那鬼卒背后之人聪明,有多远走多远。否则,他休想藏匿长安。”

      “也就是说,接下来的行动,如果……”

      “如果再有异动,那就要面对荧惑星君的愤怒了!”

      “既然如此,我会尽快找回赃物。对了,我还有一点困惑,究竟是什么人这么大胆,搜集皇家之物?那些物件即不能变卖,也没有收藏价值,那对方所为何求?”

      “这个,需要你来寻找答案。”

      狄仁杰苦笑道:“为何我觉得,这个答案有点吓人?”

      “我不知道,我现在只想高阳公主不要再派人催问,更不想看到房遗爱那厮的嘴脸。”

      “好吧,我明白了。”

      苏大为回到公廨,就感觉到,气氛有些压抑。

      以前,他虽然不起眼,但好歹出现时,会有人和他招呼。

      但是今天……所有人好像无视他的存在一样。当他出现在公廨大门口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理他。

      江摩诃装模作样坐在一张书案后,翻阅卷宗档案。

      刑房三人组则在角落里,低声讨论着什么,一个个眉飞色舞,显得十分兴奋。

      十一郎陈敏用软布擦拭兵器。

      他善使一对铁矛,左手矛九斤,右手矛十三斤,杀法凶狠,是不良人一员猛将。

      周良也坐在角落里,没有说话。

      只是当苏大为进来的时候,他朝他使了一个眼色。

      目光中,带着询问之意。

      苏大为看得出来,大家对他好像有些意见。

      虽然不清楚其中缘由,但多多少少,能猜出一些端倪。

      还是小觑了江摩诃。这家伙平日里嗜赌如命,又贪财,但是这人缘却不差。这是下马威吗?他想要向苏大为宣示,他在不良人当中的权威。嗯,估计是这个意思。

      苏大为心里苦笑一声,朝周良不经意的点了点头。

      “江帅,卑职回来了。”

      “是副帅!”江摩诃抬起头,义正辞严道:“苏大为,我是副帅,而非不良帅,不要胡乱称呼,免得别人误会。魏帅被害,县尊还未委派人接任,所以别乱了规矩。”

      他看上去很严肃。

      只是那眼睛里闪烁着的期盼,暴露了他内心中的想法。

      明知道裴行俭很有可能会委任苏大为,但江摩诃还是有些期盼。

      苏大为年纪小?

      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杀了诡异,得了县尊的赏识。

      想当初他老子不就是这么当上了不良帅吗?他父子两个,真走了狗屎运。当年苏钊捡便宜,杀了一头诡异;如今,苏三郎的儿子也是如此,真让人羡慕不已。

      也是自己命不好。

      如果昨天没有耍钱;如果昨天是他去了归义坊;如果杀死那诡异的人是他……

      江摩诃暗自叹了口气,突然觉得有些意兴阑珊。

      “对了,刚才万年县那边派人来传话,说是在青龙寺附近发现了一个被丢弃的包裹,好像是昨日归义坊白马巷丢失的赃物。杨义之那边在忙着收尾白马巷的烂摊子,抽不出人手来,所以就请我们派人过去。你昨天全程参与了白马巷的案子,应该最为清楚。所以思来想去,就请你辛苦一趟,到万年县那边确认一下。”

      江摩诃的话,依旧是阴阳怪气。

      苏大为愣了一下,突然间一阵狂喜。

      万年县,吕掌柜藏东西的大慈恩寺,不就在万年县治下吗?

      长安县和万年县,其实都在长安城里。两县之间,只隔着一条朱雀大街而已。

      苏大为早就想去晋昌坊走一遭,把东西取出来。

      可这几天,真的事情一件连着一件,根本脱不开身。

      别看两县距离近,可要走过去,也要不少时间呢。所以,苏大为只能惦记着,却无法行动。现在,机会来了!去万年县公干,顺便到大慈恩寺把东西拿出来。

      苏大为想到这里,目光突然一转,落到了周良身上。

      周良明白了他的意思,点了点头,好像是在说:没错,你去吧。

      “那卑职就先告退。”

      “去吧去吧,查清楚一点。”

      苏大为答应一声,告辞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江摩诃突然不无酸楚道:“这老苏家,还真的是好运气。”

      桂建超扭脸过来,冷笑道:“好运气,也得有好本事才行。我听人说,昨日的事情,死伤不少。归义坊的一队武侯死了三分之一,还有十几个平民,可够惨烈。”

      “老鬼,你想说什么。”

      “江大头,我说你何必呢?

      这也不是他能做主的事情……野个是你瓷马二楞的错过了机会,你又能怪个谁呢?”

      江摩诃的脸,腾地一下子红了。

      “老鬼,用得着你在这里骚情?他还不定能当上呢。”

      “我骚情?贼你妈,我用得着对他骚情吗?我就是看不惯,你自己瓷马二楞,到最后又怪到他头上。苏大为好歹也是三哥的儿子,三哥在世的时候,对咱们不差。”

      桂建超怒了,破口大骂起来。

      就算是江摩诃将来当了不良帅,他也不怯江摩诃。

      长安县第一刑讯高手的名头可不是白来的。只有他想不想问,没有对方能不能回答。长安县衙里有一种说法,把穷凶极恶的犯人交给桂建超,只要他愿意,用不了一个时辰,铁打的汉子也得认怂。他要是想跳槽,多少个衙门会排队请他。

      江摩诃虽然是副帅,可是在桂建超面前,也不敢太强硬。

      “江摩诃在吗?”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声音。

      王升大步流星进来,看到江摩诃,脸上露出了笑容。

      “在呢,在呢,郎君怎么来了?”

      江摩诃立刻变了脸色,忙不迭绕过桌子,迎上前来。

      “我来呢,是奉县尊之命前来。

      县尊说,不良帅魏山被害,凶手虽未找到,但不良帅一职却不能空置。刚才县尊询问了苏大为的意见,苏大为推荐江帅你接掌不良人……江帅,在下这里要恭喜你了。”

      “什么?”

      江摩诃闻听,露出了愕然表情。

      “这是不良帅印,江帅,接印吧。”

      王升把一个包裹递过来,江摩诃有些晕头转向的接住。

      “县尊吩咐,江帅你现在接掌了不良人,务必要尽快找出杀害魏山的凶手。

      最近一段日子,长安县有些不太平。该抓就抓,该收拾就收拾。县尊说,他希望长安县能尽快平定下来。还有,待会儿你去一趟金吾卫。从今天开始,不良人有责任配合金吾卫巡夜……至于怎么配合,你去和金吾卫商议,自行安排人手。”

      这消息,有点突然,让江摩诃觉得摸不着头脑。

      不是说苏大为接掌不良人吗?

      怎地变成了……

      他一脸懵逼的向王升道谢,甚至忘记了是怎么把王升送出了公廨。

      几天来一直期盼的事情,居然真的成了!这算不算是美梦成真,得偿所愿了呢?

      回到公廨,不良人纷纷向他道贺。

      桂建超则冷哼一声,迈步往外走。

      “江大头,恭喜你了!不过呢,别忘了是谁推荐的你……贼你妈刚才还下马威呢,丢不丢人?”

      “老鬼,你个二球货。”

      江摩诃脸上有点挂不住了,破口大骂。

      桂建超却不理他,哼了一声,背对着他摆了摆手,然后背着手,溜溜达达的走了。

      他在衙门里向来自由,需要他的时候他就来,不需要的时候他就走。

      反正,江摩诃做不做不良帅,桂建超这刑房三人组自成体系,谁也奈何不得他们。

      看着桂建超的背影,江摩诃一阵心烦意乱。

      刚才,好像有点过分了,也不晓得苏大为那小子,会不会放在心上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