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牛顿教育片

      这下一来,十来个汉奸可就苦了,整整被喷近半个多小时,一个个满头大汗,脸都绿了。

      尤其一想到苟三那小子在外边潇洒,他们在这里为其扛雷、顶岗,心中无不满是怨气,可在他们大哥蔡长海的面前却不敢有任何的表露,只能默默忍受着。

      训斥了手下半天,蔡长海也已经是口干舌燥,伸手抓起一旁石桌子的茶壶,嘴对嘴猛灌了几口,吁了一口气,阴沉着脸冷冷瞪着面前这些没有的东西。若不是自己的干爹藤井带着大部队出城了,他都不知道该怎么交代,心里恨死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还特么傻杵在这里干啥,赶紧去给我找,要是我天黑之前见不到苟三,你们也特么别回来了!”

      “是,大哥!”

      一众侦缉队的汉奸们如蒙大赦,连连点头,一个个都被骂怕了,马上立即行动起来,顷刻间偌大的院落内,只剩下一脸铁青踩着石凳怒气未消的蔡长海。

      “哼!一群不中用的东西!”蔡长海低喝了一声,手里拿着茶壶转身迈步晃着膀子朝着屋内走去,脑海之中俨然已经是开始盘算着该如何补救。

      殊不知,他的这个小舅子苟三早就已经被人送下去阎王了,甚至都不知道被埋哪了。

      而更令他没有想到,此时,已经有人在打他的注意了。

      这个人自然是顾若森,一番穿街过巷,他已然是来到了侦缉队的附近,或许是侦缉队的这些汉奸平日里没少祸害城中的百姓,以至于侦缉队四周围连家店铺都没有,更不用说啥小商小贩了,即便是有往来的行人从这里路过,也大都行色匆匆。

      围绕着侦缉队转了一圈,顾若森自然也注意到了一众急匆匆跑出来的汉奸身影,瞧着这些家伙的打扮,明显是一群小喽啰,眼底的深处闪过了一抹杀意。

      虽然他很想掏枪把这些瘪犊子玩意全部崩了,可先且不论他枪法如何,能否一举偷袭将十来个汉奸全部干掉,单单是光天化日之下,一旦动手起手来势必会惊动城中的鬼子和二鬼子。

      届时全城戒严搜查下来,他的麻烦就大了,别说向干掉侦缉队的队长,宰了藤井那个小鬼子,恐怕连自己的小命都将不保。

      为这等小喽啰而因小失大,如此赔本的买卖,他自然是不愿意去干。

      “呼!”吐了一口浊气,压下心中的杀意,顾若森目送着一众汉奸背影渐渐远去,直至消失不见,目光这才转向了大门有四个汉奸守卫的侦缉队。

      “看来想要进去也只能是从后面翻墙了!”顾若森嘴里嘀咕了一声,脚下不停直接绕到了侦缉队大院后身的胡同。

      双眼扫视了一下四周,伸手从地上捡起一枚小石子,朝着院墙内扔了进去。整个人小心谨慎的倾听着里面的动静。

      “当啷!”伴随着一声轻响,小石子落在院内的青砖地面上轱辘了俩下之后,并未再有任何的异常。

      趁着四下无人,顾若森整个人向后退了俩步,加速助跑前脚掌蹬墙借力向上,伸手扒住院墙上沿,迅速翻上墙头,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十分的丝滑顺畅。

      侦缉队的后院静悄悄的,连个人影都没有,这无疑是让顾若森更加的放心,直接跳进了院内,伸手从系统仓库内取出盒子炮紧握着手中,打开保险,精神紧绷暗自留意着四周,悄悄朝着一排房子摸了过去。

      还尚未等他接近,就听见其中一间屋内传出来回踱步的声音,顺声看去,透过微微敞开的后窗户,顾若森能够依稀的见到这间屋内一个满脸横肉的光头大汉,阴沉着脸,手里拿着小茶壶,正在屋内来回走动着,瞧着架势似乎有啥烦心事。

      “这个家伙不会就是侦缉队的队长吧?”顾若森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疑惑,马上压低了脚步悄声来到这间屋子的后窗前,蹲下身子透过微微打开的后窗户侦查着屋内的情况。

      “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都差点亮瞎顾若森的眼睛,整个屋内以金色为主调,白色为辅,装饰极尽奢华,他完全想象不到,外表普通不能在普通的砖木结构房屋,里面会这般景象,着实是让他打开眼界,心中俨然已经是断定,屋内这个家伙一定就是侦缉队的队长,那些瘪犊子汉奸的头头。

      “呵呵!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顾若森心中暗自冷笑,他显然没有想到,这么容易就找到了这个家伙,舔了舔嘴角,眼中一丝丝杀意涌动。

      不过,他却并没有急着抬手一枪将这货崩了,虽然说那样一来是很痛快不假,可这样一来,他想不暴露都难,又与刚刚在门口动手开枪做掉那群汉奸小喽啰有何区别。

      稍稍迟了一下,顾若森躲在微微敞开的后窗户底下伸手轻轻磕了磕后窗户。

      “铛!铛!”别看声音很小,却一下子吸引到了屋内来回踱步的蔡长海注意。

      “嗯?”蔡长海阴沉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疑惑之色,并没有想太多,毕竟,这是在他的老巢里,他可不认为有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跑到他这里来放肆,放下手里拿着小茶壶,丝毫没有过多的戒备,迈步朝着窗口的方向走了过去。

      “踏踏......”沉重脚步声不断接近,顾若森的精神也越发的紧绷,屏住呼吸耐心等待着。

      短短不到数息,伴随“咯吱......”微微敞开的窗户被全部打开,一颗大光头探了出来,蹲在后窗户底下等候多时的顾若森,整个人犹如猎豹一般,“噌”的一下瞬间蹿起,丝毫未给对方任何反抗的余地,粗壮而有力的胳膊一把就死死夹住了大光头的脖子,双臂角力掰着大光头一拧。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毫无防备的蔡长海,惨遭瞬杀,硬生生被顾若森用蛮力拧断了脖子,双眼圆睁,口中发出了一声闷哼,一丝丝殷红的鲜血顺着嘴角直流,抽搐了几下身子渐渐软了下来,为祸一方的汉奸蔡长海就这样挂了,致死都不晓得是何人杀的自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