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你懂的呦呦

      听到中年摊主吹嘘自己手上的精致瓷碗是传闻中大名鼎鼎的鸡缸杯,江寒就感觉有些好笑,倒不是江寒看不起这位中年摊主,认为他不配拥有鸡缸杯这等顶级古董,而是这位中年摊主想要撒谎都选错了对象,还一下子选错了两个,一个就是江寒这个人,另一个就是鸡缸杯这件东西。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鸡缸杯全名叫明成化斗彩鸡缸杯,顾名思义,是明代时期成化皇帝的御用酒杯。

      这件酒杯样式的瓷器采用的是一种是青花釉下彩与釉上彩相结合的烧制手法,因为制作难度超高,所以烧制的数量极少,专供成化皇帝一人使用。

      鸡缸杯杯身的外壁以牡丹湖石和兰草湖石为图画的分界线,二者将杯子上的画面分成了两组绘图。其中一组绘图画的是一只雄鸡昂首傲视前方,另一只雌鸡与一只小鸡在竞相啄食一条狰狞的蜈蚣,另有两只小鸡在一旁不远之处嬉戏玩逐。

      和这幅绘图相对的另一组绘图画的是一只雄鸡对着天空引颈啼鸣,一只雌鸡与三只小鸡共同啄食一条狰狞的蜈蚣,整幅画面不仅形象生动,而且情趣盎然。

      也正是因为以上种种特征,这种成化皇帝御用酒杯才会被叫作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可惜当初烧制的数量本就不多,经过五百多年的时间淘汰,留存在世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更是屈指可数。

      不要说是现在二十一世纪,哪怕是刚烧制出来的那时候,一件明成化斗彩鸡缸杯也是价值不菲,江寒可是查过历史资料,据明代万历《神宗实录》上面记载:“神宗时尚食,御前有成化彩鸡缸杯一双,值钱十万。”当时的十万钱约为白银百金,可见烧制一件明成化斗彩鸡缸杯的成本之高。

      即便是两百多年后的清代乾隆时期,也是价值万金的顶级瓷器藏品,被尊为成化制瓷中的最成功之作,深受乾隆皇帝的喜爱。乾隆皇帝不仅让当时的景德镇御窑工匠们仿制明成化斗彩鸡缸杯,还为它题诗作志。

      你没听错,这位一辈子写了四万多首诗的作诗狂魔乾隆皇上,专门为明成化斗彩鸡缸杯作了一首诗。

      诗曰:朱明去此弗甚遥,宣成雅具时犹见。寒芒秀采总称珍,就中鸡缸最为冠。牡丹丽日春风和,牝鸡逐队雄鸡绚。金尾铁距首昂藏,怒势如听贾昌唤。良工物态肖无遗,趋华风气随时变,我独警心在齐诗,不敢耽安兴以晏。

      也正是因为明成化斗彩鸡缸杯的稀有,在二零一四年的一场华夏瓷器及工艺品春季拍卖会上,一件玫茵堂珍藏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拍卖出了2.8亿元的绝对天价。

      正是这场拍卖会,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成为了古董行中的明星,被广大藏友所熟知,这位中年摊主估计也是无意中听过明成化斗彩鸡缸杯的大名,这才借由它的名头来诓骗江寒。

      不过,这位中年摊主可能对明成化斗彩鸡缸杯了解的并不多,不然他也不会随便拿着一件青花的酒杯就说它是鸡缸杯,人家明明是斗彩工艺而不是光青花工艺而已。更何况鸡缸杯啊鸡缸杯,你好歹要画上一只公鸡啊,你一只公鸡都没有,哪里能够叫作鸡缸杯呢!

      这才是让江寒真正感到无语的地方,不过,江寒也不是什么善于之辈,他自然不会好心把这两处明显的漏洞告诉这位中年摊主,反而是对着中年摊主打趣道。

      “这位大哥,不是我不想要这件鸡缸杯,而是我掏不出2.8亿元买下它,大哥不如将它拿去拍卖,有了那2.8亿元,完全实现财务自由,还摆什么地摊啊!”

      听到江寒说出的价格,中年摊主整个人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可能是他过于紧张,反而是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不由地连续咳嗽了好几下,这才慢慢缓过劲来。

      他有些难以置信,下意识的朝江寒问道:“你刚才说,这件鸡缸杯值多少钱?”

      江寒强忍着笑意,再次重复道:“我说的是2.8亿元。”

      这次听清楚了的中年摊主有些不好意思,只是讪讪一笑,没有再和江寒吹牛,他自家人知自家事,这件所谓的青花瓷碗其实是他买的现代工艺品,哪里能值2.8亿元,二十八块还差不多。他不过是偶然之间听过明成化斗彩鸡缸杯的大名,随便拿来用用罢了。

      这位小兄弟明显是话里有话,即便他没说,中年摊主自己也能猜出来一些。江寒的话里意思很明显,这么一件价值2.8亿的古董,你不自己留着,还想低价卖给我,你怕不是把我当傻子了吧!

      被江寒这么一呛,中年摊主也懒得再和江寒讲什么故事,索性大手一挥,对江寒说道:“小兄弟是个明白人,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东西都在地摊上,自己看自己挑,挑好了再和我讲价便是。”说完便自顾自的坐回地上,也不管就站在旁边的江寒,拿出手机就玩了起来。

      这样子正好,江寒也懒得和中年摊主再有什么语言上的博弈,没人打扰自己更好,他才能聚精会神的鉴定摊位上的东西。

      不再去关注中年摊主,江寒蹲下身子自顾自的开始鉴定摊位上的老物件儿。说实话,中年摊主摊位上的东西不仅数量多,种类也不少,除了部分明显不是古董的现代工艺品,多数东西还是有点古玩的样子,即便是不怎么值钱,那也是有点年头的老物件儿。

      其中既有过去大户人家大门上的铜门环,也有民国时期的普通印刷书籍,还有清代时期的烧炭铜熨斗。最让人意外的是一件木制的桃形模子,应该是清末民国时期,白案师傅做糕点寿桃的模具。类似的东西还有不少,这些东西虽然勉强也算得上是古董,可惜收藏这些的人并不多,也没多少人会买。

      反倒是一件布满铜锈的镜子吸引了江寒的注意,抬头看了看中年摊主,见他还在玩手机,于是江寒不动声色的将铜镜拿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