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有其表

      “呲——”

      敏锐的感知察觉到身后有空间波动,艾特尔快速的一个闪身避开。

      一道电光擦过,一个缓缓缩起的黑色空间环表明了攻击的来源。

      “西琳小姐,身为律者,背后偷袭我一个人类真的好吗?”

      随手将黑渊白花刺入冰原,双手持握地藏御魂,闭上眼睛仔细去感知冰原上的一切。

      “人类?明明是律者却偏偏要自称人类,可耻的背叛者。”

      “花了这么大的力气,只是为了把这里变成冻土吗?

      不得不说,你的确是让我想起了那些不美好的回忆。”

      远处的半空中,西琳的身影浮现,被冰封的右手证明了她并非毫发无损。

      电光与黑雾席卷,右手上的冰破碎消失,连一丝冰屑都没有留下。

      “真是没有礼貌……”

      向后一退,黑色的圆滑一闪而逝,避开了艾特尔的斩击。

      没有多说什么,地藏御魂上浮现紫色的光滑,刀芒再次对着西琳劈了过去。

      轻松的躲过刀芒,反手丢过去一只亚空之矛。

      艾特尔没有看刺过来的亚空之矛,继续挥刀逼迫西琳不断的躲避。

      “咔——”

      亚空之矛还没能靠近艾特尔,一股携着紫气的寒流自冰原中冲气,将亚空之矛冰结。

      “怎么可能……”

      看到这一幕的西琳有些不敢置信,她的攻击怎么可能被冰封?

      闪身躲过刀芒,西琳再次挥手,又是两根长矛对着艾特尔飞出。

      “咔——”

      结果是一样的,三只亚空之矛被冰结与半空中,西琳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它们都被某种不知名的方式束缚住,变得异常的迟钝。

      局势,似乎陷入了谁也奈何不了谁的僵局。

      自始至终艾特尔都没有睁开眼睛去看西琳的攻击,对准西琳的方向又是一刀。

      “该死!”

      略有些气急,西琳一手雷电,一手死气,对着艾特尔猛的掷出。

      “咔——”

      结局是一样的,无论是雷电还是死气,全都没能靠近艾特尔就被冰封。

      这种能力绝对不是简单的冰那么简单,到底是什么……

      闪避着刀芒,西琳紧紧的盯着艾特尔,不断的思索束缚住亚空之矛的会是什么。

      我可不记得天命有这种能力,那两个人也没有这种能力,到底是什么……

      抓到你了!

      睁开双眼,艾特尔一把握住散发绿色光华的黑渊白花。

      “染血吧!”

      赤红的血液染红黑渊白花,翠绿的光芒变的如血一般艳丽。

      “这是!?”

      一条条鲜红色的藤蔓破冰而出,西琳来不及反应便被紧紧的束缚,拉下天空。

      “…崩坏能…在消失?

      不可能,我的力量!”

      慌乱的西琳不顾一切的开始挣扎起来,暴动的虚数空间中,一根根长柱涌出,疯狂的轰击周围的一切。

      “停滞吧。”

      强烈的寒意散发,一只三首的巨龙若隐若现。整片虚数空间染上寒冰的颜色,一切都静止了。

      空间被冰封,时间被冰结,这里的一切都可以是永恒的。

      不过,艾特尔并没有这么做。

      你应该很庆幸,很多人都不希望你死。

      来到西琳的身前,看着仍旧保持挣扎状态的西琳,看着那张和自己姐姐一模一样的脸庞。

      为什么,你偏偏可以得到一切呢?

      张开手握住西琳纤细的脖颈,轻轻的开始用力。

      你以为自己什么都没有?

      可是你已经得到了我们曾经心中所寄往的美好。

      齐格飞抛弃了我们,放任我们在天命总部,选择带走了你。

      再次见面的时候,他甚至已经认不出我是谁。

      姐姐的枪在你的手里,妈妈亲手做的衣服也穿在你的身上,连名字都被你取走……

      同为律者,德莉莎一直在警惕我,齐格飞甚至对我有过杀意。

      可是齐格飞愿意为你牺牲自己的手臂,德莉莎愿意将你留在她的身边,为了你甚至还留下了第三律者……

      现在,德莉莎为了你愿意背叛天命,不惜一切来进攻天命总部。

      而你,就连我心中最后期许的妈妈你也没有留下……

      我们做错了什么吗?

      还是我们的诞生就是一个错误?

      “我真的,真的…好想杀了你……”

      可是就连我的老师都希望你活着,羽渡尘已经将她和你绑定,在这里杀了你,她也会永恒的死亡。

      鲜血流出嘴角,立即被冻结为冰晶,艾特尔咬破了自己的舌尖。

      既然无法杀了你,那么就让你失去引以为傲的崩坏能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