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人人超

      徐佑阳突然展现出来的强大,让所有人都惊讶了。

      谷砦这位宗师强者更是发现,其实徐佑阳的境界与他家少爷相同,只是对于招式的领悟与运用,他家少爷确实不可与徐佑阳相提并论。

      徐佑阳的那一棍可以说已经可和宗师相比较了。

      因为只有达到了宗师之境,才能将自身所学武功融会贯通,运用自如,这是一种及其难达到的难以言明的状态。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可徐佑阳才二十岁的年纪,实力也才不过入玄九品而已,却在武功的领悟与运用之上有如此之高的天赋。

      此子日后必成大才。

      “一根破棍子岂能击败本少爷。”李轻儒手腕一抖,眼神凌厉的看着徐佑阳。

      徐佑阳淡淡一语:“你尽可一试。”

      如此平淡的态度,让李轻儒火冒三丈,他徐佑阳凭什么如此看不起他,他之前被本少爷打的吐血的时候忘了痛了吗?

      “哼!大言不惭是要付出代价的。”

      李轻儒说话的同时,已经冲向徐佑阳,挥剑横劈一剑。

      “噹!”

      一声清脆之声响起。

      徐佑阳右手随意格挡,便挡住了这一剑。

      李轻儒这次可不会大意了,他还有后招,一个转身反手砍向徐佑阳。

      “噹!”

      又一次被徐佑阳接住。

      李轻儒内心乱了,心越乱出招越急,那么破绽必定会越多。

      “咻咻咻......”

      李轻儒一连十三剑,无情十三式被他全部施展了出来,可威力却大不如前。

      而这一连十三剑一一被徐佑阳轻松破解,且都是一招。

      李轻儒十三剑施展完毕,见依然不能击败甚至击退徐佑阳,且都被徐佑阳一招破了,他的信心被摧毁了。

      此时的李轻儒已经气喘吁吁,十三剑施展出来已经差不多消耗了他九层内力。

      李轻儒愤怒的盯着徐佑阳问:“你这是什么武功?”

      “哗哗!”

      徐佑阳耍了一下随心如意棍置于身后,然后笑着说:“打狗棒法。”

      “你......噗!”

      李轻儒被徐佑阳蹦出来的四个字气的双眼充血,满脸通红,胸中一口闷气堵塞,接着一口血喷了出来。

      李轻儒由于消耗了大量内力之后,气息不稳,内力运转不畅,再听到徐佑阳那四个字时,终于被气吐血受内伤了。

      “卧槽,你碰瓷是吧?”徐佑阳咋呼一声。

      我只不过报一下我的武功名字,你特么却跟我搞吐血受伤这一招,别以为老子不敢杀人啊!

      “哇,大师兄厉害呀!”

      “一张吹牛逼的嘴,终于发挥出了最大作用。”

      “以前怎么没见大师兄的嘴这么厉害?”

      校练场旁边的师兄弟四人在窃窃私语评头论足,内心只觉大师兄厉害。

      “师兄,佑阳这打狗棒法是从何学来?我上阳门没有这门武功吧?”张近树问道。

      伍怀仁摇头说:“不管如何学来,他是我上阳门大弟子就行,你们日后也不许询问,否则别怪我这个做师兄的不客气。”

      张近树和王空两人吓得颤抖了一下,他们本来还想打听打听的。

      听到师兄这么说,他们是万万不敢了。

      以前他们在一起学武时就被这个师兄整的老惨了,一直到如今他们内心的阴影犹在。

      “呵呵,不敢不敢,师兄发话我们自然遵从。”

      “是是是,定当遵从。”

      场中,谷砦担忧的看着受伤的少爷,这场生死决斗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了。

      可难道任由徐佑阳杀了少爷?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他陪着少爷前来就是为了保护少爷的,谁也不能将少爷杀死,除非先杀了他。

      但在上阳门他也不得小心一点,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敢破坏江湖规矩,出手相救。

      徐佑阳此时平静的看着捂着胸口虚晃着身体的李轻儒,现在的李轻儒看着十分虚弱,仿佛一股风都能吹倒他。

      “李少爷,你现在觉得我徐佑阳是大言不惭吗?”徐佑阳问道。

      “哼,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李轻儒冷声道。

      “倒是硬气,只不过怕是心有不服吧,那看来我打到你心服口服,接下来轮到我出招了吧。”

      徐佑阳嗤笑一声,然后便是提着随心如意棍攻向李轻儒。

      李轻儒虽然被气的内伤,但也不会任由徐佑阳拿捏。

      “接老子一棍,棒打狗头。”

      徐佑阳大吼一声,直接朝着李轻儒的头上打去。

      李轻儒听着这话,胸中一股闷气又升起。

      你特么是故意骂我是不是?

      “你竟敢侮辱我,我跟你拼了。”

      李轻儒提剑出招与徐佑阳对攻。

      “噹!”

      这一招李轻儒勉强算是挡住了。

      然而他却根本不是对手,这一招直接将他击退十几步。

      “再来,继续接招,拨狗朝天。”

      “王八蛋,徐佑阳有种你现在就杀了我。”

      李轻儒再次听到徐佑阳的话,他现在只觉得这是徐佑阳故意在羞辱他,将他的尊严践踏,他已忍无可忍了。

      一旁的谷砦刚才见徐佑阳开始反攻了,还以为徐佑阳要下杀手了,他接下来徐佑阳的一招让他放心了。

      别看徐佑阳刚刚一招威力看似巨大,也将李轻儒击退十几步,但根本没有下杀手,留了几分力道。

      如果倾尽全力,谷砦认为自家少爷一招都挡不住,会被一招毙命。

      这就是现在徐佑阳的实力,他已经可以和窥丹境的高手交手,且应该可以全身而退,至于能不能战平或战胜,那就不得而知了。

      只是现在谷砦疑惑的是,徐佑阳为何不杀少爷。

      换做其他人,被人如此对待,甚至被冤枉解释都解释不通,手下留情却被当做弱小欺凌,如此遭遇任何人都会心有怨气,进而定然会反杀其人。

      徐佑阳的举动,谷砦不明白,作为师父的伍怀仁也不明白,两位师叔更是一脸懵,其余弟子就提了,实力差也看不出来啥。

      只有对徐佑阳十分了解的余力,有了些许想法。

      “大师兄这是想玩死李轻儒呀,真不愧是大师兄,喜欢吹牛的人都不是气量大的人,小人一个呐,师弟们我们以后可不能得罪大师兄,会死人的。”

      余力的话让三位师弟汗毛竖起,大师兄这么可怕吗?

      徐佑阳:你特么趁我不在又特么解读什么幺蛾子?

      果然三位师弟看着大师兄的眼神现在都已经带着一丝敬畏。

      场中,徐佑阳呵呵一笑:“杀死你,不不不,岂能如此,我的招式还未施展全,总得礼尚往来,你让我欣赏了无情十三式,我也让你瞧一瞧三十六路打狗棒法,我这武功可是招招打狗,无有不落。”

      李轻儒气的呼吸困难,他捂住胸口然后忍不住“噗”的一声再次喷血。

      而正来到李轻儒身前的徐佑阳一个急刹,旋转身体拐弯,平稳落地。

      “差点被溅到血,喂,喷血也提前说一下,这么没素质吗?李家家教太差劲了。”徐佑阳说道。

      “我......噗!”

      众人震惊,好家伙,你一张口让人吐血三回。

      “扑通!”

      李轻儒仰头倒下,他无力起身,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他现在想死。

      本想来报夺妻之仇,却被人侮辱至此,他还有何脸面存活于世,想到这儿他不由得落泪了,他给李家丢脸了。

      徐佑阳缓步来到李轻儒面前,一张疑惑的脸出现在李轻儒眼前,李轻儒激动的差点晕过去。

      只听徐佑阳轻声惊呼:“咦?你哭啦!”

      “我才没......我......噗!”

      尼玛!

      所有人惊呆了。

      谷砦实在忍不住了动身上前,这徐佑阳就算不杀少爷,也会将少爷气死。

      而谷砦动身的那一刻,伍怀仁和张近树、王空也同时动身,霎时三个呼吸的功夫四人一同出现在徐佑阳和李轻儒身旁。

      “谷砦,你想破坏江湖规矩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